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大聲說
開新單元[日本特色公園報導],開始進行相關資料文章整理。

由酷MA萌任命「萌bassador」担当一職。請大家多多指教。
今日は私を「モンバサダー」に任命されています。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12072799_10205132822980252_2631397447486829321_n.jpg 

幼稚園的稻草人

http://www.storm.mg/lifestyle/68706
來寫寫此文的讀後感。純個人主觀之觀感,讀後若不喜歡還請見諒。

--------------------------------------------------------------------------------------

讀後感:

1.文中提到小孩自覺與其它日本同學不一樣。

在台灣我家老大也遇過類似的狀況,他的興趣是歷史,但當時週圍沒有同學懂歷史,他的興趣和他人完全不同。重點是,他的同學全都跟他一樣是台灣人、講中文、血統差不多。

在日本我家小孩們全迷人妖怪手錶,本來喜歡的憤怒鳥、樂高Hero、彈珠人等全部都拋諸腦後,去上學整天跟同學講妖怪手錶有哪些妖怪。重點是,這時的同學全是日本人。(這算什麼鳥重點?)

所以會覺得自己和他人不同,大多問題出在自身的興趣、人格特質、個性等,無關國家、種族、血統論。找錯問題根源,無法協助小孩去面對問題。


2.文中寫"日本人的世界我只可窺看,不能逾越。"

可能我待九州情況不太一樣,日本太太都跟我說,熊本人很熱情,跟東京人不一樣。不過礙於語言障礙,我無可避免的遇到了這人際闔閤的問題。

我遇到嫁給美國人的日本太太們,他們對自己國家人對待外國人的態度之評價幾乎是一面倒的"低分",言談間免不了對自己同胞之不屑。這反而讓我覺得有趣,因為我在九州遇到的大部分日本人都非常友善,部分甚至很熱情,故難以理解他們描述的那些"令他們不屑的日本人"。

我自己倒是看得很開,在台灣我自己多少有人際上難以克服的障礙,不論在世界上任何地方,每個人都會遇到人際上的問題。想要人家怎麼對你,自己就該有相對應 的付出與表現。所以我目前還是處於運氣極好的階段,偶爾享受著日本人為我付出之心靈上的感動,覺得自己更該努力而非自怨自哀的期望別人對我好。

(但在日本職場奮鬥的老公,又是不一樣的震憾教育及人際痛苦了。)


3.文中描述難以進入的日本人際關係。"其實她們只要直接邀請我一次,我也識趣交足戲說:「不好意思,有要事!下次吧!」就皆大歡喜而且不用再尷尬了。可是沒有,我只能無能為力地看著兒子失望。"

這是我覺得最扯的部分,會讓我覺得,女人總想把問題丟給別人,總希望別人幫自己解決尷尬的局面,但"有必要預設一個狀況然後準備好拒絕別人.......前提是若對方提出的邀約不是設局,而是真心的邀約時"??

然後,若別人沒有在自己預期裡做出該有的邀約,那是他們有??????

話說我在日本看到的東南亞媽媽們,他們自成一個圈子,日本人也難以融入。我常在街頭看到東南亞媽媽們一起出遊逛街,或邀約去對方家裡。嗯,所以這只是國族問題嗎?台灣媽媽也是這樣啊!

至於我待的區域,僅我一個台灣媽媽,完全沒有融入哪個圈子的問題(沒差反正沒圈子更自在,每個圈子都可以去打水瓢。),小孩想去朋友家但我無能為力時,我頂多想成是我自己的問題。就算在台灣帶小孩,大家都說中文,就能順利帶小孩去別人家玩而不造成他人困擾嗎?

關於"邀約"去小孩同學家玩,假設現在有一個華人媽媽的圈子,大家平時都會邀約出遊或去對方家玩,突然來了一位戴頭巾、不吃豬肉的東南亞媽媽想融入這個圈 子,這些媽媽們會怎麼想?東南亞媽媽又會怎麼想? 實際上在日本我看到的狀況是,一場聚餐,日本媽媽邀請我加入,卻乾脆不邀東南亞媽媽,而美名是因為她不吃豬肉,乾脆連邀都不邀了。

想想或許也有不少類似的場合,我就這麼被省略了? 那就不知了。很多時候,事情會有那樣的結果,導因於自身的認知和態度,不一定是國家血統問題而造成。更何況,文章裡的媽媽在香港,那些日本媽媽也在香港, 又不是在日本,搞不好這些日本媽媽們還比作者更困惑、不知如何應對香港人。

或者,自身帶有歧視眼光看待外國人,就免不了對自己產生更多的困惑? 若沒有當面的種族糾紛,事情真的只剩下種族意識上的差異嗎?





