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是我從網路上拜讀 亞斯伯格症?沒有這種病 此文。
半個月後,沒想到就有反對此主張的文章出現[聰明等於沒病?當亞斯伯格症遇上「沒有這種病」的處方籤]
雖然我自認自己早就不過問特教界俗事多年了,近年也絕少提筆去討論相關議題,頂多偶爾寫寫不關痛癢的小兒[日本特教體驗ー永不放棄的小學教育],算是極少機會的偶爾為之罷了。但是看到許多人糾結於亞斯是病還不是病這種事情上,反而讓我覺得,像我家的情況搖擺在亞斯和過動之間,我是不是也該出來說句話,表達一下關於亞斯是病/不是病的看法?

接下來我要說的話,可能會不中聽,看不下去的人建議不要浪費時間快快走人。願意看下去的人,把我的話當參考即可,不必要非接受我的全盤意見。以下純屬我個人看法,這些觀點讓我近幾年遇到兒子白木的諸多事時,我都能好自在的教育我的兒子,讓我的兒子越來越懂得人世間的規矩與道理,也願意體諒老母對他的毒口直言,讓他順利一一改進自己的缺點,越來越接近於凡人。

我的看法是,是不是病,很重要嗎?實際上,我超不爽專家一天到晚到處說亞斯是病,我也不爽一些莫名其妙的家長,看到一位老師對學生主張沒病就開始恐慌的行為。身為一個家長,如果我們心中沒有一個準則,隨便遇到事就慌張,專家放個屁馬上小心捧著,那我們要如何帶領自己的小孩走向未來?

我的看法是,老師對學生說沒有這種病,這是因為那位亞斯學生有這個必要的教育策略,而且有效,那很好,沒必要批評或要求改變。有人提出建言,要求老師要尊重專業,亞斯是病,那也無所謂,反正專家本該盡了自己的責任。二造針對此議題推動社會前進,都是必要的過程,二邊自然有各自支持者去拉距,對社會是有助益。

但實際上, 歸根究抵,問題出在「教育」啊! 父母有責任了解孩子的發展障礙是什麼,但方寸沒拿準,一個不小心,就會讓孩子拿標籤當神主牌;亦或是家長護子心切,處處拿標籤來匡限孩子了。所以不論是「沒有這種病」的老師的主張,亦或是專家重新主張認識障礙與尊重專業的重要性,二方都是必要的存在。教育現場的老師必需對沉迷於標籤而迷失自己的孩子一當頭棒喝,專家也有責任重複站出來呼籲社會認識此一發展障礙的問題。

教育是一門藝術,不可能一方說的就是鐵則,而是需要不斷微調,直到孩子順利長大成人為止啊!

所以一直糾結在亞斯有沒有病的人,自己才有病吧! 這是很重要的事嗎?
如果教育推展不開來,亦或是過度標籤化促使問題增加,那麼,我們該檢討的是現採行的教育策略是否有修改之必要吧!
有必要因為老師針對一位學生採行否定亞斯有病的策略,就視之其否定全世界的亞斯伯格症患者嗎?
若因為老師的文章導致家長思惟上的不通思變,是否表示家長本身也與亞斯人格一樣不擅變通?


總之,我是許坤金老師這邊的支持者,因為我兒子也曾發生過類似問題,所以我對於許坤金老師的作法,與其說是認同,倒不如說我早在n年前就這麼幹了! 我甚至告訴我兒子,正常的一般小孩都會犯錯出錯,他比那些正常的問題小孩更正常,他又何需拿自身障礙來為自己圓一個說法呢? 

讀我的部落格多年的人都曉得,關於亞斯/過動,我並不是不懂專業或不能體貼障礙,而是我就是了解到一定的深度後,才決定要跳脫那一固執裡。我早於2010年,即寫下了[ADD不是藉口]一文,文裡我自己寫到:我發現許多人的壞毛病,就是用「ADD的人」來解釋所有情況。但是孩子真的是ADD嗎?有些是醫生判定的,我沒話說。有些卻是家長自己看書評估然後下定論,卻沒去想其它可能性,這樣對嗎?讀寫障礙、聽而不聞、自閉等,全都和ADD有共通的症狀,家長不懂先排除其它可能性,就亂下定論,對孩子沒有任何助益,還有可能傷害孩子而不自知。大人貼自己標籤有可能是為了自我定位及了解自我,小孩被貼標籤是為了什麼?孩子能因此獲得什麼?大人到底有沒有想清楚?ADD真是最終答案? 」

總之,事在人為啊!




 


 

    全站熱搜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