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一月Alex公司舉辦尾牙在「杉林松境渡假村」,讓(背房貸)窮到很久沒出去度假的我們一家三口,難得到苗栗南庄透透氣。本來想寫遊記,但實在沒什麼好寫,反正要看風景,連去渡假村網站就看的到了(而且風景照拍的比我好多了)。但有一件事,讓我小小得意一陣,又失意一陣。這件事擺到二月中才有空寫寫,想想都是一個月前的事了,感觸淡了,寫來平實多了。
竹雕(2009.1)
上圖是我第一次竹雕所繪的圖之一。

竹雕(2009.1) 
同上,是竹桶的另一面圖,比貓圖更早畫,但我不是很滿意,嫌刻的力道太深。

竹雕(2009.1)
Alex有幫忙燒烤竹桶,但我繪的竹雕,渡假村老闆(圖中穿灰色上衣、藍色褲子,也在忙烤竹桶的人。)怕Alex烤壞了,不給他處理。我算是幸運,是在場眾多員工及家屬中,唯一被老闆親自處理後置的作品。

竹雕(2009.1) 
Alex小心的幫我的竹雕磨掉一些黑黑的地方,小玉米很好奇的一旁觀看。。

這是我第一次接觸竹雕,坦白說,當我拿到工具前,我不是很有把握做的好,也沒有靈感畫任何東西。但是當我握著工具,刻著幾個字時,我開始嫌字單調乏味,於是開始在字的附近構圖,靈感才一一浮現。我將我擅長畫的貓圖畫進去,工具是電動的,一開始不好掌控,但畫貓圖時已有九成把握能控制它,所以越畫越順。

在我逐漸掌握到要訣時,我背後傳出好多聲音,人群開始騷動。本來我聽到有一個聲音在稱讚某人的作品,但那聲音到我身後就變了,「哇啦啦」的更大聲。我畫完二隻貓,被人群吵的無法完全專注,只能往身後瞧,哇!怎麼有一大堆人擠在我旁邊,講個不停呢?

後來,竹雕的老闆見到我的作品,形容「沒看過有人這麼繪圖」(我猜想老闆可能看過的作品少?),當場宣佈我是現場眾位的第一名。我心想,大家同是外行人,我是外行人中的第一名,合理啦!

當場我又聽到耳熟的讚美:「Alex的老婆有藝術天份!」,又或者問我:「你在家常畫嗎?」(沒有,我根本沒空也沒恒心畫圖。)、「你有學過嗎?」(沒有,我從小就想學畫,但永遠都沒機會。)

當我獲得眾人讚美時,我是得意而害羞的(這是真的,現實的我不太擅長處理這種感覺);但當我聽到那些耳熟的讚美,我又想起過去求學時代曾有過的一樣的形容詞,卻總是無法達成夢想,這一切終成失落。

我總是活在矛盾之中:想畫卻畫不成、不想寫卻寫不停的處境,無人了解。文字從來不是我的夢想,但它已成為我的目標;繪畫是我的夢想,但它一直是夢。




P.S.本文只是抒發當時心情用,事實上,我沒放棄過這個夢想,只是還想要更明確自己「想畫」的是「設計」還是「美術」?並不想如一般人以為的,去畫室畫畫圖就算了。希望不會有人以為,我太悲觀什麼的啦!而且也要等我有錢有時間啊!目前真的太窮了,全投資在兒子和房子上了。


    全站熱搜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