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時光推移,我的先生因工作日漸繁忙而縮短了在家時間,我因為家務繁重及心理種種顧慮而減少了部落格的親子記錄與經營,老二也以飛快的速度在成長著。然而,不變的是,小玉米在校及在家生活問題不斷,我仍窮於應付他的問題。

這樣的狀況,演變到後來,就是爸爸終於搞不清楚兒子狀況,小一如此,小二更是如此。爸爸愛子心切,百忙之中還是來參與校方為兒子辦的個案會議,卻聽了一些胡說八道之外人的話,再反過來質疑媽媽的想法。爸爸還是愛著家人,他耐心而關懷的望著我,我卻幾乎快承受不住,因為他中途插手於孩子的事,偏又誤信了會議中主持人說的"那些話",而擔憂我無法為兒子做出正確的判斷。

我知道我們之間的感情很堅定,但每回只要扯上學校、老師和兒子,我們總是堅持己見、互不退讓。我怎麼說,他都不能理解;他怎麼進攻,都無法讓我分毫退讓。我想,如果個案會議讓我煩躁,只要有家人的支持,我也不至於一連數天而心思起伏不定。我感受到家裡對我的支持度不夠,之前為了小一要不要轉學之事而夫妻之間僵持不下的心情又回來了。

去年我選擇不寫出來,反正我可以找朋友們訴苦,請朋友給予意見,所以一切都咬牙撐過去了。今年我決定要寫,我該寫,我非寫不可!我發現我的部落格成了我最有力的"證據",證明我過去到現在的轉變,以及個人思維、觀念與決心。當我苦於口語反應差、無法立即辯駁的時候,部落格上過去的文字,證明了我此刻當下的決斷。甚至,我那工作高壓而記性變差的丈夫,他忘了我過去寫的、說的內容,但是我最新寫的內容,他會看、會思考、會給我意見。

如果過去我因孩子因素而選擇低調,現在我為了先生和孩子,更不得不寫了。

考驗來了,就正面迎戰吧!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個案會議,原本我並不想在這裡大作文章。實際上,我本著開放心態,我接納老師對兒子的批評,也接受老師的提意,為我兒子開個案會議。此舉等於要給我兒子重新貼上標籤,我仍就以我的作風「我的個人感受不重要!」,只要對兒子求學環境有利就行了。

從入小學開始,我兒子被戴過了三個名詞:妥瑞氏症、自閉症、亞斯伯格症。呵,我已經聽標籤聽到麻木了,不知還能再生個什麼名詞出來?

果不其然,個案會議的主持人(是一位大學特教系教授)開宗名義就下了判斷,直言小玉米「就是亞斯伯格症」。她指出小玉米這樣的小孩,就是會記住民國幾年幾月幾日家長打過他,這樣的孩子就是有學者天賦(順帶主持人也提到小玉米的歷史興趣"是天賦")。嗯,學者天賦!!小玉米的功能居然已達到自閉症中之學者症侯群這麼的功能了,而身為娘的我完全不知道!!!!!!!!

也就是說,主持人看過小玉米的儀態及對答(小玉米只打招呼不到一分鐘時間,就被隔離到輔導室,以免開會過程影響到他)而確定他沒過動,和小玉米以前的身障手冊,認為過動的程份不多,主要應該是亞斯伯格。接下來的我們的談話就以AS為主了。

主持人聽到爸爸、媽媽、導師提出的問題,幾乎以"注意力"為主要問題後,主持人提出幾個不錯的教養方針:「兇他反而腦中一片空白」、「叫他快反而慢」、「用他喜歡的歷史套用到教養策略」、「圖像教學」、「請我們帶他去看精神科醫師,經鑑定後可獲學校資源,小三之後才有資格挑適性老師」、「智力測驗了解他的智力狀況,並針對他的優點做適性教育」、「食物控制」、「了解咬手的壓力源在哪」、「利用小三的表演藝術課幫助他」。這些都是很棒的教育策略,我很認真的筆記下來了。

除此之外,她最主要強調的策略就是「吃藥」,她認為小三以前是黃金治療期,現在不給小玉米吃藥,不利於小玉米的學校生活。她請我們給新竹精神科林正修醫生評估,但她又強調:「林醫師人很好,你們說不用藥就不會給你們用藥,可是(接下來就說了一堆不用藥會有的後果)....總之"你們最好堅持用藥"。...你們可以去問過動症協會,他們很了解那些藥,都證明過了很安全....」

我想起了我於2008年的一篇文章請不要給過動兒吃藥!,我提出反對吃藥的主張,主持人說:「我知道你們有看過彩虹媽媽的文章.....」(好巧我那篇文章也真的有貼彩虹媽媽的文),接下來又是一大堆主張吃藥的論述,她說吃藥是有"黃金治療期",小二現在就在最佳黃金時間裡,我們現在給小玉米吃藥,一年後他就會好轉啊!為何不用藥? (最好吃藥一定會有奇效啦!我又不只有看過彩虹媽媽的文!)

