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2010.10)  
思念總在分手後。

2012年3月12日晚上九點半,當我發現安安時,他已經身體冰冷略為僵硬的躺在地上,任由我用力搖晃他的身體、狂喊著他的名字,安安,就是不會醒了。他那明亮澄澈的大眼,就此闔上,不再相見。

小玉米哭了,小好米不知所措,結果,媽媽哭的最大聲,二個孩子反倒還得努力安撫媽媽的情緒。

其實我不明白,我以為生了孩子後,為了家庭運作順暢而每日辛苦,我已經跟貓漸行漸遠了。我幾乎沒什麼時間摸摸他們、陪他們玩了。甚至,當小玉米被醫生宣判貓毛及麈瞞極重度過敏,我就更加不敢太常靠近貓,就怕太多貓毛上身,惹小玉米氣喘發作。

話雖如此,大哭一場後,我心想,我確實值得為安安難過,也值得哀傷痛哭。我為了不委屈三隻老貓,儘管家裡經濟壓力大,我聽從朋友的建議,每日開貓罐給他們吃(還好老公唸沒幾次就沒再唸了);怕他們待隔離的貓房間會不舒服,天天都努力打掃他們的居所,努力舒適他們的環境;怕孩子和貓沒有相處機會,還是盡可能的讓貓想出來時就出來。而其中安安和孩子們的感情最好,最像朋友。

在每日龐大的生活壓力下,我自問自己是否盡力了?我的答案是肯定的,我不是與貓漸行漸遠,而是盡量在現實壓力下,盡可能的愛貓、照顧貓。我根本是投入感情而不自知,還錯以為孩子會比我更難過。

最大的遺憾是,3月12日四五點我就到家了,居然沒注意到,沒有安安不時的貓叫聲,只顧忙著家務,接著又全心投入小孩的龐大作業中,然後是晚餐的準備及料理工作.....。九點半我才發現不對勁,一切就來不及了。

一想到安安在最需要我的時刻,我卻忙著陪兒子寫那成堆的國小作業,除了懊惱、後悔外,內心還有著無法言喻的憤慨!

20060807-1.jpg          P1010538.jpg
小玉米一歲和安安窩在準備搬家的箱子裡。        小玉米約五歲時,一時開心抱著安安要求拍照。

P1010220.jpg P1011973   
小好米不到一歲,和安安在床上玩。                  一歲多的小好米,和安安一起玩起(哥哥自製的)吊魚工具。

安安對人是脾氣好又耐性好,對貓卻是一付貓老大姿態。所以,安安和小玉米、小好米的關係良好,尤其和僅二歲的小好米,我從沒想過,他能和安安發展出極良好的互動模式,貓和小朋友在整個家裡跑來跑去,彷彿貓化身成狗般。

發生如此意外,雖然二個孩子都很懂事的安慰媽媽,但在忙碌的作業壓力下,小玉米忙到沒時間空閒下來,只得邊寫作業邊流淚,那天功課寫到半夜一點才趕緊就寢。隔天,我給小玉米請事假,當成我們家的喪假,全家送安安到愛的寵物天堂(動物火化場),回到家後,小玉米仍就是邊忙作業邊哭,看的我的心都碎了。

才二歲三個月的弟弟小好米,則是在安安離開後,彷彿懂事般,不再家裡到處找安安。他每天露出樂天可愛的笑容,很自然把焦點轉移到摸的到的小芸貓身上(樂樂怕小孩反而摸不到),但在事故後第五天,我們母子三人在洗澡時,小好米突然問我:「媽媽,安安去世了嗎?」我無奈一笑望著哥哥,哥哥幫我回答:「安安已經去世了啦!」

安安零歲,樂樂一歲照(2003) 
安安第一天到我家,樂樂就和安安抱著一起睡了。

樂樂是安安帶大的(安安零歲,樂樂一歲) 
一起看窗外。(安安零歲,樂樂一歲)

(安安零歲,樂樂一歲)  
安安是樂樂帶大的(安安零歲,樂樂一歲)

(2005.12) 
樂安約三歲(2005.12)

P1010956 
安安和樂樂總是緊緊依偎在一起。(安安、樂樂八歲時照)

如果貓也有人類的思念與感情,那我想,最傷心的,莫過於樂樂了。安安離開的第一天,樂樂顯得焦躁不安,晚上一直想找人,之後幾天便慢慢情緒安穩了。

我看不出貓的傷心與否,只能加強對小芸、樂樂的關注。本來朋友提醒我每小時都要去貓房間看看貓,我心裡則自我懷疑是否有那閒情。事實證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我變得神經質而常去看貓門,才沒幾天孩子們一聽房間內有貓叫聲或抓門聲就趕快去開房門。

小芸則有取代安安地位的趨勢,本來安安和小好米的互動最多,只要安安在,小芸只能退到一邊去。現在每天小芸會找小好米,小好米一回家第一件事也是去摸摸小芸。我預測我家貓老大大概會換成較兇悍的小芸吧!一切尚屬未知。

只能嘆息,安安在時,樂樂受到安安太多的保護和照顧,小好米和安安相處我才能放心而不擔心孩子受傷害。不到一週時間,感覺損失好大。

朋友為我做的安安紀念照(2012.3)  

朋友為我做的安安紀念照(2012.3) 
小玉米的好友母親為我做的安安紀念照,希望我留下美好回憶。

整理安安的相片,他的童年期真的很幸福,奶爸壽司及可樂姐姐的相伴,然後他就直接在我家當貓老大......。(見 安安貓故事)我想我唯一遺憾是,沒能在他最危急的時候,發現他需要我。

約小玉米二歲時,我做的安安圖像 
大概在小玉米二歲,大概安安約五歲時,我用義大利捲心麵做的安安圖像。

最近想很多,跟朋友討論安安的死因,朋友猜測可能是嘔吐物塞住氣管,又或者是我們人類帶了傳染病給了貓;老公和我則猜想,或許新竹冬天冷熱交替太大而患心血管疾病(安安太胖又有血脂),但我們仍希望讓安安能保有完整的身體離開貓世,決定放棄解剖,就讓這個謎留在我們心中。

安安的離開,倒是讓樂樂、小芸吹了不少暖氣機。這件事告訴了我們,不要因為孩子而忽略了貓,好好照顧剩下的二隻貓吧!

超棒貓迪西 
當初買這本書時,邊讀邊哭,但尚未有真實感,總覺得是離我很遠的事。

最後,作者的一段話:「獻給所有離開我們升上天堂的愛貓」

每天望著空著的碗,不知所措;家裡母貓叫聲小而輕柔,少了公貓很大的貓叫聲,就是空虛了些。不知何時,我、老公、二個孩子和母貓們,才能完全適應新的轉變?

今天是安安正式火化的日子,而此篇文章,我從他安息的週一,斷斷續續、邊寫邊哭、哭完再寫、寫到冷靜而不再流淚、卻又偶爾思念到掉淚,如此反覆。火化的時候,為免孩子們接受不了安安被火紋身的事實(對小玉米而言,安安只是被送去”天堂”了),我們決定,由爸爸去送安安最後一程,我則在家陪孩子們。

本來我和爸爸爭著誰要去火化場,後來我想了想,爸爸對安安也有感情,讓他和安安好好道別吧!就不跟他爭了。我和孩子們在家做個簡單的追思儀式,因為我們也有”超棒貓安安”。

每天我們還是歡笑,卻希望著,勿忘安安,就讓他活在我們心目中,成為獨一無二的存在。






    全站熱搜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