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大聲說
「請不要給過動兒吃藥!」一文已關閉,因為當年引用的資料,一半以上連結網站都消失,已無參考價值,所以我決定從今以後,直接以我寫的文章來倡議我(幾年來調整過)的主張「不是每個過動兒都需要吃藥!」,以供拒絕用藥治療特殊兒的家長一點資料參考。本人曾從事科技/科普記者,連專家/醫生使用的研究手法、理論都會質疑,所以對台灣當代權威專家的質疑只有多不會少。如今會繼續寫過動/亞斯/ADD相關文,是為了吾兒而繼續的社會藥物之戰。

請見「亞斯過動之不吃藥的後果? 小玉米十年有成奮鬥記」
http://xsign.pixnet.net/blog/post/47541375-%e4%ba%9e%e6%96%af%e9%81%8e%e5%8b%95%e4%b9%8b%e4%b8%8d%e5%90%83%e8%97%a5%e7%9a%84%e5%be%8c%e6%9e%9c%3f%e4%b9%8b%e5%b0%8f%e7%8e%89%e7%b1%b3%e7%9a%84%e5%a5%ae%e9%ac%a5%e8%a8%98

開新單元[日本特色公園報導],開始進行相關資料文章整理。

我的FB歡迎[追蹤],不歡迎[加好友]。請原諒我的任性,朋友數量太多令我心煩,也會讓我失去網路安全感。歡迎追蹤但不要加好友,真的聊得來再加好友就好。

由酷MA萌任命「萌擔任熊本bassador」担当一職。請大家多多指教。
今日は私は「モンバサダー」に任命されています。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小玉米在熊本市中心商店街上試用Gibbon Slacklines 極限走繩運動。
第一次使用Slackline的小玉米,試用沒幾分鐘,就開始在走繩上進行180度身體空中旋轉跳躍的動作,讓現場教練十分驚驗,而更加意外於小玉米是第一次使用的「初心者」(初學者),趕緊跟我講一大串日文,手拿Slackline說明書,強力說我兒子有天份。(這是不是在推銷啊?)

這讓我回憶起我在台灣小學參與小玉米的IEP個案會議時,教育大學的教授堅稱小玉米是AS而非過動,讓我覺得這專家根本是蒙古大夫,我反而寧可相信醫生說小玉米是過動,也懶得理這麼沒邏輯又活像AS一樣白木的大學專家。(請見「(發洩文) 小二個案會議之好處、衝擊與危害!」一文)  但IEP後學校老師們都把小玉米當AS來看待,讓我很好奇AS家長對小玉米的看法,當時剛好我在校園的放學時間有認識一位別年級的AS家長,正好可以好好請教一番。

猶記當時那位家長媽媽跟我還站著聊些別的事時,她的AS兒正開心的追著小玉米全校到處亂跑,我以為他們玩得很開心,但沒過多久,當我們再次看到AS兒時,AS兒卻邊哭邊朝我們走來,向我們抱怨他追不到跑得太快的小玉米。這是第一次的尷尬。

後來我告訴AS媽我家小玉米被大學教授和學校老師們當成AS的事,AS媽嚷著:「怎麼可能?他根本不像!」這是第二次的尷尬。

最慘的不是接連的幾次尷尬,而是尷尬之後,AS媽一臉不置可否的表情,不認同我的走掉了。嗯,這時我反而更自我懷疑,是我有多想在我兒子上多掛個AS的牌子?

來日本後,校長、主任、班主任、日本語老師、特教師、巡迴輔導老師、社團教練等等等等人們,沒有任何一個人說小玉米是AS。甚至,連特教師都不直稱小玉米是過動兒,直接說他只有情緒障礙而已。

我真高興我們帶小玉米脫離了巫師/蒙古大夫的魔咒圈,不用被迫成為一個根本不屬於小玉米的亞斯伯格症患者的角色。

******************************************************************************************************************************

現在才真正要開始談我想談的主題:「當年我們如何決定小玉米不吃過動藥」。為何要談這題目呢?因為我老公最近才向我坦承,當年決定不吃藥,他心裡其實是沒有把握、不確定風險有多少的,但他說:「當年既然我們都決定不用藥,那就做到底吧!」他意志非常堅定的告訴我。這也讓我回憶起,當年我拿著天寶.葛蘭汀的用藥的歷程及對藥物的作用、想法等資料,和老公反覆了幾次認真的討論,一直討論到有共識為止。我老公對藥物沒有完全否定、甚至有部分是肯定其作用的態度,影響了我對藥物的看法,因此,實際上現在的我,也並沒有否定藥物的價值。

