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張照片是我家大兒子每週固定一天要報到的另一間小學校,都是來這裡上一堂人際關係課。(攝於一個月前,照片裡的小微米在狂奔。)

以下是我把陪小玉米參與日本特教系統後的感想做個記錄,也就是從上學期到這週開學的特教體驗:

1.出問題當天老師下班時間直殺到我家懇談。老師講到流淚也要談。(太熱血了)

2.我們和校方已反覆開三次會議,每次耗時一個多小時,只為一個學生而開會,只討論學生的行為問題及探討學生問題根源、可能的心理狀態、青少年的身心發展、親師合作的現行對策、未來校方的工作計畫,絕不會否定學生或家長,絕不會用任何標籤來解讀學生的行為。

3.上學期末會議裡有校長、主任、班導、人際關係課老師、 2位日本語老師(中國老師和日本老師),這學期才剛開始,說是為了啟動另一個支援學生的系統而開的會,以上人馬再來開會,然後又新加一位支援系統裡的老師來。每回開會還是只談一個人的事,陣容真大。

4.會詢問家長是否學生有接受治療過,但從我來日本有記憶以來,校方從不曾說明藥物的重要性,以及藥物有什麼樣的好處。家長提出對藥物的疑慮,校方人員馬上點頭稱是。這是要我在台灣練就的對抗專家、標籤及藥物的一身戰鬥力是怎麼發揮啊.....

5.開會到後來,日本語的中國老師跟我說,日本的教育對孩子很寬容吧! 我都想把我女兒送回中國去,讓她體驗什麼叫功課多,讓她曉得什麼叫天堂、什麼叫地嶽了。

不過我還是能得意得向校方介紹我在台灣經歷過的特教系統、治療課,以及親師合作過的幼稚園,還有台灣專家曾提出過的建議。真要我說日台特教系統給我的感想,就是台灣的特教單位和幼稚園的合作之教育環境讓我覺得很有愛,讓我對整體環境有了感謝。上了國小後那份愛就隨著考試作業逐漸淡去,最後僅餘對個別老師表達感謝。

而日本的小學校是整體環境上對孩子的寬容與愛,讓我感動萬分。他們不會讓家長或老師孤軍奮戰,而是如同志般的團隊合作去拉拔孩子。一個方法不管用,就要換另一個方法。沒有人覺得這樣的小孩造成的困擾會影響到教學,大家只表達了對學生的責任感及共同目標。

有時我甚至懷疑,是我們運氣好唸了間傳統的、人數少的日本小學校才有的個別優惠?(僅此間學校有,其它學校不一定有?)還是這是熊本市的特產,日本其它地方不一定有?(熊本人真的很喜歡小孩子) 又或是我們幸運的遇到了熱血班老師,才會有這麼戲劇的發展? 亦或是我樂觀看待一切而自我感覺良好?畢竟有不少在日本生活的台灣人所說的日本,是個令人不愉快的國度。

最主要是,依台灣標準,我們唸的是放羊學校吧? (離台前我兒子唸的學校就被一些台灣家長講成放牛學校了,ㄎㄎ.....)

最後就是,離台前好友曾警告日本家長可能比台灣家長更難對付,孩子之間的衝突可能會比在台灣時更難處理。但我到現在只覺得台灣家長比日本家長更難應付。可能是我待的區域真的很不一樣? 為什麼學生打完架後,家長還能很冷靜的打電話去學校問問就算了? 為什麼學生之間把問題解決了就沒事了?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 House—暮らしの熊本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