Angel大聲說
開新單元[日本特色公園報導],開始進行相關資料文章整理。

我的FB歡迎[追蹤],不歡迎[加好友]。請原諒我的任性,朋友數量太多令我心煩,也會讓我失去網路安全感。歡迎追蹤但不要加好友,真的聊得來再加好友就好。

由酷MA萌任命「萌擔任熊本bassador」担当一職。請大家多多指教。
今日は私を「モンバサダー」に任命されています。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從《科月》慶四十談國內科普的失敗←點擊
意外讀到潘教授的文章,喚起我過往的許多回憶,包括曾有幸與眾多白髮蒼蒼的科學家們坐於一室,從他們的討論獲得眾多的啟發,從而了解台灣科普發展的現況,親眼目睹一群熱血的老學者們的努力。甚至,喚起了我曾身為科普記者的使命感(雖然稿費少到連我自己都養不起),想起許多曾接觸過的科學家的臉孔,真是令人激昂啊!

這是我第一次在自己的部落格提到此事,其實我本來從事是跑科技線的雜誌社記者,後來在因緣機會下,越來越朝科普、科幻領域接近,而有一去不回頭之感。過去不想提的理由很簡單:我自認自己失敗了。現在敢提,也只是單純的看開了。

事實上,我完全不具有理工方面相關科學背景,甚至連外語能力都有問題,在這樣的情況下,我仍然勉強從事這方面的寫作,結果就是越寫胃越痛。如今看到科月四十週年,居然落筆為「失敗」,真的讓我感概良多。忍不住為這些上了年紀又充滿理想、付出實際行動在努力推廣科普的科學家們抱屈。果然,投入一項科學議題一輩子,最後結果不一定會成功。

記得小玉米出生後一年,某天我接到科月的電話,詢問我是否能再幫科月進行採訪?為了照顧兒子,我忍痛拒絕了。儘管如此,當時我仍是感動莫名。科月是一個極重視學經歷及知識背景的地方,但是總編輯、發行人總給我無比的肯定與支持,促使我每次更加用功的去啃一堆(看都看不懂的)資料,去採訪(聽都聽不懂的)一些科學成果。這對我來說,是一段難忘而有成就感的事。

我常想,為什麼他們敢用像我這樣的人?我連大學文憑都沒有,我認識的雜誌社,卻總要我去跟碩博士級的研究人員對話?我曉得,我的強處在於,我有優秀的專題組織能力,以及較符合科普寫作的文字表現。但另一個較為感傷的理由是:一個專業的科普記者,難以培養。縱使有許多相關背景的高學府學生,到科月當特約記者協助採訪,卻極少有人能像我這般,寫出較為道地的專題報導(科學知識卻不及格)。

科普寫作,並不是寫散文、小說,會「寫」就夠了。傳播系出身的人擅長寫作,卻不一定受的了科技或科普線的高深知識折磨。科學背景出身的人容易掌握到知識重點,卻寫不出讀者容易閱讀、較親民的文字。暫不提科普雜誌經費少、編排等現實問題,光採編這一條線就難找人。科月難道不想解決這問題嗎?其實是有的,他們試著自己培訓人才,仍免不了困難重重。

讀到潘教授的文章,我驚鄂,沒想到我離開這麼多年了,科月的情況仍沒有太多改變。

國外科普記者,有可能本身就是研究人員、醫生....等職業出身。我偶爾閱讀科普書,看到國外記者的精彩科普著作,不禁感嘆,換做是我,能做的到嗎?想到以前為了啃一堆難於了解的科技或科學資料,搞到我頭髮白了,忍著胃痛去採訪,然後再被人臭罵「到底有沒有做study?」「你們媒體都亂報....」

但願我是相關背景畢業的人,可惜,我不是。只能說,在台灣搞科普媒體,必需要抱著「會餓肚子」的決心。未來我應該不會再回頭去從事相關寫作了,只能說,往事只能回味。.

結語,希望未來台灣學府,能真正培育出優秀的科普人才,不然,不光是科普記者人才斷炊,連科普翻譯、著書都後繼無力。台灣,還需要努力啊!





