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sin Chu elementary school一隅(2012.11)
陪小好米在哥哥新轉學的小學散步,意外在矮牆上發現不知名的學生作品。(與文無關圖)


接下來要講的是校園霸凌事件,幸運的事,事情被小玉米巧妙的解決了。本來我僅私下和友人們聊聊就算了,沒想過兒子能在此事中起作用。既然兒子有如此大的進步,我當然要給他來個大書特書才是!

=======================================
前天,我寫下標題「永遠不要認為自己的小孩只有被霸凌的角色」,激動的寫了以下文字:
=======================================

今天放學,我親眼目睹一件霸凌事件發生了。原本上週搶小玉米的遊戲王卡及揍了他就跑的無影無蹤的A同學,今天被小玉米的三大好友、二三個不認識的男生群追(小玉米沒有跟著起鬨,因為他忙著檢查書包)。一開始這些人就圍在我兒子旁邊,對A同學上週打我兒子的事,顯得憤憤不平。A同學跑掉,小玉米最要好的其中一位死黨,在追A同學之前,轉過頭來對我說:「我要拿我 的袋子(裡面裝了超多的遊戲王卡)打他!」接著人就跑了。我望著一群人遠去,僅留下我兒子不敢離開還在整理書包(他怕我怪他不檢查書包又忘記帶作業回家)。

我心裡升起一股不安,想起了這群男孩前陣子告訴我A同學偷死黨的遊戲王卡,然後他們大隊人馬全校瘋狂追逐A同學,甚至出動二位國中生才追到A同學的事。小男孩們講的太刺激了,讓我半信半疑,卻還是認真的將他們的話聽進去了。然後是上週小玉米跟A同學大打出手,A同學打了小玉米立刻逃跑,我看到此事,卻為了顧弟弟小好米,而不敢冒然前去追人。回家後我跟小玉米詳問A同學的事,小玉米說A同學會打其它女同學,以及A同學沒朋友,諸如此類的。

越想越不安,我帶著老二就去找那一群男孩們,果然見到失控的A同學在狂吼,然後小玉米的朋友們不斷的對A同學重提偷東西的事,甚至有人偷打他及嘲鬧他,逼得我破口大罵他們不要再刺激男同學。

是的,我還是硬著頭皮介入了,我要這些孩子不要再去重提他的錯,他現在沒有犯罪,重提於事無補。想也知道,這群小二生怎麼可能聽我的話呢? 然後A同學出現二三次大吼大叫,把手上的小提琴朝同學砸去(沒砸到),做勢要打人,卻不小心跌落地上,情緒崩潰的低吼著。我看不下去他如此狼狽,終於,我去扶他,要他不要難過,趕快離開這裡。(嘆)

我現在懂了,霸凌者是如何自我感覺良好又不懂事,他們有絕佳的理由制裁罪犯,所以我再怎麼說都沒人要聽。而後,小玉米忙完突然來找我,跟其它朋友一樣對我說這男同學有多壞,我氣的叫他「閉嘴」!

回家後,我不斷跟他分析當時的情形,以及告訴他這些情況轉換到大人世界「將會有什麼樣的法律制裁」!然後小玉米向我坦承,其實A同學今天和他一起發作業,他們二人合作做了一些事,小玉米覺得A同學是有優點的。但是小玉米告訴我:「我無法叫朋友們不那麼做。」我聽了嘆氣說:「A同學不就沒有改過自新的機會了嗎?」

之後,我寫e-mail給老師,將狀況一五一十的轉述過去,希望老師知道狀況,比我更有辦法化解這群孩子們的衝突。

=======================================

或許會有人認為,我這樣實在多此一舉,不關我事,「放手」讓這件事自由發展就算了吧!是啊!在當時,除了我這位家長在現場,其它家長呢?

那天,我忍不住寫下以下的文字:
永遠不要認為自己的小孩只有被霸凌的角色。今天總算見識到了,就算有一大群人在,霸凌事件一樣發生。家長們放手讓孩子們自由的玩,家長們安心的聚在一起聊天聊到爽,然後,沒人發現五六個孩子霸凌一個孩子,還當他們只是在遊戲。

放手是什麼? 放手之前,家長有沒有真正認識孩子們的世界? 還是忙著聊天比較重要,這樣陪孩子待遊戲場比較輕鬆? 有的家長的孩子明明易與人衝突還姍姍來遲,等他到現場,衝突早就結束也沒他的事了。

被霸凌者的家長呢? 只有天知道了。被霸凌者也曾幹過壞事,他同時身兼霸凌身份。

那一群霸凌者呢?他們是另一個被霸凌者及其友人的組合,為了義氣要主持正義。而這群人的家長呢?

