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y8m)
光在背,影在前。

我從沒想過,我會和一個不到二歲多的小女孩聊二個多小時,話題全繞在「聲音」與「光」上面。真要說我有想過這回事,那也是跟小玉米談這話題。可惜的是,小玉米三歲多,縱始有多項才能,卻從未跟我聊這些事。感慨雖感慨,但見到如此年幼聰慧的孩子,我仍是心喜萬分。儘管她是別人的孩子,我卻因這次的聊天,而有了「疲倦又快樂」的體驗。

為保護對方隱私,在此,我叫她「Y」。

早在n個月前,Y就是個「為什麼」寶寶,每天都有問不完的為什麼,問到我和她的家人、照顧者無奈,據她的父親說:「有時會被她問倒。」但Y的眾多問題中,有幾個問題已有固定模式及標準答案,讓我體會到週圍人難以招架及疲於應付的態度,只好都用標準答案回覆她。結果,Y的「為什麼」、得到的答案,問了n個月都沒有其它變化,已成常模。

其實今天我也是有點厭煩啦!今天Y特地窩到我身邊,問我:「阿姨,為什麼今天沒有太陽?」喔!天啊!又是這問題,不是早就有答案了嘛!我反問:「為什麼沒有太陽?」Y:「因為有烏雲。」我點點頭,懶得再回她話。

Y想了想,又說:「阿姨,為什麼烏雲是黑的?」我的心裡已很不耐煩,但我冷靜的反問:「誰說烏雲是黑的?」我手指著天空的雲(今天的新竹天氣是晴時多雲,談話時太陽還未出來。),說:「你看!不是有白色、藍色、灰色嗎?」說時,我一則有點沒耐心,二則我因她的問題千篇一律,開始想反駁她不知哪聽來的標準答案,而很故意的丟別的問題,要她思考。

重點來了,這孩子真的在我面前思考了!眼睛又圓又漂亮的Y,靜靜的想了一會,又說:「有烏雲就會下雨。」我說:「誰說有烏雲就會下雨?現在有烏雲就沒下雨啊?」

就因我的雞婆,開始了我馬拉松之二個多小時的相關話題。某方面來說,我是找罪受呢!

一、
Y問:「為什麼沒有太陽?」然後自己回答:「因為被烏雲遮住了。」Y又問:「有烏雲就會下雨,下雨就會打雷。阿姨,為什麼會打雷?」
我:「下小雨不會打雷,要下很大的雨才會打雷。」
Y還是不死心又追問:「為什麼會打雷?」
我心裡OS:吼!是不滿意我的答案是嗎?我說:「要很多很多的雲才會打雷,一點點烏雲不會打雷。你看,現在只有一點點烏雲,沒有打雷啊!」
Y認真聽了,想了想,複述一遍我的話,還是不明白:「為什麼很多雲才會打雷?」
我說:「因為雲裡面會放電,然後往地上打閃電啊!」
Y:「那會不會打到腳?」
我:「那你要小心一點,躲遠一點。」(後來怕引起這位超級敏感小姑娘的害怕,我補述:很少人被雷打到,你只要小心就沒事了。)

二、

我們一起聽音響裡的音樂,Y說:「阿姨,音樂太大聲了,可以小聲點嗎?」
我:「你可以自己去關小聲點。」
Y:「為什麼會那麼大聲?」
我:「你要仔細聽啊!這音樂裡有不同的聲音,才會變成好聽的音樂!你有聽到嗎?有三種聲音!」
Y想了想說:「還是太大聲了。」
我只好又說:「你可以自己去關小聲點。」
Y還是不想動,又問:「為什麼那麼大聲?」
我:「要大聲一點,才聽的出,有不同的聲音啊!太小聲,我們聽不清楚;太大聲,我們會覺得太吵。」
後來我們一起吃中餐,邊吃邊繼續聊這話題。
我:「你聽,我們在這裡(餐廳),聲音(音響在客廳)變小聲了吧!」
Y好高興的發現聲音不同了。
後來帶Y去上廁所,我告訴坐在馬桶上的Y:「你聽,現在聲音聽不清楚了。」
Y問:「為什麼聲音變小了?」
我:「因為距離越遠,聲音越小啊!」
Y還是不明白的問:「為什麼距離越遠,聲音越小?」
我張開手,代表聲音的形狀:「你靠近音響時,聲音這麼大。」我再縮小手的形狀說:「現在我們在廁所,距離遠了,聲音就變小了。」
後來Y把我的話背下來了。(真擔心我教錯了,誤人子弟。)

三、

吃飯的時候,我們的位置剛好看的到另一間光線較暗的廁所,我趁機告訴Y:「你看,(餐桌)燈在我們旁邊,所以我們是亮的。但燈進不去廁所,所以廁所黑黑的。」
Y問:「為什麼光進不去?」
我:「因為光不會轉彎。」我補述:「你想想,你在廁所可以聽到音樂的聲音,但你看不到這個燈的光。」
Y突然變的很靜,而且整個人側向椅子的另一邊,我覺得很奇怪,問她:「你怎麼了?」
Y:「我怕廁所黑黑的。」
我讓Y背向廁所,Y就恢復原狀,問我:「廁所黑黑的怎麼辦?」我只好說:「開燈就好了啊!」
Y得到答案,心滿意足了,接著跟我邊玩邊研究影子和燈光的遊戲。

