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滿女兒疑遭霸凌/教授媽告4名小學生... 全班轉走剩她1人  <---昨日震撼台灣家長圈的報導,可點連結。

助理教授狀告小六生 「提告是走投無路做法」  <---尤教授的聲明文報導,可點連結。


當昨天全台灣集體式撻伐尤教授,我很幸運從另一個管道得知實情並非報載所述,事實上沒有霸凌者轉學或被告。若換作平時不知情的情況下,我想我應該和我的朋友們一樣,只看新聞就下結論了。

今天尤教授提出事實與聲明,我彷若見了一位為女流盡無數眼淚的母親,為了愛女,背負罵名,也要為了名聲而戰。

總是有人說:「轉學能解決的了問題嗎?換了學校就沒問題了嗎?小孩也沒法學會忍受挫折....」(我家轉學不是這類問題,請勿對號入座。)尤教授因著這個觀念,而做了第一個聲明的事。等到他們離開了,卻又要承受第二個聲明的追擊,因為又是上述「轉學能解決的了問題嗎?」的觀念。


從此,我知道了,這種話不要隨便拿出來用,不要隨便對人下判斷。我們無心的一句話,可能會造成當事人壓力,甚至產生不可逆轉、無法預料的傷害。一句話,就可以讓人固步自封、逃離不了牢獄。

目前此事件仍看不到事實真相,但可以肯定的是,做為母親,要有像山一樣的堅定意志,在必要時不要回頭,帶著孩子勇敢逃離紛爭與磨難。不走出去,永遠不知道最後的答案是什麼。

爭取需要的空氣與自由,邁向新生吧!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