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大聲說
開新單元[日本特色公園報導],開始進行相關資料文章整理。

由酷MA萌任命「萌bassador」担当一職。請大家多多指教。
今日は私を「モンバサダー」に任命されています。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圖:我家老二小好米畢業的幼稚園裡的銀杏樹都變黃了。接下來是老三開始準備明年入學的事情,這週得來幼稚園做健檢、相談。

今天來談談這個住國外小孩念幼稚園疑似被歧視的新聞案例。
http://ent.ltn.com.tw/news/breakingnews/1911218
3歲女兒被霸凌 艾莉絲求法國家長幫助遭拒絕


這個案例我不清楚不便妄下判斷。但我想以我自己的經驗,來分享2個我遇到的狀況:

1.

我家老二小好米才到日本沒多久,在語言完全不通的情況下(他不像哥哥可以靠英文和老師溝通,他只會中文),就被我送進幼稚園讀大班。才唸了一個學期,他就被同學打了。

當好米跟我反應此事時,我並沒有生氣。我只是很冷靜的問好米被打的情況是怎麼發生的? 小好米就說他想拿玩具就被人打了(而且也不是第一次被打了)。小好米年紀還小表達能力有限,我又只能用極為笨拙的日語和一些英文請老師協助,約略也只能從好米和老師二人得知,可能因為語言障礙,同學以為好米在搶玩具。又或者,人家就是看好米好欺負,所以才打他。我跟其它日本媽媽反應此事,最多也只能給我一些同情的表情,就各自解散了。

仔細想想,這樣跟日本媽媽說,他們又能如何? 搞不好他們只覺得是小孩之間打打鬧鬧,不需要將態度上昇到憤怒的層級。台灣人面對衝突的解決方式是否適合帶到國外來,我也不是那麼肯定。更何況語言能力不足的情況下,我其實對這間幼稚園的教育觀,是隨著時間慢慢觀察才逐漸了解,當下其實是完全一知半解。我若冒然認定孩子間的衝突是歧視,是無法了解問題的原因為何。

我想我可以用歧視二字來解讀這件事,不過我不想讓我的小孩變成只會拿歧視二字來解決所有問題的人。後來我回家和老大小玉米商量,運用以前在特教上學得的角色扮演技巧,讓玉米和好米輪流演打人者/被害者角色,以及讓小孩子各自練習遇到這種狀況時可以有的幾種應對方式,比方被打時趕快逃到交情最好的朋友身邊,或是趕快去找老師請求協助。

還有,本來小學和幼稚園要求我在家給予小孩全母語的教育,但小好米的語言能力沒有老大好,我十分擔心,只好要求大哥在家偶爾和弟弟說日語,讓好米能趕快熟悉這個外語,減少和同學之間的衝突。

最重要的是,我自己也得努力加強語言溝通能力。在台灣有母語優勢,我強得像座山,可以聰明的和老師學校多方溝通,可以力擋一些教條流派的胡說八道,更能努力親師合作,解決小孩的一堆行為問題。在日本,我像隻蟲般,什麼都不行,什麼都不會,實在令人氣結。如果當媽媽的遇事就崩潰,我的小孩應該會更徬徨吧!

一個暑假過去,又一個學期開始,小好米的日語能力也突飛猛進的進步不少。我問好米還有沒有被打,他說沒有啊!他現在好朋友多得很,若有人要打他,還有朋友會出來幫助他。今年老二幼稚園畢業升小學了,小學也唸了幾個月了,他說全班都是他的朋友,他覺得好快樂。

至今小好米被打是不是歧視? 自由解讀囉! 若問我家好米,他一定會否定這二字。

----------------------------------------

後來我沒再要求他們在家用日語對話。有天老大和老二在家玩遊戲,玩著玩著,大哥突然鬱悶的對二弟說:「為什麼我和你在家也要說日語啊?」然後二人哈哈笑著繼續中日文的亂講下去。


============================================================

2.

我家老大剛到日本小學校的第一學期,因為全身上下異國風情,在小學校簡直是大轟動,全班同學整天圍著他轉,還成天跟老師吵著要來我家玩。(日本小學的學生放學後可以到獨自或結伴去朋友家玩,但老師會立下規舉,所以學生們仍就受限於規定,以確保不會集體做壞事或搞破壞或遭遇危險。)

等到全班同學從小玉米都滿足對台灣的想像後,大家漸漸注意到小玉米身上的許多毛病(在此就不說明了),加上小玉米的語言能力進步神速但日本禮貌不足,很快就與同學發生衝突,朋友們也就一一離開他。這過程有機會再說明,在此就跳過不說。(有的人一樣也會把這現象解讀成"歧視",而我一樣視以為常。)

