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圖無關文:日本七夕快到了)
針對三位小學生溺水之王浩宇議員提出的議題:
https://www.facebook.com/WangHauYu/posts/10202127227700270

不是該市市民的小女子的我熱血投書意見: XD
(以下資料有許多是我重複講過的事,覺得有看過的部分建議跳過省略。)

「我同意及認同王議員說的,這是家長的責任,因為在日本社會也是這樣子,沒有任何家長會把責任推給學校。但是,日本社會給家長更為安全的環境養小孩,比方 學校除了給學生做水防避難訓練、地震和火災及不審者(可疑陌生人)侵入校園等等演習,還要另外提供免費的暑前自行車教育(家長要和小孩一同行上課)、暑假 學校游泳訓練(年年提供家長暑前心肺蘇生法、危機管理等共三堂的講習會,連幼稚園都有心肺蘇生法講習會,每位家長都必需參加)。

等於說,學校負起提供必要的家長及學生的防災或防犯教育訓練,家長和學生有責任負起安全的義務。那麼先估且不研究台灣家長參與度高低問題,想請問,台灣教 育提供多少避難及防犯訓練給家長?學校本身做的訓練充足嗎?比方日本會做不審者訓練,我小學一年級的兒子回家會告訴我,學校老師在訓練中要拿武器做什麼樣 的反擊,請問台灣發生過那麼多次歹徒入侵校園殺死小學生的案件,台灣相對應的防犯訓練做了幾次?學校老師要如何反擊歹徒來自保及保護學童?還是台灣學校只 會多裝幾隻監視器,圍牆蓋高一點或請多點保全?奇怪的是日本沒有請保全守大門,卻是所有教職人員卻不斷的在監看校門出入口,校內也有人巡邏檢視著,這樣也 能保障全校師生的安全?

自由環境的提供,日本是有限度的給予,也就是有法律規定學童只能在學區活動,中年級以上的學童才可以騎車出遊,騎單車被強迫都要戴安全帽,低年級學生想騎 車只能在住家旁騎。學區裡的大人們(學校、家長、住家)要共同負起安全的責任。大人們要輪流去公園巡邏、提供交通安全的協助及宣導、住家和商家自願成為小 朋友的避難之家等,加上健全的法律制度(禁止小朋友獨自去電影院等場所),也就是說安全是全民的責任,維護安全人人有責,而不是說今天把所有的錯推給家 長,但又提供不了安全的環境及健全的教育訓練及法律保護給家長做後援,如此是無法解決所有問題的。

台灣的現況,一昧的要求家長負起責任,就是應該的嗎?我覺得只對一半。日本小學生也一樣放學後會和朋友一起玩,若要發生意外,不用等暑假早就出事了,但實際上日本小學生遇難的機率並不高(不是沒有發生過)。

那麼台日差異在哪? 日本小學生有比台灣小學生更安全的環境出遊:他們被強力限制在學區內活動且大多沒機會出入不良場所及危險區域,學區內的車輛大多會小心行駛車子(交通法太 苛刻),學區內有四、五座大大小小的公園可供學生聚集活動。(比方小學生們可以結伴去公園辦個お花見,等於很早就可以享有屬於自己的賞花會。)

剛好我們住的學區就有一條大河,幾乎沒有聽過有小孩跟朋友出遊掉進大河裡過。這點可能與日本非常積極宣導水泳教育及水防避難的訓練有關(我住的地方也淹過大水過),這點我還在觀察中。

台日小朋友們最大的差異是,日本小朋友很早就展開課後的社交活動,他們擁有比台灣小朋友更豐富的出遊經驗。而此次台灣溺水新聞裡,能從家長的話裡可看到蛛 絲馬跡:台灣安全環境差是一大問題,小朋友沒有出遊經驗、一出遊死亡的機率就提高,小孩一死社會集體苛責家長未盡安全照顧之責的力道會更強,造成台灣家長 更難對小孩放手,台灣小孩也就普遍比日本小孩更晚獨立、更慢累積出遊的安全應對經驗。然後,年年都上演上一代的人再來罵下一代人嬌生慣養?這個源頭到底要 怪誰?責任真的全部都在家長身上嗎?

我相信王議員已經投入相當大的力氣在改革台灣學童安全環境及教育的開放與品質提升,只是希望在這個議題上,也請王議員能比一般人更高的高度來看全局,比更 多人看到表面問題之下的更深入的核心問題,而非帶頭把所有責任推給家長,這樣問題永遠無法解決,反而會延伸更多不必要的問題。(家長有絕對的責任,而政 府、學校則有相對的責任)。」



新聞參考:

3童落水失蹤!家屬對溪悲痛吶喊「為什麼要放暑假...」

 

, , ,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