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二個月,我的現實生活中,很難得又遇到這類型家長:「反正治療師沒叫我們不上課,我們就一直上到不能上為止。這個課對孩子來說只是玩玩遊戲嘛!」她的孩子狀況好、能力佳,人際關係優,早就不符合上課標準了,也被幾堂治療課的老師要求停課。但總是有些治療師是「你不喊停我就不會停課」,而家長湊巧是「你不喊停我就上到天荒地老!」。遇到這種狀況,只能讓其它有需要的特殊兒家長「無語問蒼天」嗎?

我並沒有當面否定這位家長的作法,因為我光是婉轉表達我的想法,就已經被判死刑了。

這位家長瘋狂上親職課、個人成長課、對小孩有幫助的課、演講....有的沒的,這是好事,我並未有所否定。然後,她也努力讓她的孩子上各式各樣的才藝課、活動課、治療課,全部排滿,直到小孩抗議,才小小稍微調整,當然我也沒意見,人家愛子心切,這也不算壞事。但是,當我聽到她總是把上課聽到的內容幾乎全數奉若圭臬,我忍不住講了一句:「不能都聽這位演講者的話。」好啦,這位講話速度像光速、完全不聽別人講話(她又很愛在人前強調她只能說無法聽)、每回都要我耗盡所有心思當傾聽者(只能聽幾乎沒什麼機會說,而且我一說她大多當機不太有反應)的人,開始把我的話扭曲掉,不斷強調小孩有困難本來就要幫助孩子、難道不要幫小孩之類的話。

嗯,我有哪一句說「上課不好了?」

我只不過向來就對台上講話的人意見很多,我自己聽覺專注力不好也不想折磨我自己所以我「讀多看少」,我不想受太多人影響而失去自我方向只想遵循晨曦發展中心的主任的意見,嗯,沒想到接下來成了她「以口舌之利直戳心臟」,直搗我要害。

我能說什麼?我向來都跟人說,不要看我在文字的世界裡,有如戰士般越戰越猛;現實世界中,我的口才不算完善,但我會努力改善已表達我的想法。所以,我錯了,我只不過說了句演講者的話不能聽,接下來對方就猛攻我太封閉太狹窄,只讀不參與之類有的沒的。最好玩的是,語畢,對方再補一句:「其實我大多也不會執行,我很懶.....」

嗯,所以,真的只有現實世界的人敢批評我這個做不好、那個做不好,看過我網誌、真正熟識我n年、我婆家的人,都沒人會對我提到那些「關鍵字」。

這讓我想起,好像是去年吧!某鄰居跟我說:「你又沒跟婆婆住,你哪有我辛苦啊!」接著再進攻:「你兒子只不過是氣喘,你看他現在這麼好,又沒有我兒子異位性皮膚炎辛苦。」這位鄰居不可能看過我的部落格,我也不期待她知道我的部落格在哪,我更不可能當個瘋婆子跟她當面起爭執,最後,我直接當她空氣,老死不相往來。

我們要否定一個人很容易,我們只要忽略對方過去多年以上的努力,然後再直接給他判死刑,這個人就可以直接去死了。

這又讓我想起2009年我在網路上遇到的一位自閉兒家長,聽說他現在跟我在這個圈子齊名(?)(可能我誤會了)或比我更知名(我是因為有人來我blog提,我才知此事,不然誰在乎這種事啊!我早就不混BBH了),但在2009年時,他一看到我「不上任何家長該上的課程」,馬上不屑我的離開。我想我一定是忘了這位自閉兒家長給我的教訓,現在於現實生活中,我妄想跟人說了句「不能都聽這位演講者的話。」後,企圖再強調我的想法:「演講者的話是適合他的孩子的狀況,不一定適合所有人! 而且盡信書不如無書,盡信人言不如不聽。我們一定要有自已的中心思想,面對這麼多狀況,才能處之泰然,行之得宜。」

這是我在早療圈"混"了四年多的心得,誠心的對"在特殊兒圈只混一年"的家長的話。可惜對方直接判我死刑,所以我就不對她做辯駁了。(實際上,後來對方只顧聊天不顧小孩,小孩出事我幫她擦屁股她也無所謂,小孩霸凌她完全狀況外,我立馬回送她死刑牌了。)

這件事提醒了我,我兒子現在狀況不是自閉但也仍未脫離特殊圈,我的言行對這圈子的人而言有多麼的叛經離道,我太特立獨行而無法容入哪一個團體,所以我還是繼續走我自己的路吧! 反正我兒子進步神速,我自己知道就好。在此也警告特殊兒家長,不要來這裡亂模仿,免得像我一樣,易被人誤會,常享受被排擠的快感。(煙~)




    全站熱搜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