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符號"狂"!
小玉米人生第一篇作文,他自己邊查字典邊一個一個字寫出來,完全自發性的文字。(6y4m) 
這個月,小玉米自發性寫了他的人生第一篇作文,每個字都是他自己查字典寫的,每句話都是他自己所想。我真佩服他的毅力,是我,早就放棄了。

看到小玉米,我深刻的體會到,所謂的文字符號"狂"(不是"迷"了),就是不論哪國文字,反正只要是符號,他全都會啃下去。對照二歲~五歲時瘋英文,不論自學或去幼稚園學些皮毛,都可以帶來令人不解又誇張的結果,令週圍人驚奇連連。那麼,上了小學一年級半學期後,總算進入中文課程,才不到一週時間,小玉米就自發性挑戰那些難字,甚至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讓我狂喜狂憂。

我真的以他自學中文而自豪,甚至驕傲。可是,我也為他極度追求完美而不放棄的態度,搞到近乎崩潰。

有一次,小玉米愛講話,聽寫小考時大嘴巴把答案說出來,老師為處罰他,罰他聽寫零分。我望著"只錯二三題"的聽寫本,哭笑不得。接著,小玉米忙著寫聽寫的罰寫,全部都要罰寫一行,寫錯的題目更要罰寫二行。我仔細看老師考的題目,居然有「爬樓梯」、「變成」...等難寫字,我驚呼「小一怎麼會考這麼難的字」??為了應付這項作業,我和小玉米奮戰到半夜十二點多,我簡直受不了而大捉狂,痛罵小玉米一頓,也決定隔天去問個清楚。

隔天放學時間,問小玉米的同學的家長,結果對方驚訝的說:「那些難寫字,沒有寫中文,只需寫注音啊!」同時又反問我:「小玉米會寫那些中文字了?」我也被嚇到了,直接搖頭否認(事發後一週,小玉米會寫的中文字,真的爆增了,但當時我搞不清狀況,先否認再說)。後來老師帶領學生到校門口放學,我趕緊上前問老師,老師聽了我們的大烏龍,平靜而溫柔的微笑,說:「玉米的標準比別人高。」

老師似乎樂觀其成,對於小玉米是全班唯一"全方面中文化"的行徑(包括抄寫聯絡簿、作業等),都很認真的批改他的中文作業。目前除了考試寫造句,有很多字還是得寫注音才行,其它時候,小玉米都堅持查字典。爸爸笑說,小玉米應該也是"查字典"高手吧!

放棄寫中文

只是,這樣的狂熱,遇到了瓶頸。小玉米拖延成性、遲到、不專心等行徑,讓他完全跟不上全班的生活步調。小玉米的小學一年級生活,幾乎沒有下課時間,下課就是訂正作業、抄寫聯絡簿的度過,甚至延誤到中午吃飯時間,搞到放學時間他還獨留教室吃便當。他在家拖延、邊寫功課邊玩,而我忙著家事及料理三餐、照顧小兒子,根本無法全程陪他寫功課,結果,一點點作業,小玉米可以寫到晚上十一二點。原因是,他對重複性作業沒有興趣,他只對有難度的中文、創意性高的作文及插圖塗色有興趣。

不是我讓他早學中文字,不是我害他對作業感到無趣,而這一些問題卻還是出現了,甚至演變成幾次拒寫作業,以及為了作業問題跟老母打架!

說我很自豪嗎?我悲喜交加著。而後,這一週,小玉米受不了這一連串的壓力(作業少也有壓力,實在是....),放棄寫中文了,全改用注音敷衍了事。我再也沒法因著他"努力學中文"而感到欣慰,那唯一能鼓舞著我們的優點消失了。接著,前天小玉米裝病,不寫功課,一直拖拖拖到晚餐飯後,我才確定他的身體應能寫功課,趕他去寫作業,他寫到半夜一點,我終於氣到罵人,質問他真的肚子痛嗎?小玉米才承認「只有一點點痛」。原來真的是裝病!我一氣之下,把我所有的怒氣對他發洩,連他放棄中文的事都罵進去。小玉米哭著跟我跪求原諒,我則說再也不原諒他了。

隔天,小玉米突然趕上所有學校步調,聯絡簿又恢復中文抄寫。同一天,我帶小玉米去看身心科醫生,得到了意外的結果,讓我對小玉米有著複雜的思緒。我晚上陪讀他功課,我鼓勵他追求中文,而非之前嫌他動作慢而一直罵他寫中文礙事,我感受到他的自信心回復了。翻閱他之前高度堅持的國語寫作本,上頭被老師蓋了三個”作業用心"章,可想而知老師多用心於鼓勵小玉米。

我比老師還不如,我被生活壓到喘不過氣來,見小玉米動作慢就事事都罵,間接打壓了他的興趣,抵毀了他的自信心。我的眼睛被我自己的心矇住多久了?我差點毀了這可貴的親子關係。

於是當天晚上,小玉米寫功課,我不再去管他寫到半夜十一或十二點了。只要他喜歡中文,他愛怎麼寫怎麼查字典導致功課進度拖慢都無所謂。我告訴他:「你現在寫的慢,等以後小朋友們開始只能全寫中文時,你將是寫字最快的小朋友。」我欣賞他的文字,告訴他哪些字「寫的比大人好看」,令他興奮不已。事實上,也因為他認真學寫中文,只要我陪他寫功課,二三頁的重複性中文寫字作業,他不到一小時就可以全寫完了,寫的又快又好。我總算能調整到,用鼓勵就能提高他的作業效率,而非對他永無止盡的處罰了。