創作者介紹

A House—暮らしの熊本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t
  • 我也覺得是個人個性問題
    就算是在台灣 真的也不見得都跟同學一樣
    以我來說
    我會覺得我跟其他家長可能都不一樣
    所以孩子不一樣好像很正常?XD

    我有一對朋友夫婦是日本人
    太太自覺與大多數的日本人都不同無法融入
    所以住過土耳其
    現在住美國
    但從未想過回日本....
  • "我會覺得我跟其他家長可能都不一樣
    所以孩子不一樣好像很正常?"
    啊哈哈哈我看到爆笑出來
    不知幹嘛我卻想起了妹比趴地上的姿勢了(果然不一樣)XD

    你的日本朋友也太妙了吧!居然無法融入自己國家。最近看youtube上有一個住台灣的日本人,會放影片照片自爆日本人不守規矩的事,然後對台灣人糗自己的國家,說些好喜歡台灣的話。想想或許這些人的心態,跟我們台灣人愛拿國外批評台灣的心態一樣吧?不過會不想回日本,我則難以想像了。不論哪一國,好像都是留住該國的(部分)外國人會更愛護當地文化,也更尊守當地的規定。這或許是一種浪漫情懷?

    xsign 於 2015/10/13 15:54 回覆

  • rulimidori
  • 以我的經驗來說,文中的香港媽媽不見得是她多心或預設立場,極有可能是日本的留學生活觀察體驗出來的心得。

    版主可能是個正面思考傾向較強的人加上一些美好的經驗,所以不懂為什麼有些人會有香港媽媽這樣的感覺。

    香港媽媽案例中的事實情況我們無法得知,但身為一個在日本的外國人,神經放大條不要深究太多,保持版主這樣的正面思考會比較快樂。
  • 首先,我的正面思考,來自於我從小到大遇過的大大小小各種挫折、排擠、霸凌、衝突,所以對我而言,很多人以為的種族歧視,對我來說只不過是[在台灣島一樣會遇到的鳥事],而不是[日本人的專利]。

    再則,香港媽媽的心態最讓我討厭的部分,也是我在台灣遇過許多女人最愛幹的事,就是"有必要預設一個狀況然後準備好拒絕別人.......前提是若對方提出的邀約不是設局,而是真心的邀約時"?? 女人啊女人,不論是台灣、香港、日本都一樣,讓我覺得噁心反胃。跟上述一樣,因為我自小到大遇過太多這種人,要跟我說日本人都這樣,講成是日本人的專利,我只會當此人是腦袋壞去,不切實際。

    我現在在日本的人際關係還處於努力期,我的樂觀進取得要感謝台灣島上給我各種大大小小無數打擊的各種年齡層的女人們,讓我把許多人視之為被歧視、被排擠、受挫的人際關係,全部都能消化,失敗了再重來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嚐試,不帶任何先入為主的觀點,希望能向他人證明我的誠意。所以要解讀成我神經大條是你的事,實際上我是神經質的人,若沒有正面思考,我很多事將無法前進,立馬卡死。

    我個人覺得很多留學生或嫁到日本的人,大多因為生活在國外,受挫就把自己國家補腦成美好的世界。但其實就在各位生活在國外、而我還在台灣島上奮鬥時,早就被排擠、霸凌、暗算、人際架空、扯後腿、搶功勞、冷嘲熱諷過,後來在台灣當媽媽時,更遇過台灣媽媽友的潛規則、扭曲事實、裝弱勢、放冷箭暗傷人、嘲笑、當面批評....有的沒的都領教過了。

    講更難聽點,我自小是被什麼樣的台灣女人養大的,自然長大後的我,就更不可能輕易認同那些莫名其妙的女人論調。每個人觀察體驗出來的心得都不一樣,自己要鑽牛角尖式的去多心的預設立場,自己不想要快樂,那也是自己選擇的,自找的。

    我四十歲才出國,已經不是天真的學生、無知的粉領族,我的心態、想法早就自成一格,是帶著滿滿的舊經驗出國闖蕩,而不只是神經放大條就能解釋之。

    我只能說,不用美化或中傷日本,因為台灣人也一樣有好的人也有差勁的人。我也會以我的經驗來說,是吧......

    xsign 於 2017/06/26 23: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