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患有氣喘的小玉米,來日本留學後,已整整三年未發作過氣喘,三年來都沒進行過任何治療或用藥,就只是換了生活和教育環境,就擺脫了藥罐子的辛苦生活。(照片裡坐在遊具最高處的就是現在的小玉米)

-----------------------------------------------------------------------------------------

以下是去年(2017年)7月,曾有一位網友留言說他們家跟我家一樣養三隻貓,四歲和未滿二歲的小孩卻受苦於氣喘和支氣管炎,一直得吸類固醇治療,又常跑急診,家裡買了空氣清淨機也沒用。讀他的留言,看得出一位憂心的爸爸對於養貓造成的環境問題而感到的困惑與痛苦。我非常能體會他的心情,因為我也是過來人,我家也遇過差不多一樣的狀況,我也一樣受夠孩子們反覆的生病吃藥,受夠了老大得反覆吸類固醇的成長,受夠了孩子生病又得承受養貓上的道德良心折磨。對我而言,在台灣的育兒壓力之大,以及後來在日本育兒卻獲得精神上的抒緩,都與這些事習習相關。

那時我只能把我有限的解決問題的歷程說出來,供這位爸爸網友參考。最近無意間再次看到自己那時的留言,我想對一般家長而言,應該十之八九都難以辦到,但我還是決定要整理成文,供許多和我一樣受苦於孩子的疾病與養貓的良心折磨之二難的家長們一些參考。可能很多人無法做到下述我說的辦法,可能居家養貓對有氣喘兒的家庭來說真的有難度,但實際上,可能真相卻是,貓不一定才是罪魁禍首;就算把貓出讓他人,氣喘問題仍不一定能解決。

=============================================
以下是我去年的留言回覆:
=============================================

我在台灣努力做好防蟎及空氣品質改善的工作,以及增加有機食物及小心食品安全,讓孩子們多努力運動,如此努力多年,老大卻是反覆吸類固醇、氣喘發作、看醫生吃藥,整年下來的醫藥費驚人,孩子的健康也令我掉淚。

而我移居九州第一個月—原本在台灣吃個冰淇淋就會發作,夏天一口冰都不能吃的大兒子,到九州後天天上餐館喝服務生提供的冰水都不會發作。目前住了二年多,我家老大可以夏天天天吃冰棒挫冰冰淇淋,完全沒事!我剛到外國人生地不熟的時期,食材來源亂七八糟,居家環境較不易控制,結果我家老大僅過敏性鼻炎反覆發作,一樣沒事。

九州的春天有pm2.5卻從未紫爆,大地回春時所有樹都長回葉子,空氣很快就恢復乾淨。目前我兒子唸的日本小學校,從早到晚不停的要求學生活動或運動,我的孩子們在日本晒的比在台灣時還要黑,老大居然還練出腹肌,本來游泳游不好的現在也可以游二百公尺了,我笑他這樣確實想氣喘也難了。

對了,我們到日本一年後,二隻老貓也跟著移居到日本了。在台灣時我給老貓專屬的房間做隔離,貓偶爾放風出來,但孩子還是氣喘且嚴重過敏發作。現在在日本,貓不隔離了,天天和孩子們待在同一個空間裡,我僅是努力清理貓毛、降低貓毛量而已,但換毛期還是有大量的毛產生,非常困擾。就算如此,我家老大還是從來沒有氣喘發作過,僅鼻子癢而難耐。

我們在日本還沒買空氣清淨機,因為每天天空是藍的。在台灣時家裡有瀘水器,來日本後我們沒使用濾水器,熊本水質甜美純淨,小孩在學校都直接喝水籠頭,我們非常安心。我們沒使用防蹣床包,這裡有一大堆防蹣產品,但環境實在太乾燥,感覺只有梅雨季時才派上用場。

講這麼多,你懂我的意思嗎?
你真的確定你的孩子的病痛,貓有造成那麼大的威脅嗎?
你們的努力我幾乎都做過,我最後僅能給你們的建議是:搬家。
要不搬去花東,要不搬離台灣。
省下你們買那些有的沒的東西,那些全部沒用,因為我們的環境太毒,不論是水、空氣、食物、交通等等,根本是不留給後代的可怕環境。
倒不如把錢省下來搬出去,孩子才有自由生存的空間。
搬家後,連醫藥費都能省下來。
搬家後,貓和小孩終於能安全的共存了。


