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那麼一週,很湊巧地,小玉米在家裡、幼稚園、音樂治療、職能治療課,都有機會做或畫或排列人臉。
爸媽和小玉米的臉(3y4m)
上面人臉有爸爸、媽媽、小玉米。我們總是在小玉米完成一件作品後,拍照留念,並告訴小玉米,拍過照,積木再收起來,他做的東西永遠都不會消失喔!

黏土:小玉米(3y5m)
後來,在幼稚園,做了這可愛的小臉。幼稚園老師後來還小心存放於紙上,等黏土硬化,放學時再交給我帶回家。之後,我在幼稚園的網站上,看到許多小朋友們的黏土作品,感受到幼稚園的用心。

音樂治療課的黏土作品(3y5m)
那一週的音樂治療課,音樂蕭老師先引導小玉米做黏土,最後都由小玉米自己決定如何做。蕭老師形容:「耐心等待,不要隨意做介入,還好治療師沒有挑戰小玉米的情否則就了小玉米一直在腦中思考的構圖........」後來,蕭老師和我分別拍照做記錄,蕭老師也寫了二篇相關文章於blog上。
從小昱的創作重新思考
喜歡玩音樂的音樂治療師

職能治療課,老師拿出小玉米熟悉的黏土,老師拿一塊、小玉米拿一塊,開始「一起」玩黏土。老師做出人臉,要求小玉米做出一模一樣的人臉。老師做完了,催促小玉米怎麼沒做?黏土放的位置要和老師一樣啊!做完了,老師要求小玉米立刻將桌上所有黏土收起來,因為「趕快喔!我們要玩下一個遊戲了!」小玉米的情緒開始變差,有小小抗議一下,但老師以「我們要玩新遊戲」為由,鼓勵小玉米立即投入新遊戲中。小玉米就在這樣的狀況下,勉強忘記之前玩的黏土。那堂課結束,小玉米趴在門口,不是難過玩的不夠,而是對遊戲過程不滿。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我這個做母親的,花了好些日子,才整理出這樣的思緒。所有的黏土課,唯獨職能課,消彌掉小玉米原有的創作性,不重視小玉米的本質,將之快速去除,只為求達到「小孩配合指令」的目的。我不斷的思考,這真是我要的嗎???

猶記小玉米二歲八個月時,我們帶小玉米去馬偕醫院做語言評估,小玉米從頭哭到尾,語言治療師把小玉米評估的狀況很糟。今年四月,我帶小玉米去仁愛基金會之晨曦發展中心做語言評估,小玉米從頭笑到尾,從排拒老師到開心的玩,語言治療的杜老師給我的評估記錄其中一項為:「小玉米可能因氣質敏感或見面經驗,對新環境及陌生人較為抗拒,請給他多點時間適應。eq. 提早到新環境讓小玉米有機會自由探索,避免強拉入室內。將門打開讓他瞭解室內的器材,小玉米就能慢慢的自己進來,且服從少量指令。」

至今,我帶小玉米到馬偕做職能治療,經過那間小玉米待過的語言治療室,都還能聽到孩子的哭聲,透過緊閉的門而傳出,讓我不禁想著:「真要孩子哭,孩子才能學到東西嗎?」感謝晨曦的語言治療的杜老師,雖然我們從未上過她的課,但她的評估有如一堂親職教育課,讓我學會,尊重孩子,他自然打從心底服從我們。後來的發展,小玉米也真如杜老師所言,小玉米三歲後變的好乖、好聽話,我不需罵他、兇他,他就知道自己錯了。小玉米學會自己的責任與界限在哪了。(三歲四個月叛逆期到,那又是另外的問題了。)

晨曦發展中心的風格,該單位和我交談過的主任、早療組組長、職能治療師、音樂治療師、社工、圖書室員等,每個人都是以孩子的立場為出發點,從不用強迫的方式,不要求孩子變成我們要的樣子。有次,社工熱心拿著四本自閉症書借我,卻對我說:「我們不喜歡給孩子貼標籤,這些名詞只是參考用的.....」我很感動,因為我遇到的家長,總是說:「你兒子是自閉症....」、「你兒子可能過動吧!」

昨天我和蕭老師討論後,感觸很深。我從沒想到,我們習以為常的晨曦風格,到了大醫院,居然形成衝突。職能老師幾乎週週說小玉米沒進步,職能老師要「立即見效」,我卻蝸牛心態,只想如農夫般慢慢播種、收割,根本沒去想過立即見效之事。