甚至「食物控制」方面,她認為不吃學校的營養午餐,就少了和同學的共通話題、交流食物等社交行為,媽媽做便當等同切斷兒子的社交。便當會切斷兒子的社交!便當會切斷兒子的社交!便當會切斷兒子的社交!媽的我士可忍孰不可忍!!立馬我回馬槍說我不認同她的話。(我只差沒吐回一句「鬼扯」!)

我想起小一時,兒子帶著滿滿的喜悅與驕傲,他說同學都羨慕他有媽媽做便當,有女同學還說要回去叫媽媽也給她做便當,還有人因為便當而好奇小玉米的"漂亮媽咪"(小孩的眼光總是善良的 XD ),放學時會有數位同學想辦法要和我講話、認識。我更想起轉學後的便當生活,小玉米總會談起同學好奇他的便當裡的菜色,以及小玉米珍惜便當的心情。

甚至,小一時,我和小玉米在承受高壓求學環境下,幾乎衝突與淚水不斷,在我們母子幾乎痛哭到難以承受之際,便當總能提醒我們彼此之間該有的溫情,維繫我們受傷的情感。

我反對便當切斷社交說後,主持人又說:「你幫他做的便當,一定把所有過敏源都去掉,對吧!」我吐回去:「你錯了,我有在他的便當放豆干!我知道要幫他減敏!」白痴喔又不是一口氣讓小玉米自由亂吃東西,不做"量"的管制,就能達到減敏的功效?!

主持人似乎以打擊家長的意志為目的,我的意志沒被擊倒,她不甘心似的,提到我們過去做的所有治療、與晨曦發展中心的合作,她說:「小玉米現在的狀況,證明你們過去做的都沒有效果!」幹!沒錯,我在這裡飆髒話,我就是要在這裡回罵一個字「幹」! 管誰看了會不舒服或不愉快(肯定我老公看了不愉快,他不喜歡我飆髒話),我現在寫文就要以我愉快為主!

現場我沒有罵她,我冷冷的看她,我覺得我不是在跟大學教授講話,我是在跟非洲巫醫的鬼扯蛋對話。如果過去的治療及教養策略沒效,小玉米今天還會「不像自閉症」嗎???????

我不知我該用什麼形容詞來形容這位教授,我很肯定的是,我至少要在我自己的部落格,將此事記錄下來,供其它家長參考。我相信總會有家長跟我一樣,去學校被老師抱怨孩子表現不好,開了個案會議卻遇到非洲土著級的專家給你亂貼標籤,之後學校輔導老師及導師大概又要延用土著專家的錯誤標籤,將你的孩子看成功能更差的孩子來教養。

我不曉得這位主持人的風格,讓多少家長當場流下眼淚?或者有多少家長聽得進她的鬼話?我既沒眼淚也不跟她嗆,我現場提出幾點反對意見後就不再跟她吵,以免輔導老師和導師以為我的沉默是讚同主持人。主持人還在強調:「我看過的孩子比你多....」是啦!你都是這種蜻蜓點水的觀察案例兒童,這種看法我也挺會看的說。(挖鼻孔)

所以,這場個案會議,根本是教授當法官、輔導老師當書記、我和老公及班導師當證人出來發言,最後再由法官"自由下判斷"。氣歸氣,我還是靜靜的記下對小玉米有利的資訊及意見,其它的當放屁來個過眼雲煙~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事發後,朋友們都叫我不該一直去想這件事,不該太在意標籤。但是,如果你以為的親密愛人兼戰友,其實是在必要時刻,會在家裡反吐你幾句:「你根本只聽得進你想聽的話,不想聽不愛聽的」,我相信,再有理性的人,也會捉狂發飆!!

重點是,都是我去學校聽老師說兒子「不中聽、不好聽、聽了很不舒服」的批評後,如此反覆n次的抗議,我次次接招、虛心接受,回家一定改進及配合,希望達到親師合作的最佳狀態。這時跟我說「你根本只聽得進你想聽的話,不想聽不愛聽的」,已經符合我對「胡說八道、鬼扯蛋」的人的標準了!

在此我就不再說下去了。我將此事記錄於此,希望十年後再看此文,我不會又一次大爆炸! 這次光是2008年的記錄,證明我過去曾說過的話、想法及目標,就覺得親密戰友已經被繁忙的工作壓力擠壓成不知所以然的生物,完全忘記很多事! 幸好,親密戰友記得的事有限,但擁有滿滿的愛給予家人,所以我們又熬過一次的劇烈衝突。

我就不多說了,我用最後一句話來做結語:「自閉症不是病!」p.s.這不是我發明的話。







全站熱搜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