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大聲說
「請不要給過動兒吃藥!」一文已關閉,因為當年引用的資料,一半以上連結網站都消失,已無參考價值,所以我決定從今以後,直接以我寫的文章來倡議我(幾年來調整過)的主張「不是每個過動兒都需要吃藥!」,以供拒絕用藥治療特殊兒的家長一點資料參考。本人曾從事科技/科普記者,連專家/醫生使用的研究手法、理論都會質疑,所以對台灣當代權威專家的質疑只有多不會少。如今會繼續寫過動/亞斯/ADD相關文,是為了吾兒而繼續的社會藥物之戰。

請見「亞斯過動之不吃藥的後果? 小玉米十年有成奮鬥記」
http://xsign.pixnet.net/blog/post/47541375-%e4%ba%9e%e6%96%af%e9%81%8e%e5%8b%95%e4%b9%8b%e4%b8%8d%e5%90%83%e8%97%a5%e7%9a%84%e5%be%8c%e6%9e%9c%3f%e4%b9%8b%e5%b0%8f%e7%8e%89%e7%b1%b3%e7%9a%84%e5%a5%ae%e9%ac%a5%e8%a8%98

開新單元[日本特色公園報導],開始進行相關資料文章整理。

我的FB歡迎[追蹤],不歡迎[加好友]。請原諒我的任性,朋友數量太多令我心煩,也會讓我失去網路安全感。歡迎追蹤但不要加好友,真的聊得來再加好友就好。

由酷MA萌任命「萌擔任熊本bassador」担当一職。請大家多多指教。
今日は私は「モンバサダー」に任命されています。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小玉米俯瞰熊本県八代郡氷川町廣大田原。

近年來台灣媒體專家和一些家長團體越來越對立,不外乎是媒體和專家寫了什麼台灣小孩三成有神經病需要看醫生的報導言論,或是一些單位發佈的宣導不外乎是「小孩不吃藥長大後症狀不會好、成長經歷伴隨挫折........」等等諸如此類的話,其拒絕傾聽一部分特殊兒家長的反對藥物的心聲之逐年耳聾越來越嚴重外,甚至專家和家長面談時直接拒絕討論環境污染、過敏、食物危害等等因素之眼盲到看不見之瞎子程度,讓家長圈陷入"鼓吹藥物派"和"反對藥物派"之對勢。

現在的整個台灣社會無法針對每一個不一樣的個案,合理而客觀得判斷是否需要/不需要藥物,於是乎吃藥成了理所當然的解決之道,不吃藥則成了離經叛道之徒。不吃藥的被誤以為不合群或危害其它同班學生的權益,會吃藥的也被認為在傷害小孩的身體以解脫大人無法解決問題的無能。個案行為偏差到嚴重得需要吃藥(而非課業太差)我還可以理解,"吃藥"這件事到底是絕對的對或錯,我就不予置評了。至少就我家十年來完全不用藥物的情況來說,我是可以評價不吃藥這方面的事。


不吃藥的小玉米,在台灣時,曾被人說長大後就會是讓人受不了的壞學生,又或說不吃藥無法解決他的問題,然後又說他越大症狀會慢慢消失,又或者說他再這樣下去學業程度趕不上同儕,種種的警告,在在顯示在台灣的我們面對的壓力有多大。小玉米的狀況,是我曾寫的「灰色區的孩子」一文的狀況,處於正常人和特殊兒之間的那個灰色地帶,所以在台灣時,全校老師及校外專家當他是亞斯伯格症,但在校園裡遇到亞斯家長,卻被說他根本不是亞斯,甚至對我描述的小玉米和實際看到的小玉米而對我有了不置可否的態度。然而在台灣時醫生判斷他是過動兒,跟學校說了醫生的判斷也沒用,學校認可的專家權威講的話比醫生更有用。就這樣,不論是亞斯或過動的族群,我們都不太能加入其中,因為這些家長們親眼所見的小玉米,其實更像個正常小孩。但正常小孩的圈子,小玉米走來其實是斑斑血淚,克服人際比寫數學英文歷史社會作文等學科題目還要難上加難。

小玉米在日本小學校得到的幫助
多年來,小玉米在沒有任何藥物的協助下,如今的他已12歲了。現在的我們搬到日本已快要三年,這段時間裡,除了日本傳統小學校卻擁有比台灣另類的多元開放教育的小學更為開放多元的環境外,日本老師也發現了他的問題,要求我帶他去做心理評估後,小玉米進入了日本的特教圈裡,獲得了比台灣更全面性、更包容的親師合作之協助。每次學期剛開始及學期末快結束時,我和我老公到學校開小玉米的個案會議,會議桌上永遠有校長、班主任、日本語老師、人際關係課的特教師、巡輔師等「所有正在教育小玉米的老師們」,沒有任何人逼我們要給小玉米用藥,有的就只有就事論事的交換小玉米在不同課程裡及在家裡的表現等資訊,最後並討論出教育小玉米的新教養對策,達到共識後大家再回去執行下去。在這裡,絕對不會讓任何一位老師或爸媽孤立無援,絕對是用孩子的整個成長環境來教育他、改變他。