我再也不要去思考他超進度造成的麻煩,以及超進度的無意義想法了。只要他喜歡學習,做什麼都無所謂。

身心科的意外之旅

前面鋪陳很長,因為那些全是因。我深刻的體會到親子衝突日益加劇,我害怕有天我會失去這個孩子,就如我與原生家庭的斷裂一樣。我決定再次帶小玉米去看身心科,請求醫師給予建議。於是,我上週預約,昨天去看診了。

進入診間,醫生先與小玉米交談,問了些問題,後面才轉而問我詳情。我將我對小玉米從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覺前事事拖延的事,以及他的功課是狀況連連,還有他有嚴重的咬手咬筆及咬任何他拿的到的任何東西的毛病,與老師描述他在校狀況,一五一十的全告訴醫生。我甚至跟醫生強調他的注意力有多差,我還一度懷疑,我的說詞,是否會誤導醫生往注意力缺失症去思考?

結果,醫生卻給了我意外的答案:「我認為小玉米不是注意力問題,也絕對不是過動,更不是妥瑞氏症(之前小玉米被老師如此懷疑),他到現在還是”高功能自閉症”,他的自閉症沒有消失。」我傻住,沒想到是這個答案!

所有的問題,其實全圍繞著「自閉症」這個核心,而非我以為的注意力問題。所以,小玉米的注意力沒有問題,也沒有過動,我該高興才是吧!

只是,那一刻,我並不是很能接受這個答案。我的理由很簡單,小玉米的功能太強了,近乎正常孩子!他活潑外向,感情豐富,擅交朋友,說他是自閉症,連我自己都半信半疑了,更何況是學校老師?

但是當下,我馬上了解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像小玉米這類看似正常、其實有障礙的孩子,他的障礙將不易被週遭人同理,他將受到嚴酷的指責與否定,如此痛苦的成長。這是很諷刺的事,明顯的殘障,因為看的到,大家都會同情你。看不見的障礙,大家當你裝孝維,就會指責連連,連帶不同情不認同。而這點,也正是我的童年寫照。我長大後,成為母親,兒子步上我的後塵,我卻沒同理他的狀況。學校老師也在一知半解的狀況下,僅能用處罰的方式來教育他。一切的惡性循環,從開學至今,已持續將近四個月!

關於小玉米的事,爸爸看的很開,反而是我,一開始又陷入自責的情緒,怪自己的基因害了孩子受苦而流淚。不一回,我就提醒自己,很多毛病都能引起"類自閉症"的狀況,我不該這麼快就認同醫生的話,而是繼續我的追查原由的態度,想辦法抽絲剝繭找到問題的根源。不論是聽損、極重度過敏而引起的氣喘,全都能造成自閉症狀的發生。今天就算是權威跟我說,我兒子就是自閉症,沒有翻盤的餘地,我也會用我的方式,柔性而長久的對抗這樣的定案。

而我不能接受這個答案的理由很簡單:如果小玉米這樣就叫自閉症,那我不就也是自閉症患者?論社交,我童年的障礙比他還大咧!論語緩,我可比他更淒慘(我沒有早識字能力)。我自己都不認為是自閉症患者了,兒子又怎麼可能是?

我不怕自閉症,認識它快要四年了,又有何懼?兒子的特質與問題跟我大多相似,我就不可能輕易接受這個答案。但是該做的其它評估、治療,我還是會去做。只要對他有幫助,我的個人感受完全不重要。我也不會放棄去追尋真相。這段為時已久而漫長的偵探,彷彿是我的自我追尋與認同的過程,不知何時才到盡頭?

若最後,答案仍是自閉症呢?那我只能認了。或許現代自閉症評估是太新式了,所以範圍擴大到,連我們這類型人類,都可以算自閉?寫到這裡,還是覺得很扯。但是,我不得不承認,小玉米的堅持度比我高,但要依這點來決定自閉程度,還是怪怪的?總之,我不了解醫生的標準在哪,這讓我困惑一晚而難眠。






==================================


經過這些年,我的心智已被鍛鍊到,不需要太多讚美兒子的話,我只要真相,就夠了。沒有這般心智,被老師提點孩子的問題、被醫生直指問題核心,大概會有掉不完的眼淚、生不完的氣吧!

事實上,用理智去思考及迎戰這些場面,就會發現,老師好關心我的孩子,醫生很認真在看待我提出的問題。

在這裡奉勸天下父母,關愛子女,就不要怕聽到孩子的負面評價。場面話太多,對事情沒有助益。直接談明問題,與老師、醫師討論對策,才是根本之道。

還有,最重要的是,讓自己樂觀面對所有的狀況,才不會被"意外"給嚇到。隨時讓自己「自我感覺良好」,催眠自己「每件事都能克服」,相信自己有「永不放棄、堅持到底」的精神,這樣就夠應付所有狀況了吧!(我果然很會自我催眠,哈!)

與您分享之。



    全站熱搜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