創作者介紹

A House—暮らしの熊本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musicveter
  • 嗯,這篇看了很有感觸,因為自己也是學科學的人,身在日本又看到很多科學性的節目和書籍,甚至是漫畫,盡力的用淺顯易懂的方式讓大家了解,每每都會讓我覺得很感慨,為什麼我們沒有這種東西?
    以前我們在教琴的時候會說,我們也許沒辦法教出未來的音樂家,但是可以培養出一個音樂的家庭,這就是一種普及的概念,所以我們到各個學校作義演作教學,作了很多吃力不討好的事,但是總算有一點成績出來。
    現在我走在科學這條路上,在日本學到了很多東西,有時也很想在網路上和大家分享,但是大學教學醫院的東西,沒經過許可,是不可以任意公開的,所以最後想了想,我還是沒作這件事。
    妳的這一篇很有意思,也可以讓我想一想我在作些什麼,或是將來能作什麼,謝謝妳的分享。
  • 就像你說的,為什麼別人(國外)有,我們沒有?台灣的科普環境是很困難的,並不是沒有人在做,實際上是有,而且是一票科學人在帶頭做,做了很多年了,做法也一直有在更新、與時代並進,但沒想到結果是這樣的慘。台灣的困境在哪?為什麼花這麼多年心思去推動仍就失敗?真的值得好好思考。

    其實科普不是將科學上的東西完全公開,而是一種普及教育,所以東京大學不能公開的東西,我想那無所謂;但像小牛頓、國家地理雜誌等那類雜誌能談的程度,或許就是一般民眾能閱讀、科學家較能透露及教育的知識。就我曉得的幾位國內知名的人士,他們的做法是從翻譯著手(台灣的翻譯界比你想像中程度還差,這類人才短缺啊---),然後是寫書、雜誌寫稿、演講、座談會、研討會等。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你很厲害,不論音樂或科學,你都能完全投入而專於其中,真的很了不起(居然連做吃的也是一流的)。如果你或你老公未來也有興趣,將日本一些科普類的東西翻譯或介紹或傳播於台灣,也是不錯的方式。你們的文筆超親民啦~哈~

    xsign 於 2010/06/06 08:51 回覆

  • pbpm
  • 這一篇我看了很有意思。我也認為科月四十年,在台灣造成的影響有限,從這角度來說,的確算是失敗。這個問題在最近一年很引我的興趣,因為我現在花比較多時間聽讀一些非自己領域的、科普的東西,常常懷疑為什麼美國人可以把科學的問題講得那麼生動有趣,但是在台灣卻看不到。是文化的問題,語言的問題,內容的問題,還是人的問題?

    這幾年我不知道,但我記得還在台灣的時候,牛頓小牛頓雜誌和天下文化出版的翻譯科普書,其實還滿受歡迎的。當然,他們的成本遠不是科月可以比擬的。問題是,這些東西都是比較外來的、翻譯的東西,本土出產的好科普作品,不管是文字的影像的,都不是那麼好找。

    科普是一門專業,絕對不是科學家可以隨手做出來的東西,因為科學家一路走來受的訓練,就不是與非專業人士溝通。國內很少有人投入這個領城,有興趣、有能力參與的大學教授,其實常被批評為不務正業,也很無奈。我有幾位朋友曾經投入過一段時間,但礙於經費有限,無財力支援,熱情也很難支持很久。從這角度來說,科月可以維持四十年,其實已經很不容易了。我自己曾經支援過早期「科景sciscape」的成立,那時候真的是不會寫也不會翻譯,也是那時候才知道這是一門工夫,但後來網站走向和我的興趣不符,就沒繼續了,現在這網站隨著站長另謀高就,也漸漸沒落……

    但我對這課題基本上還是很有興趣的,但現在時間太少,很多想法都在腦子裏轉一轉而已……
  • 哇~沒想到你曾協助過科景啊!我以前常去科景挖資料,那個網站真的貢獻大,將國外許多新的研究進度翻譯過來,真的很了不起。我不知道科景沒落了,我只知當我有需要時,科景就在那等我。希望科景不要哪天真的不見啊~~

    其實,國內科普領域翻譯的科普書,只要能翻的專業而高水準的,大多是科學月刊背後的那群學者們做的。舉凡天下、貓頭鷹等出版社,都很難逃過那幾位「我認識的人名」。你就曉得這些火車頭有多累了。

    如你所言,有能力參與的教授,確實看來像「不務正業」。幸好我認識的一位看來「不務正業」的教授,能獲得校長的支持,在那領域搞出名堂來。台灣真的很需要這類不務正業的人,這不代表沒有貢獻,其實是有的,而且也是台灣科學的推動力之一。