一定會有人不以為然,台灣的資源班也是一樣滿滿的愛,非常努力的協助有需求的學生們。但容我直言,台灣就連另類的開放教育的小學之特教協助再怎麼有愛,比起我們現在待的日本的"傳統"又"制式"的小學校,都不見得有日本這邊來得包容孩子。日本並不是每間學校都像我們待的小學校一樣,日本一樣也有升學主義的學校,但至少普通的一般學校,就已經比台灣強調開放的小學還要更能包容孩子了。日本老師也會打罵學生,但他們對學生作業及行為上的接受度很高,不會像台灣的老師們還是會忍不住要求字要寫得漂亮,也會鼓勵學生多出去活動。老師們會在教室刻意營造學習氣氛,學生們之間自會較勁作業表現,自然就會自發性的想把漢字寫得漂亮。「自主學習」的教育方式,看似比台灣學生更服從指揮、更有禮貌且更守規矩,其實制式化之外的日本學生更活潑好動且大膽創新又不侷限於既有框架。

那麼,台灣的特教缺乏了什麼?缺乏的是像日本這般用整個社區的力量來教育小孩,缺乏充足的學校資源來協助每一位有需求的家長或老師,請專家到校開個案會議卻活像在鞭打家長要認命不要理由一大堆要趕快帶小孩去吃藥,小孩一有標籤就每次搬出標籤來套用而固化學生。台灣家長把教育責任推給學校結果沒什麼人志願當學校志工,老師們得到的協助就只有那麼多只好依賴藥物來解決學生的問題。(當然我們也可以說,台灣家長無法當學校志工,與社會對員工的剝屑等因素不無關係。)

在此我必需強調一下,不是每一個特教生都能不用藥物就能克服自身的問題,症狀真的很嚴重、會危害到他人權益時,藥物就是最大的幫助。但這表示,每一個特殊兒都只能靠藥物來解決問題嗎? 事實是,就算沒有藥物,特殊兒在允許包容的行為範圍內,絕對不會像台灣專家媒體對民眾的恐嚇式宣傳,一輩子就完了。吃藥或不吃藥,是需要多方面評估,以及思考各種可行的解決方案後,才能下決定的。

如何判斷一個孩子不需要藥物?除了要看這個孩子本身天生的特質與生理條件外,說實在話,還得看這孩子的父母是否有與之症狀奮鬥一輩子,能不偎任何心酸眼淚及痛苦挫折,且能找出適合自己孩子的協助辦法,為了克服困難而奮戰的強大決心。然後,在父母與學校積極合作後,還得老天保佑這孩子會不斷的自己進步,能不斷的向老師們證明「這孩子真的不需要藥物」,這條漫長的、沒有藥物協助的路,才能逐漸擺脫眼淚,真正的走向光明。

所以,接下來我要說的小玉米"現況",已經和我過去部落格裡記錄的小玉米,有著天南地北極大的差異了。


在全是外國留學生的場合上台演說表演完全不會怯場。


這是小玉米五年級第三學期在班上做的背包。拿起針線的小玉米已完全不含糊,能用一些布料製成物品。(照片的模特兒是老二小好米)


料理工作越做越順手,甚至學校有料理活動時,同學的媽媽見小玉米料理動作熟練,還誤以為小玉米常在家下廚呢!(照片為小玉米在人際關係課中做餅乾)

上面二張圖是小玉米曾在家做給家人吃的料理。


繪畫技能已經不是我部落格裡面現存的所有小玉米過去的繪畫之等級了......(此作品於六年級第一學期受表揚被貼在學校公佈欄上)
在日本小學校受美育之影響,以及班上有許多繪畫高手的衝擊,來日本後第三年,小玉米的繪畫技巧突然大爆發,成了班上會畫圖的人物之一。

五年級做的劍,可惜拍照前就已經有點被玩到有點破爛了。


今年六年級第一學期和暑假期間全班天天拼命練習而得到了全國音樂大賽之全縣合唱第二名,校長拿著六年級拼來的獎牌表揚全班學生。因為這間小學校重視音樂教育,加上此次比賽的經歷,大大影響了小玉米對音樂的感覺,同時也教會他唱歌的方法與樂趣。男高音的他,尚能挑戰多音域。

接下來是體能上的大躍進。

小玉米愛上日本公園裡的諸多競技遊具,變成熱愛挑戰的男孩。

基本上再高他都不太怕的樣子



單槓算是基本的


在山坡地爬斜牆才會讓他有挑戰到的感覺


在菊池川游泳。說真的我看了都會怕怕,但小玉米和其它日本學生似乎都覺得還好。(照片沒拍到的部分有許多家長在監看安全中)一樣受學校教育影響,小玉米現在變得超愛游泳,已經能游泳百呎的樣子了。