所以,我設定了三個用藥條件,除非小玉米符合其中之一個條件,我才會想要用藥。

  1. 除非小孩會去傷害別人。
  2. 除非孩子的生理感官異常到無法正常生活,又或是一些身體功能無法達到正常標準的能力值。
  3. 除非小孩會傷害自己。

(我家是絕對不會單純為了考試成績而愚蠢的決定要吃藥。)

上述這三個條件,全是基於我對過動有一定程度上的理解,加上我自己成長過程而對過動的歷程有自己的看法,上述就是以我的經驗和想法而設定的標準值。實際上我自己本身的學障、ADD及其它小問題造成的困擾,讓我的求學時期過得比現在的小玉米更灰暗太多,反而更讓我確定一件事,那就是「一定要努力守護小玉米的心」,再多困難,全家都會齊心陪他度過,我和爸爸也會極力向學校爭取所有能為他爭取到的資源與援手,讓他不用像我以前求學時代那般遭受最悲慘傷痛的事,我相信小玉米不用藥也絕對能順利成長的。

也就是說,當年的我,對於「不用藥」這件事,其實比爸爸更賭定。我的信心源自於「我這麼慘都能熬過來且學會如何克服挫折了」,那麼,有家庭和學校強力支援小玉米的在校生活,確實不用靠吃藥來解決問題。當然我們這幾年來面臨過諸多難關,親子關係曾一度潰堤,但就是歷經挫折,我們的親子關係變得更加穩固而親密,青少年的小玉米,變得更加主動和爸媽擁抱、肢體接觸,對於自身的過動問題更有想法,從了解自己、學習如何和他人相處來建立良性互動。

我曉得有些家長給小孩吃了三四年之久的藥物卻不見任何效果,我也曉得有些家長給小孩吃藥沒幾天就受不了副作用,然後,支持藥物派的人會不斷的遊說藥物的好處,就算沒效、就算小孩子已對小孩產生抗拒心,支持藥物派還是會不斷強調不可中斷吃藥,絕對要堅持下去。我們都曉得感冒要吃藥,沒效就不用再吃了,但不知為何,這事到了過動症頭上,很多人就沒了準則,就只能給小孩猛吃,也不問原因或結果,反正吃了就對了。

我們都曉得有時小感冒不吃藥,身體也會自然痊癒。但這事到了過動症頭上,支持藥物派就變成非吃藥不可,不吃病不會好,要不說腦子會一直小小的不會變大,要不說考試成績不會好、衝動不會改善、人際關係不會變好、有高機率會去吸毒幹壞事........。嗯嗯嗯,很巧合的我家夫妻都有過動的症頭,但爸爸自小高智商看來腦子很大,媽媽我就算ADD似乎長大自然腦子就會長到正常尺寸了,我們夫妻從來對吸毒幹壞事什麼的完全沒有經驗,就算再蠢也不會蠢到衝動做什麼蠢事,也不需要考試成績來決定我們的人生,成年後的人際關係良好,實在不明白這麼多咀咒加諸在我們身上是什麼意思? 然後這些咀咒還要對著我家小孩是想怎樣?

為什麼我們要為了那麼多還沒發生的咀咒,擔心到只能趕緊給小孩的嘴裡塞藥物?

我甚至一直在疑惑,為什麼有些家長因為小孩在校園出問題而"心理承受不起"? 為什麼要因為小孩有ADHD/ADD/AS等問題而流淚? 為什麼要把這些標籤當成是孩子的全部,而忘了那只是人格的一部分特質?為什麼會覺得那是病,而忘了人的複雜性之高,沒有任何單一名詞能解釋一個人的全部?

也因此,當小玉米莫名的為ADHD一詞而沮喪時,我告訴小玉米:「ADHD只是你的一小部分,你要記住,你還有更多獨特的特質,是你獨有的,也是我和爸爸最珍惜的部分。」本來低著頭有些沮喪的兒子,聽完我的話後,突然就抬起頭,眼裡閃光著,似乎聽懂我的意思了。

我從小玉米身上感受到了,青少年的他,會一直不斷被社會看待過動兒的眼光而困擾。我只給他同理已不足夠,我必需要適時的站出來,讓更多人明白,過動兒有很多種類型,所以那些咀咒「不會是什麼高機率的未來」。只有家庭發生異動、變化,家長給予的支持度不夠或作法不對,又或是小孩的心理問題沒被家長注意到而疏忽了問題等,小孩子才容易走入邪門歪道裡。此一道理,普世皆然,就算一般正常兒童也一樣,家庭一旦出問題,小孩自然就容易發生狀況。