=============================================

整整三年小玉米參與小學校的羽毛球社團,日本社團比台灣小學的社團要辛苦n倍,一年又有三場比賽在等著他們參與投入,整年都得反覆不斷的苦練,一週有三天放學後都留在學校二小時就是在訓練,練得不好又會被同伴們批評,要努力才能獲得同伴們的認同,對小玉米來說,可不只是體能和健康上的改造,還兼有人際關係上的拼搏、團隊合作之人格形塑、朝更進一步的技術之邁進等的奮鬥呢! 日本的教育環境,讓本來有著太多生理和性格上的毛病和問題的小玉米,都被重新鍛鍊得越來越不一樣了。


在台灣只要一吃冰就氣喘發作,得立刻送醫治療的小玉米,已三年吃冰淇淋沒有障礙,能全家人愉快的共享冰棒、冰淇淋或挫冰了。曾經小玉米在台灣氣喘大發作,因為氣喘之苦而眼見冰淇淋卻不能吃,我那時忍著眼裡的淚,握著他的小手,告訴他,請他和我一起努力,總有一天一定會讓他開開心心的吃冰淇淋。此後,「吃冰」成了我們的夢想之一。

如今這夢想已實現三年,每回見他吃冰,我就會想起過去那慘淡的歲月。這些都得感謝辛苦來日本工作的爸爸,來日本得克服職場上的文化差異與語言障礙,加上職涯發展的困難,其實對身為父母的我們,來日本並不全然愉快。全都是眼見孩子們在這裡健康安全又快樂的成長,才讓一切的辛酸都值回票價了。

有感於小玉米身上極端的變化,我必需坦白,現在的我,非常害怕搬回台灣,再次回到過去那些狀況裡——眼見孩子受病痛折磨,我卻完全無能為力;給孩子餵藥,不論是鼻噴劑或類固醇,我都得不斷擔心副作用或其它對身體的影響。所以就算我現在人在國外,我還是決定要投入台灣的公園改革運動,要把我在國外眼見的一切收集成資料,交給台灣的特公盟或相關有興趣的媒體,讓台灣的公園一步一步的改變,希望公園改革帶動整體社會環境,給所有台灣的孩子們留後路!

這是一場看不到盡頭的戰鬥,只能自己的公園自己救,若當旁觀者就只能坐以待斃,加入戰局則必遭保守派反擊,但我們只能不斷的前進,沒有退路。

即使我的力量如此微小,影響力有限,我仍決心要試試看,只希望能在遙遠的未來,有更美好的台灣環境在等著我們。

如果搬不了家,就和我們一起改變我們居住的國家社會吧! 為我們的孩子討回應有的權益,別讓環境害死我們的孩子。



=============================================
剛好我昨天寫了一段假日去水俣市的感言,發表於FB,就順便貼來這裡分享。
最後一樣的結語,感謝熊本水,讓吾兒什麼病都好了。
是否真有那麼神奇?只有來長住的人知道了。

=============================================

歸途。

曾經在台灣讀水俣病的資料,看到的全是悲傷的資料,照片裡看到的都是不愉快的舊景象。從沒想過有朝一日我會親臨資料裡的地名,一個對我而言,只是一個悲劇性事件導致的種種悲劇的地方,雖同情卻難理解之地。

水俣的美是難以簡單描述的,尤其這幾年一直有機會取得水俣病事件最新處理進展時,就更難用最單純的眼光去看待這座小城。實際上今天要去的公園,根本就是車流塞爆了,人擠人好不自在。

老大是我們家第一個到訪過此小城的人,來日本第一年小學校校外教學他就被帶到水俣見學,我們來此地吃午餐,他好似小導遊般的解說著水俣的水有多好,那些可怕的污染早就不存在了。是啊,我相信此事件已從熊本的傷痛記憶,被如守護神般的前人們用力守護之下,成了另一守護熊本水的象徵。

每講一次水俣,就免不了感謝熊本的水,如此純淨,如此美好。我家老大身上的病,就被熊本的環境溫柔的照顧著,什麼毛病都一一解除,真是太奇妙了。

(寫於2018年5月5日)






=============================================
仔細想想,為了兒子和貓,我寫文與反對貓是過敏源的人筆戰。

為了過動/亞斯的兒子,我當面用言語反質疑專家的質疑,寫文直接挑戰自以為很科學的反對藥物派,就是要找一條最適合吾兒的成長之路,要讓吾兒用最正常最有自信的心態成長,哪怕被人批評,我也不想退縮。

為了過敏的兒子,我決定加入台灣公園改革,只求給他的未來有更好的環境。

未來如果小玉米質疑老媽偏心不愛他,又或者是對老母有諸多抱怨,我應該要丟這些舊文章給他看看,讓他曉得老母的多場戰役,全都是為了他一人。





*相關舊文:

為何我走上「公園教養之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sign 的頭像
xsign

A House—暮らしの熊本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