甚至小玉米愛上跳水深三公尺的水池之跳水活動。這張照片拍的是別的小學生在跳水,我來不及拍小玉米跳水的畫面,因為當時游泳池現場人太多了,且我當時得顧老三,分身乏術。看到日本小學生排隊跳深水池就已經讓我很傻眼了,親眼見到自己兒子也去跳了好幾次深水才讓我更驚訝。囧

更可貴是,小玉米願意接受在家自學中文,常練習寫中文日記,讓我很欣慰,在台灣辛苦習得的中文基礎沒有白費。目前三兄弟裡面,就小玉米的中文程度最好,且能日中翻譯,加上他在班上也是英文發音示範者(他剛進入日本小學校時就是靠英文溝通),成長過程中曾有的語言表達困難,已漸漸不復存在了。同時因為三兄弟各自的語言表現,更加讓我確信一件事,那就是光只有外語能力好是沒有用的,中文程度不好,就無法正確的去翻譯,甚至原本習得的中文知識都將難與日文知識做連結。總之目前日中雙語已讓我焦頭爛額,日英中三語我則可遇不可求,一切僅憑孩子們的興趣,看他們未來能走到什麼樣的境界。

關於氣喘和過敏,來日本後氣喘從來沒發作過,吃冰淇淋也不會發作,小玉米開心得不得了。(以前在台灣一吃冰就狂咳) 仍有過敏問題,但熊本環境天然、水質乾淨,就算天天和貓住在一起,過敏問題還是比在台灣少非常多。

最後是個性和專注力的轉變。來日本後,由於日本教育環境和台灣差異性極大,在台灣顯得特別獨立的行為(自己檢查書包或作業、做家事等),到了日本全部淪為"一點也不特別的普通基本學生行為";甚至,整個環境極要求家長配合維護學區安全與環境、教育,卻又要求家長給予孩子更多的空間,所以自小玉米來日本求學後,下午四點多放學後,一週三次羽毛球社團活動都要搞到晚上六點半以後才回到家,沒社團的日子會約朋友出去玩,所以在家時間越來越少了。升上六年級後,班主任更是力行自主學習,小玉米帶回家的作業幾乎已到了[沒有]的程度,但在學校卻得為了自己擔任的音樂委員會、漫畫小組之班級服務(得在一大片白板上發表作品所以得忙些畫圖的事)、六年級得負責照顧及帶領一名一年級新生、協助校園和社區清潔....等等雜事,作業自己改,學習之事在校完成然後還有同學輪流上台負責教學工作,以及一整年有好幾場的音樂、羽毛球社團之地區或全國性比賽要團練及參賽,一年有幾場的表演要練習要出場,這麼多的事情,讓小玉米變得比在台灣要獨立太多,逼得我不得不常常努力調整對他的態度。

環境上導致個性上的轉變,讓小玉米在處理作業時的專注上也有了極大的改變。六年級的他,不再是那個天天要我三催四請還不見得會寫作業、明明半小時就能寫完的作業卻拖個幾小時才會寫完的孩子了,他會想辦法在學校就完成作業,作業若帶回家,他也會以極快的速度完成。這個現象延伸到他的在家自學中文上,現在要求他每天寫短短的中文日記,他會非常專注而快速的完成文章(約十幾分鐘至半小時),不會寫的字自己查字典,少用中文會邊寫邊詢問我他的用字是否正確。

我必需坦承,我是在約20歲後才掌握到控制自己專注力的要訣,但小玉米卻在12歲就逐漸出現這個能力。我曉得這不代表他此後就沒有專注力問題了(我也一樣至今仍有專注力的困難),但依我自己的經驗,肯定是越來越了解自己的學習狀態後,以及越來越懂得如何與障礙與之共存後,才能讓自我調控專注力的能力浮現。更為開放的環境可能是原因之一,減敏是否有幫助則未知,但肯定越高壓封閉及無人協助學障的環境下(如我的童年),專注力障礙在未有藥物協助下,將可能會拖到完全脫離校園後才有機會好轉。(是"可能"而非"肯定,因為這是我和小玉米相比較後的觀察,比較樣品數太少。)

以上就是進入青少年的小玉米。我相信現階段的他,就算不是最優秀,至少他對自己越來越有自信,正一步步朝著自己的夢想前進,未來的人生將由他自己決定,父母則逐漸退為陪伴者罷了。這是多年來未做記錄之一次總結,預計下一個十年後再重新檢討一次「不用藥物的小玉米人生是否會有慘烈的後果?」

獻給不用藥物的你我他們。



相關舊文章:

是過動是亞斯? 我對校方的看法

請不要給過動兒吃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sign 的頭像
xsign

A House—暮らしの熊本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taiwan
  • 精神醫學界只要回答大家一個問題就好了:

    "諾華的利他能一年全球營業額是幾億美金?"

    每次一有人問這個問題,很多醫師不是開始硬拗就是裝死不回應。
  • 醫生也有醫生的立場,我不方便批評。
    話說回來,我們不要用藥,他們批評什麼?哼哼

    xsign 於 2018/01/26 11: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