更何況,所謂專家看到的都是最極端的失敗案例,研究對象大多都得靠藥物才行,但專家究竟研究過幾個成功不用藥物就能擁有正常人生的人呢?實際上目前看到的諸多文章裡,幾乎鼓吹藥物派醫生及特教專家,幾乎都不會提到那些成功的案例。而一般支持藥物派的家長,也只會對那些不用藥小孩就會進步的家長說:「那是你們運氣好」、「那不代表別人就可以不用藥了」,完全忽略了不用藥家長為小孩付出的所有努力,講的好似 "不用藥家長的小孩" 都沒有那些支持藥物派家長的問題和困擾。

拿精神科醫師的「沒有科學根據」來打壓不用藥家長的言論,而所謂的科學根據,真的都合理嗎? 公平嗎? 十分讓人可議。不斷拿失敗案例來否定全部的過動兒,是當其中的一些更天才、更有才華、更有天賦的過動兒當白痴? 這些有能力的過動兒"全都腦子小需要吃藥補腦"?????????????

若孩子主動拒吃藥,支持藥物派就說是家長不盡責,又或極力勸說家長要努力讓小孩吃藥不然會後悔莫及。然而其中的吃藥標準真有到非吃不可的程度? 很多都只是考試成績不好,就養成了要吃藥來維持成績的習慣了。什麼學習上的障礙導致成績不好?未見有對教育環境上的進一步討論,也未見針對學生個案的學習問題做研究,就只有吃藥是標準解,反正有了注意力,成績自然會進步。吃了藥卻成績沒進步的話,還是得繼續吃下去,不然長大以後人生會更悲慘。

一整個看到的都是歪掉的教養觀,讓我看了膽戰心驚。

支持藥物派甚至會批評不用藥家長是「導致許多兒童喪失治療的權益」,喔,人家不用藥有效所以不去看醫生,就到處宣揚是「損害兒童治療權益」,真有不用藥有效的家長跳出來現身說法,馬上再回馬槍「那是你們運氣好但不代表別人可以不用藥」。看似合理的話,其實暗藏不少惡意,且邏輯莫名其妙。自己沒有科學邏輯就只好死抱著精神科醫生的文章到處轉發,一看到有其它科醫生提出反論就嚷著別科醫生沒科學證據,反正就算真有個實例站出來證明真的可以不用藥都可以當沒看到,只為證明自己是對的而一直不斷講下去,反正就是治療只有一條路,那就是吃藥。

我都不知該說那些只會猛推行吃藥好棒棒、不質疑台灣用藥現況的人,是聰明還是笨蛋了.................

我只是希望有個更明確的用藥標準,不是專家學者寫文說「不是每個過動兒都需要用藥」,但在前線之個案會議上不斷叫囂著、咀咒著不吃藥的我們會有什麼樣可怕的未來在等著我們。這只會讓我覺得,真正的台灣現況,根本是無差別之全部都要用藥處理,而「不是每個過動兒都需要用藥」這句話就只是用來掩藏他們的真意、修飾他們無差別之激進作法罷了。

實際上,要是現在的兒童過動治療,有更精確的用藥標準,我們這些反對用藥派,會這麼不相信這些"科學根據"嗎? 所謂的科學根據是,小孩造成生活上的諸多困擾,吃了藥就能解決?我不用藥也能解決啊! 吃藥要搭配其它輔助治療才會見效?但我不用吃藥直接用那些輔助治療也一樣有效啊! 然後,很多沒過動的小孩卻有那些生活困擾,那我是不是該反質疑現在的用藥標準"看似很科學、其實非常沒標準"?

所以,從「當年我們如何決定小玉米不吃過動藥」,一路走來,我們夫妻不斷的溝通、思辯,以及兒子的成長不斷給予我們強大的信心,讓我們對不用藥的理念更有共識也更堅持下去。就算外面許多不一樣的意見紛至沓來,也不會動搖我們和小玉米所下的決心。




~此文一樣是給不用藥的你我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sign 的頭像
xsign

A House—暮らしの熊本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taiwan
  • 不好意思,看了您的文章,我忍不住發言。

    我最痛恨的是精神科醫師一方面說要去污名化,
    一方面又拼命貼標籤,
    為什麼每隔一段時間就在那狂吠過動不治療會變鄭捷第二?

    鄭捷是許多精神科醫師最喜歡拿來鬼扯的例子,
    卻完全對鄭捷從小到大是好學生的現象刻意跳過不講,
    社會大眾之所以懷疑精神醫學,正是對其有利的拼命講,
    不合其邏輯的現象卻刻意隱瞞,
    不利的就跳過去,
    這不是科學的態度啊!

    鄭捷完全正常,這讓精神科醫師無法置信,
    非拿個標籤猛貼才能安心睡覺。

    我曾經問過這樣的問題:
    "若他有反社會人格,請問為什麼他沒有任何前科?"
    "不但沒有前科,鄭捷從小到大連個大小過,申誡都沒有啊!?"
    各位精神科醫師,不要一直圓謊啊!

