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很質疑性,卻也是我近期最大的疑惑。--
幾種心態如下:

1.不知為何要上治療課,老師也沒說清楚為什麼要上,有的上就上吧!

2.有病治病,沒病強身。

3.要相信老師,老師沒說停課,就繼續上下去吧!

4.教育自己孩子和特殊兒童相處,或協助能力較弱的孩子成長,順便提升較弱的能力。

上述心情,如果剛好也是你家上治療課的狀況,那真是太巧了,跟我家一樣呢!自從上了XX治療課後(熟友知道是什麼課就別講明吧!以免給那一領域專科貼了不好的標籤。),我認識了團體課中的其中一位表達能力正常(能描述過去經歷過的事之細節)、注意力良好的女同學的媽媽,我們彼此小心詢問為何來上這堂治療課,我說:「我們家可能被誤診是自閉症。」那位媽媽則說:「當初是因注意力問題來上課,現在則不知為何要上。我們想,反正有的上就上吧!」

但接下來,治療課中的其中一位注意力及表達能力最差的男孩子跟不上團體課進度,上面我說的能力最強的女同學說:「老師,為什麼他不會?」小玉米則在一旁大叫:「他不會啦!」或「他不知道啦!」然後哈哈哈的大笑。(我OS:你是小白嗎?)課後,老師告訴這位表現最差的男孩的家長:「你的孩子可能不適合這個團體喔!」

問題來了!

1.美名治療課,四個孩子中,三個孩子都只是小毛病,最需要扶持的孩子卻被質疑不適合上課,我想反問:「這是治療什麼東西?」

2.若每個特殊兒童接受治療後,都有立干見影的效果,找你幹嘛??

3.孩子注意力不好才要找你治療,注意力不好你怪家長,找你幹嘛?(那個孩子聽覺注意力差,回應慢好幾拍,課程跟不上進度,又容易分心;但家長一直很努力,明顯不是家長的問題。)

4.如果上課都找能力好的孩子,叫什麼治療師?

上述很直接了當又不禮貌的問題,我當然沒當面質疑老師,畢竟老師有在認真上課,並沒有偷懶或對小孩不好,應有的尊師重道還是要有啦!只是,課後隔天,我打電話給那位(能力最差的男生)家長,那位媽媽在電話忍不住大哭:「難道要怪我家有特殊兒童嗎?

我和她在電話聊很久,我花很久時間安慰她,但我唯一最記得的,就是她的這句話。這是一位積極又努力母親,最沉痛的心聲,讓我內心震撼不已,久久不能忘懷。

反觀我家小白目(小玉米啦!),從最初上XX課,學什麼會什麼,反應一次比一次快,每次都有明顯進步。上XX團體課後,在團體遊戲中,有幾個遊戲就明顯超越同儕(如個人排列數字或合作玩黏土,當別人不會做或慢慢做或分心雲遊四海時,小玉米早就完成任務,坐在一旁啦啦啦的吵人。)。小玉米個性討喜,主動跟同學們說:「我喜歡你!」同學們馬上只喜歡他,並排斥與能力最差的同學接觸。小玉米還常常帶頭跟同學一起「啦啦啦~」「來來來~」的吵,害正在遊戲任務中的小朋友分心,搞到老師好氣又好笑。就算小玉米聽的理解力還有待加強,但他模仿能力又強又快,克服挫折的能力強,馬上教馬上會,什麼都跟的上,所以XX老師喜歡小玉米,小玉米也喜歡老師。

套晨曦的某位專家所言:「教小玉米的XX老師,一定很有成就感吧!」

歡樂之後,我不禁反問自己:「那幹嘛還要上課?」實際上,這疑慮,早在去年就有,只是老公不聽就算了,還當我在逃避上課責任,我只好認命,認真帶孩子上治療課。反正孩子開心就好吧!

就在我輕忽的心態背後,特殊兒童的媽媽正在掉淚;在我享受現成資源的同時,還有許多比小玉米更嚴重的孩子們,得等上半年或一年,才能上這位名師的課。

昨天,終於連幼稚園園長都開口了,她質疑的問:「為什麼小玉米還要上XX課?現在上課是要加強什麼?社會性互動嗎?可是他在幼稚園就很OK啊!只要在遊戲中加入一些東西,他馬上就跟上了啊!」我聽了這麼直接了當的質疑,不但不生氣,還有「總算遇知音」的心情,差點感動落淚啊!(形容而已啦!

小玉米的幼稚園是晨曦發展中心的許麗娟組長介紹的,這位園長是非常專業的教育家,和仁愛基金會(晨曦)已合作多年,去過教育大學演講,教育大學的師生也常拜訪該家幼稚園,去年"又"得積優教師獎,常主動要家長「不可以送禮」,不時發訊息主動教育家長,所以這位園長講的話,絕對不是隨便說說。除了我之外,幼稚園老師是接觸小玉米最久的人了,他們最清楚小玉米的優缺點,也曉得小玉米需要什麼、又不需要什麼。

這次有個專家開金口,真是讓我恢復信心,勇氣百倍。當天我就去拜訪晨曦的許組長,許組長稍微測試了小玉米一會,也和園長做了一樣的判斷。我試著將XX老師發現小玉米的缺點告訴許組長,我說:「小玉米到現在還不太會描述幼稚園的事。」許組長說:「我大班的兒子也這樣啊!」 言下之意,就是請家長不要太大驚小怪孩子的弱勢,因為「每個孩子都有強的和弱的地方」。(原來大家都一樣啊!)

回頭跟老公報告此事,Alex只嗯了幾聲,說:「既然專家都這麼說了,那就停課吧!」同時還附加一句:「許組長講的,跟我想的一樣呢!」(吼!我講話像放X,別的女人講的話就聽喔!

所以這次停課的理由是:有課上是件好事,但那裡是醫院,不是才藝班!資源有限的情況下,一個孩子上一次課可卡位一年半載,相對就排擠到其它孩子的時間,久了就會害孩子們錯過黃金治療期。本來上課是好事,但罷佔醫療資源就是不應該,所以上治療課、用敷衍的心態上課,就變壞事了。

但這件事也給了我一個教訓,就是家長盲從名師、要求立即見效的結果,一位好老師,有可能會被家長訓練成「要求特殊兒有立干見影的成效」的治療師,家長這樣過度放大師權,導致親師溝通不良的惡果,最後受害的,仍就是孩子。

不論別的(和我家情況累同的)家長之心態、想法、作法如何,至少我們要做好自己,就這樣。

    全站熱搜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