結果,一大群的孩子在遊戲,一大群的家長在旁邊聊天,卻只有我一個人罵那些霸凌者,只有我一個人扶起情緒失控瘋狂尖叫摔東西的被霸凌者。只有二個家長前來關心,其它家長都死光了。


我討厭爛用「放手」的家長,這些家長,有絕大部分不會走進校園接孩子,他們在校門口或學校圍牆外叫孩子出來,等於不會看到孩子遊戲的機會;有的家長太晚到,有的家長忙著聊天,這些家長全都放心於孩子有伴玩,安心的享受美好的人際關係。可是,我曾跟著男孩子腳步,發現他們躲在竹林裡玩鐵絲! 我曾因男孩不小心打了別人而跟人道歉,問題是那是別人的兒子,他母親不在現場,結果道歉的人是我!到底有多少人像我這樣,直接走入孩子們的戰場,不只一次看到孩子們的紛爭?看到孩子們做的危險事?

我花時間和這群男孩打交道,我喜歡他們的純真,他們也喜歡我的存在。我知道我很麻煩,因為我不信家長口中「放手」那套。我告訴小玉米:「所謂自由,就是你能保護自己,同時你不會去傷害別人,你才能擁有自由。」所以,粗魯的小玉米曾被我限制自由,在要回"放學後在校園自由遊戲"的時候,格外珍惜"他自己的自由"。

我不信白痴放手那套,可是我天天看到家長們在白痴放手,而且他們永遠都不知道,他們心目中天真善良的孩子在霸凌別人。

=======================================

隔天,事情有了預料以外的發展。

隔天放學時,二個一樣知道此事的媽媽,突然問我:「他們怎麼和他(被欺負那位)在一起?」我看了看,嚇,六七個男孩們,居然全窩在一起玩遊戲卡,而且沒有任何人罵A同學是小偷。事件轉變太大,我後來問小玉米:「是老師說了什麼嗎?」小玉米說:「沒有啊,老師今天去開會,今天來上課的是代課老師。」我又問:「是其它同學做了什麼嗎?」小玉米說:「不是,是我去跟我的朋友們說,A也有其它優點,大家聽了覺得有道理,後來每個人都送A一張遊戲卡。」小玉米說:「我跟A說了,以後不可以再偷別人的卡。」(爸爸聽我說此事,居然不可思議的說「怎麼可能!」XD )

就在我無計可施之際,小玉米居然解決此事了!

小玉米本來也跟那群朋友一樣的想法,認為他們都有好理由去指責A同學。在我詢問下,才意外得知,本來我以為他忙著檢查書包沒空的那個時間,原來他根本沒檢查書包,而是在我背後觀看我及整件事。他看我介入整個過程,之後我回家又不斷跟他說明我對此事的觀點,然後他又看我寫信跟老師說此事,大概了解了事情的嚴重性了吧!當時我跟他說,他無法改變朋友們就算了(意思是這件事對他沒任何期待)。我想他的觀點就這樣被我扭轉了,然後很意外的,他居然嚐試去扭轉其他人的觀點,然後成功了。

小玉米笑著對我說:「這樣A就有機會"改過自新"了吧!」唉,我這兒子,是真懂娘的心,還是只是想討好為娘我呢?

這件事,讓我體會到,孩子確實看著爸媽的背影長大,來決定未來的人格及其發展。如果我從頭至尾都不介入此事,週圍沒人注意到霸凌事件發生,小玉米將不會改變和朋友們對付A的模式,他的思想或人格也不會有多大的改變。但是,很抱歉,小玉米的娘總是想很多,認為這是教育現場,不容錯過。有位同班家長說的不錯,「現在二年級還控制得住,等他們三四年級呢?」同儕之間的影響甚大,如果我們家長總是置身事外,小問題不知道,等累積到大問題發生了,其中某一個孩子受害了,再互相責怪嗎? 然後,我的孩子學到了什麼?

我沒辦法跟小孩去上學,我只能把握每一個我能看到的遊戲場合,花多點時間認識孩子的同儕,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最後再引導孩子實踐該有的想法。至於行為呢?其實大多時候,我只能預防,無法控制。我知道我不可能永不放手,但是在孩子學會控制衝動、獨立思考及保護自己之前,我還有很長遠的路要走吧!

放手,何其難啊!

最後,我又丟了一個問題給小玉米:「如果你像A同學一樣被那麼多人欺負,你該怎麼辦?」小玉米說:「我會跑到沒有人的地方躲起來。」嗯....可是躲到沒人的地方會讓人擔心說。 XD

為文至此,謹告誡眾家長們,聊天不要聊太爽,花多點時間了解你的孩子,校園危害會少一點,你的孩子會更安全一點。





全站熱搜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