    科學的態度是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
    對的就說對,錯就說錯,
    不是只能講對,錯的一概賴皮否認。

    我在李佳燕醫師的FB上赫然看到
    李佳燕醫師新增了 2 張相片。
    6月6日 ·

    "...你讀過吳曉樂寫的"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那本書嗎? 那是我最喜愛的一本談教育的敘事書。... ... 我認識曉樂,是她寫書時,也同時寫了一封信給我,
    因為她寫了一位學生被認定為過動兒的情形。 結果竟然被某專家要求刪除這篇談過動兒的文章。 我自然是挺曉樂的,事實就是事實,不能掩蓋!..."

    (某專家要求刪除這篇談過動兒的文章)-->到底是誰做賊心虛?
  • 精神科醫生及相關領域專家用威脅及恐嚇的口吻,要求大家照其心意做事。坦白說,有沒有陰謀論,沒有證據,實在也沒法說他們什麼。但單就以台灣社會文化來看,會發現這並不是單一領域之單一現象而已。

    例如,婚前親朋好友及娘家會教女生「要管住男人的錢」、「要把男人的錢全部轉入自己的帳號」、「家事只要做了以後全是自己的事(言下之意男人不會做,但事實上現在很多男人樂意做家事,並非人人都不做)」、「女人婚後要出去工作要有錢才不會悲慘」
    例如,婚後無業在家當主婦,就會被娘家父母或親朋好友或熱心鄰居等恐嚇「以後會離婚」、「被拋棄身上沒錢很悲慘」
    例如,生孩子後被人說「要贏在起跑點」、「要早點學注音/英文不然以後上小學跟不上大家」、「要早點去上學小孩才會獨立」、「小孩花錢給別人帶就好媽媽一定要出去工作小孩長大要的是事業有成的媽媽」
    然後,孩子上幼稚園後被懷疑過動,被老師說「坐不住跟不上大家」、「不會數學國語以後上小學怎麼辦」
    上國小後,老師說「成績不好(低於八十分)三年級以後會跟不上大家」、「現在不改善之後行為會出問題」,然後醫生或專家說「現在不吃藥以後變反社會人格」、「不吃藥不會好」、「吃藥孩子才會有改善」
    上國中後孩子抗拒吃藥,就會被人說「媽媽你要堅持下去」、「騙孩子說那是維他命」、「先騙再說反正是為了孩子好」

    想想我們這輩子要承受多少的威脅恐嚇,只因為要保障那個遙遠還看不到的「未來」。然後,孩子找到伴侶,就開始教孩子要如何控制另一半,以保障未來的人生;孩子繁衍後代,懷孕期又要開始恐嚇,不可以做什麼因為寶寶會過敏、寶寶會OOXX......

    最後,我們甚至要跟著一起行騙,來維護那個可悲的價值觀。但那真的是為孩子好嗎? 孩子都在用生命吶喊著不要了,醫生及不相關的人卻指責母親不盡責,不努力給孩子吃藥。

    坦白說我到日本社會後,不用再聽到這麼多威脅恐嚇的話,心理壓力頓時減少很多,不然在台灣待久了,我都要憂鬱成疾了。
    總之誰是賊不重要。搞不好我們要對抗的不只是那些醫生及專家們,而是一整個舊社會落伍的恐嚇文化。

    xsign 於 2018/07/25 10:13 回覆

  • Taiwan
  • 吳曉樂寫的那本書根本是小說而已,
    那位所謂的專家,我猜是精神科醫師,
    根本把自己當作警總,甚至是神。

    過動明明是可以讓社會公評的事,
    為什麼要刻意阻撓?

    既然過動是有醫學根據,那又何必怕社會各界檢驗呢?

    我們要問下面這2大問題:

    1 醫學界到底有沒有充斥假和騙這兩大現象?
    2 過動和好動的差異有絕對值嗎?

    我相信google看看就會發現許多資訊。
    怎會台灣的論文公信力和印度中國同列在一國?

    為什麼台灣需要路平專案,路才會變平?
    日本沒有路平專案,路卻是平的?
    甚至明明實施路平專案後,
    台灣馬路的品質還是比日本馬路沒有路平專案差一大截?
  • 喔天啊.....被你一說我才曉得,台灣的路平專案還是比日本馬路品質差!!
    還有台灣論文公信力和印度中國同列一等級是嗎?
    你意思是台灣研究證據有可疑之處是嗎?
    總之這只會讓我聯想起台灣的食安、交通安全、空污等無解的問題
    就算檢討精神科醫生,大概又會是羅生門。
    為什麼在台灣一切都這麼的難以解決,而在日本卻不會這樣?
    為什麼我們台灣人要過得這麼痛苦?唉....

    xsign 於 2018/08/02 15:53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