事後,我打電話問Alex關於光的問題,Alex說光是會折射的。我想我教錯Y了,但仔細想想,我要如何對一個二歲孩子,描述「為什麼在廁所聽的到音響的音樂,卻看不到餐桌燈?」

四、

飯後,Y繼續黏著我,問:「阿姨,為什麼晚上烏雲是黑的?」
我:「晚上不是只有烏雲啊!跟白天一樣,晚上有很多雲,也有很少雲的時候。」
Y又不死心的問:「為什麼晚上烏雲黑黑的?」
我想,又是「光」的問題!為避免她繼續問重複性問題,我開始跟她描述太陽的事。
我:「白天只要有太陽,雲就是亮的;晚上太陽睡覺了,沒有陽光,烏雲就變黑了。」
Y問:「那月亮呢?」
我:「月亮不會發光,月亮要靠太陽才會有光,所以不夠亮。」
Y看了看天空,手指著雲說:「雲破了一個大洞,太陽出來了!」
我:「對啊!你看,不止雲啊!連房子、樹都變亮了!黑黑的變少了吧!」我補述:「只有太陽會發光,其它東西不會發光,所以太陽不在,雲才會變黑喔!」
接著我指著窗外的對面山頭說:「如果有人晚上在那裡拿手電筒,我們在這裡看的到;但有人在那裡大吼大叫,我們聽不見。」
Y問為什麼,我說:「因為光跑的比聲音快啊!」

(中略一些對話.....)

Y:「那太陽的光呢?」
我:「太陽很熱,一直發光,所以他的光可以到我們這裡,也可以碰到風。」
Y:「那(地球的)風去過太陽的家嗎?」
我:「......這個......我們這裡的風從未到過太陽那裡,我不知道會怎樣。你可以問你的爸爸媽媽。」(答不出來就推問題給別人 XD )
Y:「如果去摸太陽會怎樣?」
我:「會被燒掉。」Y問為什麼,我說:「因為太陽是顆大火球,太燙了,所有東西都沒辦法去他的家。」
Y問:「可以摸月亮嗎?」我說:「可以,月亮冷冷的,不會燙。」
Y:「可以去月亮嗎?」我:「可以,坐太空船去就可以了。」
Y:「可以去太陽的家嗎?」我(心裡又想,她可能還是不了解太陽):「不可以,會被燒掉。」
Y又問為什麼,我重複解釋太陽如何高溫如何可怕,甚至拿出伊索寓言的一則故事「北風和太陽」,解釋太陽的威利(因為太陽光距離遠所以很溫暖),Y還是不明白。
最後Y看了自己懷中的心愛兔子布偶問:「兔兔去太陽的家會怎樣?」
我:「會被燒掉。」
事後想想,或許這是Y用自己的方式,來理解真實的太陽吧!只是Alex聽我轉述Y的問題,他說:「讓她知道兔子去太陽那裡會如何,會不會太殘忍呢?」我這時才想到這回事,我說:「來不及啦!我都說了啦!」




我和Alex聊到這件趣事,Alex說:「這樣問問題很好,這孩子長大後一定很聰明。」同時很感概的說:「我更希望小玉米這樣問我呢!」我曉得他這個爸爸,現在是滿腹經論無用武之地,安慰他之餘,也告訴他,這樣跟別人的孩子聊天,是難得的經驗,或許哪天就派上用場了。

其實在聊天的過程,我想起很久以前撰寫的太空計畫室之閃電往天空發射的專題(怕混淆孩子只能講往地面發射的落雷),也想起以前幫一位葉姓科幻教授做事時,曾簡略看過他翻譯及序文的「光的故事」一書(沒仔細讀,因為我太混了);同時又想起很久以前,因為曾跑科學新聞報導,當時對科學尚有一些興趣,回家後都和Alex熱絡討論光和聲音的問題,所以從Alex身上學到一些基本的相關知識(憑我的記憶力,有80%的錯誤率),可惜生了孩子後,我早厭棄科學領域的知識了。

從沒想過,過去的經歷,如今能轉換成另一形式,與孩子聊天時,就能派上用場。這聊天過程其實有點沉悶無聊,沒什麼歡樂的笑話可言,完全是孩子式的討論研究;而且旁邊有別的孩子和大人的嘻鬧歡笑聲,相較之下,我這兒真的是沒什麼特別有趣的事。很難得遇到Y,居然對這些話題充滿興趣,完全的投入而不厭其煩的問,讓我聊天過程,從厭煩之初,到有趣結束。

我真心希望這孩子,能繼續保有這好奇心,用自己的觀點去探索世界。

    全站熱搜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