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看到秋天開櫻花,原來是喜馬拉雅櫻花。(熊本市民會館前)

今天在鬧區遇到日本職災抗議團體邀請參加聯署,我沒想太多就幫忙簽了。後來我詢問住本地的中國和新加坡太太,想打聽這事件相關訊息,意外是她們一聽是抗爭,一開口就說是她們遇到這種狀況不會靠過去,也都認為這不是好事。

新加坡太太:我對這種事沒興趣⋯⋯

中國太太:抗爭感覺太可怕了⋯⋯

白目的我只能回一句:喔我習慣了⋯⋯XDDD

事後我只能依不同國情來解讀他們的反應,然後我想抗爭這種事在台灣不是什麼新鮮事,更何況這不過是聯署活動,簽個名用團體名義要求政府有更好的回應,對於生活在民主國家的人來說,真的是見怪不怪。(除非抗爭遭打壓才是大事)

喔對了還得加上我曾經的職業屬性所養成的習慣,除非有遭遇危險的可能,不然很難叫我停止觀察一個社會的諸多動態。所以在一個東北亞最民主的國家,看到尋求聯署抗議的活動而迴避或害怕,是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

想想這不也是一種文化差異?對我而言,沒有這些與政府抗爭、保障自身權益的人,社會如何越來越好、人權如何受保障?不一樣的觀念,造就不一樣的社會。
201511221.jpg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