昨夜,我回覆幾位網友的留言,帶著滿腹怨言,對外抱怨Alex的狀況外。Alex後來很有風度、耐性而體諒的告訴我,我誤會他了,他並沒有強迫我一定要帶小玉米上職能課;甚至,他前幾天聽到職能老師又說小玉米沒進步,Alex說:「她根本忘了小玉米上週的樣子吧!」而我還幫職能老師說話,認為她應該沒有忘記。

或許我在這幾次的交集、衝擊中,被情緒弄昏頭而不自知。加上Alex講話方式常讓我摸不著頭緒,才導致一場誤會發生。我真是對不起Alex啊!

昨夜我們終於決定,把這門職能課停掉,不要再讓這些問題延續下去。停課,不代表我們排斥職能治療,而是針對不同孩子之不同需求考量,而做的最後決定。實際上,這門職能課很好玩,小玉米曾在這門課中,快樂的學會玩的技巧,在遊戲中獲得成長與進步(可惜老師看不到他的進步)。我們仍會延續這位老師教我們的部份技巧,繼續教小玉米快樂的玩。

但是,小玉米在我眼中,一直是創造性強的孩子。如果這門課無法保留小玉米的創造力,我想,不用勉強上下去,搞到大人小孩都不快樂。或許,在未來,會因為我這些莫名其妙的堅持,造成小玉米在其它地方,會有環境衝突等問題。但人生本來就是長途旅行,我們若不能保留最真的自我,要如何在這旅行中,面對其它環境帶來的衝擊與挑戰呢?

實際上,小玉米在幼稚園、音樂治療裡,一直以快速的速度在進步著。現在的小玉米,帶給我們的驚喜是:

1.會語言的接龍:有天,Alex唱:「ABCD」,小玉米:「EFG」,Alex:「HIJK」,小玉米:「LMOP」,二人如此接龍,合力唱完ABC Song(其它還有"小星星"等十幾首歌能如此接力唱)。還有一次,小玉米唸1,我唸2,如此接力,二人一口氣唸到一百;還有次,小玉米突然唸「10,20,30,40,50,60,70,80,90」然後是「10」,我差點笑死,叫他唸100(他早就會100,只是還不清楚100的位置。),小玉米又開始「100,200,300,400,500,600,700,800,900」,然後又是「10」。  (後來還唸了千位數,只是到了進位時,又會出搥。)

2.出現語言上的舉一反三:我說:「今天我們去醫院....」小玉米:「一院二院三院四院......(一口氣唸到十幾院)」。 Alex指著書說:「你看,這裡有(二隻)小丑」小玉米:「大丑、小丑」

3.很愛講一堆令人聽不懂的話,問爸媽或老師:「好不好?」(這這這叫我們怎麼回答?)

4.我們和小玉米講話,大家正在大笑時,小玉米說:「不-好-笑!」(幼稚園老師說,是跟同學學的,但他講這句話看起來更好笑。)

5.幼稚園老師要親師交談,得趁小玉米收書包、聽不到我們對話時,趕快把小玉米不好的地方講完。待小玉米穿好鞋子、背書包步出幼稚園門口,老師已經在講小玉米的優良事蹟了。(若被小玉米聽到我們在講他不好的話,他可是會生氣、鬧脾氣的。聽懂人話也是有缺點的。)-_-;

6.突然能小提一點在校發生的事。前天洗澡時,我問小玉米:「今天你們在學校做什麼糖果(老師跟我說有DIY做糖果)?」小玉米說:「巧克力!」然後開始用手在空中筆劃做巧克力的流程,弄的我一頭霧水,還以為他又進入他的幻想世界了。後來我在聯絡簿問老師是否有做巧克力,老師回答:「有啊!」然後小提小玉米做巧克力的事。哇!原來他又有突破啊!(本來他可是沒有「分享式語言」呢!)

細數不完的進步,讓身為父母的我們,以及幼稚園老師和音樂老師,都為這改變感到高興。怎能說他沒有進步?為了這語言上的進步,我有如存錢筒,努力一點一滴記錄與儲蓄小玉米的那一點改變,只希望有天,他能告訴我,他那神祕小腦袋在想什麼?這樣慢慢成長,不是很好嗎?



-------------------------------------------------


本文寫完後五個月,我們沒有停課,而是「小玉米好喜歡職能課」!!


    全站熱搜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