去年四年級某日小玉米放學,我馬上發現他白色制服上有一大塊黑印,我問他怎麼回事,他說他放學走路回家時,被同學用東西丟。我聽到時簡直氣壞了,立刻打電話給日本語老師(是華人)抱怨此事,日本語老師立即打電話告訴小玉米的導師,說明放學後此一衝突。

到了隔天,日本語老師來電說明此事給我聽,老大在我面前講一套,在學校又跟老師說另一套,所以昨天發生衝突的二人對質後,導師說根本是這二人打來打去,而非小玉米被霸凌。老大回家後馬上火速跟我道歉(說謊被捉包了),他知道不馬上道歉會被修理得更慘。

其實這種事在台灣也常發生,小孩為了保護自己,明明是二人打架卻講成自己被欺負,還希望別人被處罰來證明自己的正確性。我很慶幸,這件事沒演變成家長間的衝突就能解決了。

 

 

============================================================


3.

老大五年級第二年級狀況百出,今年第2學期跟導師起了大衝突,老師氣得拿書包撞小玉米的肩膀。後來小玉米回家告訴我此事,我聽完大發脾氣,馬上火電我老公、日本語老師這回事。我說,我知道我兒子毛病多難教,但沒必要拿東西打我兒子吧! 我孩子難教,男老師適度體罰這男孩子,我覺得很好,這孩子確實需要男老師的教育,從男人身上習得該有的風度。但拿東西打真的過頭了,我自己也有失手打小孩的時候,這時卻無法接受老師的行為而氣得半死。我甚至揚言要去學校吵架,別以為我們台灣人好欺負啊!

隔天,我老公說,老師打電話跟我們道歉了,我馬上就氣消了,變得可以體會老師教育小玉米的辛苦了。(我還真好說話啊!)
放學後,導師也立馬跟著小玉米來我們家,跟我和我老公當面道歉。(哇....日本老師都是直接進入學生家裡解決問題! 但這樣我反而不好意思說) 

老師甚至說著說著就流下眼淚了,他說他很難過,小玉米在我們面前說的,跟對他說的完全不一樣。甚至,他還跟我們說老師壞話。老師很用心的教他,但現在看來老師也很無助,不知如何教他了。日本老師是不會說放棄的話,但我感受得到這位老師自我要求很高,所以才會對小玉米生氣時,情緒反彈更高。這讓我想起小玉米進入青少年時期後,我與他的諸多衝突,幾度甚至看起來很像我對他家暴了,但實情並不是表面上看來的那樣,而是吾兒的特殊特質,讓他對這世界的理解和反應有些與眾不同,進而引起週圍人,包括父母和師長在內,對他起了不好的連鎖反應。

所以,我用極為笨拙的日語和英語(日語有進步但表達能力還是有限啊!)混著告訴老師,我也一樣被小玉米跟同學說我的壞話,所以很多同學以為我是壞媽媽,都不敢來我們家了。(小玉米後來就後悔自己的大嘴巴了)
我也一樣因為他的問題而打過他,氣到流眼淚。

談完,老師握起我的手,說我們根本是「同志」啊!  我好感動啊,自己育兒上遭遇到的痛苦,第一次有老師完全能體會,而且真心跟我們討論出親師合作的新方向與方法。我接觸的台灣和日本的老師都很棒,但這位日本老師卻讓我第一次有感動的感覺。

這件事其實還有後續,因為我都說了「吾兒毛病多」,後續發展是,又換我流淚了。然後學校啟動機制,所有接觸小玉米的四位老師們和我們開會,搭配特教老師和日本語教育外國人的主管老師來,全面性的協助解決小玉米造成的學校和家庭問題。

語畢。其實一開始我真的有打算恢復我台灣大媽本色,要去發揚一下我國傳統大媽的河東獅吼精神,才不會讓日本人小瞧我們了。現在想想,還好我沒這麼幹,不然太丟臉啦!

 

 

 

 

----------------------------------------

人在國外不如在國內,因為語言隔閡,在生活上絕對會有諸多問題,而常自以為自己被人瞧不起、被小看、被歧視的狀況發生。

那麼,我只能對許多跟我一樣住在民主且有推行反歧視的國家的同胞們說:

「其實歧視就在你心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 House—暮らしの熊本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t
  • 好棒!你跟老師變同志了!!哇哈哈~~~

    我兒上國中的第一次學校日,
    老師就特別強調,
    請家長們相信老師會公平地對待每個孩子。
    還有,由於「趨吉避凶」是人的本能,
    所以請家長們在有任何事情發生時,
    都不要先只聽信孩子們的片面之詞。
    加油啊同志!(逃~)
  • 既然是同志幹嘛要逃啊!(捉回來)
    小孩心智還沒長大同志們仍需努力啊!(握手)

    xsign 於 2016/12/26 23: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