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過冬
安安躲在我的毛衣及毛毯裡。

可樂和小芸在烘乾機上取暖
左-可樂,右-小芸。別看這二隻貓坐的端正,其實他們坐的洗衣機,正執行烘乾功能,整台機器當時暖烘烘的,二隻貓小姐聰明的很,坐在那裡暖屁屁呢!

安安吃飯
冬天我為貓兒加菜,開了貓罐頭給貓吃。安安吃飯時,難免會有小玉米在一旁騷擾,讓安安吃飯過程充滿壓力感。

肥安安
肥安安的正坐(胖到前腳都開開的)

小芸正坐
小芸正坐(雖然變胖了,但前腳都有合併喔!)

小芸睡在遊戲床的大狗娃娃上
天氣再冷,小芸也能睡在遊戲床裡的大狗娃娃上。(此遊戲床早就不具遊戲功能,被我塞了一堆東西。)

安安和可樂擠毛毯
再冷,可樂和安安也要同擠一床被。

可能我睡相太差,老是在被子裡腳亂踢,本來和我同床而眠的貓兒們,早就受夠我了,都不願和我們同房,每天改窩其它房間或客廳裡的毛毯衣物上。感謝他們的大恩大德,我們三位人類(我、老公、小玉米)終能免於夜夜被貓壓床的擁擠感。

總有人問,我這個人如此潔癖,怎麼會養貓呢?

Alex問我,貓上廁所用過貓砂都不洗手就能上床,為何他清過貓砂就得用清潔劑徹底洗手呢?為何我就不嫌貓髒呢?

坦白說,這種事沒什麼道理。我潛意識把貓當成乾淨物,就沒問題啦!哈哈!!






    全站熱搜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