    話說,我寫這文時,就有想到你的職業,在猜想你會說什麼,哈~
    就如你所說,科普翻譯是一門工夫。所以那群老學者都翻譯書翻到頭髮白了,還在做這件事。他們不做,看年輕人做會更想吐血。

    xsign 於 2010/06/06 09:00 回覆

  • pbpm
  • 對了,一直忘了跟妳說,我用firefox 看妳新的版面,回應欄的文字字體太小,很難讀 (但妳的文本不會)!
  • 也有朋友在反應,版面閱讀後,留下很暗的印象,所以我乾脆再換另一個版面試試。不知換新的,留言字會不會清楚些?謝謝你的提醒喔!你不說我還真不知有這問題。

    xsign 於 2010/06/05 00:05 回覆

  • michelleoboe
  • 你這樣說,我也很感慨...很多當老師的也未必具有專業老師的素養,有時,看見認真的媽媽反而比老師或專家更懂孩子吧....我可以明白你的努力與心情
  • 嗯....當老師的未必有專業素養,但你們夫妻就是很專業的老師啊!呵....
    不論任何領域,都要火車頭帶領前進。希望你們這對火車頭能繼續帶領我們前進喔~

    xsign 於 2010/06/06 09:02 回覆

  • smalln
  • 我承認,我就是那種看到科學性學術性文章就會打呵欠的人──也因為如此,更能感到科普的重要性。一般人其實不是對科學不重視或不在乎,只是苦無淺顯易懂的路徑去摸索去理解。
    這點美國科普文章與書籍真的就做得很好,就算是門外漢也能看得津津有味。
    但我相信,在台灣,一定也還有很多像你這樣的人,不斷地在努力,希望有一天你能重新回到這陣線上,造福許多渴望求知的門外漢﹝如我^_^﹞
  • 唉....唉唉 ....唉唉唉.....我都說我應該不會再重回那個陣線上了啦.....囧rz
    人家其實跟你一樣,科學學術性文章看多也會想睡,這樣還叫我去讀去寫,我會短命啦!哈~
    不過話說回來,我偶爾真的在幻想,如果我拋夫棄子去搞這些,會不會很有意思?想想而已,我每天忙的要死,一本書看一二個月還在看,嗚....

    xsign 於 2010/06/06 09:04 回覆

  • smalln
  • 矮油,人的變化很難說的咩!
    搞不好幾年後你「轉性了」,又回去造福人群了咩~~噗~~
  • 等我想不開嗎? XD

    xsign 於 2010/06/07 10:15 回覆

  • faith1973
  • 你這麼一寫我才發現自己看的科普書幾乎清一色都是外文翻譯而來,而且有些真的讀來平易近人,令人樂在其中,覺得原來深奧的科學讀來一點也不無聊艱澀。現在也才了解原來人才難尋啊。

    你說的,英文教學界也有相同的問題,讀外文系的人不一定會教外文,還很需要其他輔助,例如觀察力(觀察學生),兒童或幼兒心理乃至於青少年心理(了解他們的行為和學習優勢和弱勢),在台灣如何把一個完全不同系統的語言學好(對本國語和語言學習的理解應用在教學上),不是只要外文系畢業即可,還要多方面的配合,很多外文系的學生踏入這行後才發覺「教」英文原來不是只要會講英文就好,不是只要跟學生玩玩遊戲就好.....培養一個優秀的英文老師,真的也不容易啊。
  • 講到英文教學,其實台灣科普圈的翻譯也是個大問題,再講下去又可以寫一篇文章了。以前我還聽過王道還老師臭罵台灣翻譯,說真的,沒有一些科學背景,我讀一些翻的還算不錯的書,實在看不出哪裡有錯。但一聽王老師罵完,才發現真的寫錯。他罵的還是國內極知名的人(許多媽媽都很推崇的人咧),給他修理完,再看看書局裡的書,就會想:台灣科普翻譯沒前途....。XD

    我雖然英文能力不好,但我曉得讀外文系不代表外語能力好,因為語言只是工具,能不能好好運用又是另一回事。最近我家附近一個鄰居,自以為是國內某私立英文研究所畢竟,就在我面前秀英文,我仔細一聽,天啊~口音聽來跟我一樣好咧!(笑死人了) 我想你應該也看到不少令人吐血的英文老師吧!教育,真的不簡單呢!

    xsign 於 2010/06/09 04:1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