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人的協助下,小玉米順利跳過正在甩動的跳繩,展現平時在校練習跳百次以上的成果。(攝: 坪井川緑地公園)

===================================
以下是有位家長留言給我後,描述了她的孩子像小玉米一樣"被貼上各種不一樣的標籤且各個評估治療單位說法不一",於是我除了分享自己過去帶小玉米的方式以回覆她外,同時也針對她提到的「亞斯過動在班級容易被欺負? 」提出我的不同見解。因為我太容易手滑不小心又變萬言書,就乾脆把自己寫的貼出來,放在部落格給家長們參考吧!
===================================

當年我也是等一些課排隊等很久,最後才會選擇到公園遊戲場或小學遊戲場,進行長時間的陪伴與人際教導。我的教法很簡單,隨著遇到的人事物的轉變之不同情境,向孩子解釋、讓他去思考、或制止不當言行舉止等。鼓勵他運動,指引他人際問題的方向,如此慢慢等待治療課。

甚至到後來直接放棄治療課,把機會讓給別人,因為我發現,慢長的排隊的日子裡,我的陪伴恰好讓我發現了帶他的方法,也發現這過程他進步非常多。後來上治療課後,反而沒什麼特別效果,就乾脆還是回公園,直接上我的融合班的課吧!(跟一堆不認識不分齡的孩子的自然融合) 所以我常希望台灣家長給這樣的孩子們多點時間,不要因為老師或他人言詞而焦慮而急著要做什麼,偶爾停看聽孩子狀況再決定前進的方向,搞不好孩子會更加成長茁壯。(生命自會找尋新的出路)

上小學後,我們唸的小學開放遊戲場,所以我算是全校家長裡面,最會在一旁"等"孩子的家長。基本上也沒幾個家長能陪我聊天或一直在遊戲場耗著,有時我從中午等孩子等到下午五六點才回家,連一些沒家長陪伴的疑似問題學生都摸熟了,我都清楚別人家小孩有什麼毛病了,就這麼一直堅持著我的慢長陪伴歲月,從中也逐漸發現,我們這類的孩子不一定是問題最大條的學生,我們該對孩子更有信心。這世界上每個人或多或少都帶有些問題或障礙,所以我們絕對不是"不正常的人"。意思是我充分了解自身的障礙與立場後,重新定義自己與他人的位置,進而用更健全的心態去教育孩子,以減少孩子的其它心理共病發生。並不是真的否定自己的障礙了,而是重新意識到,有障礙的我們,一樣能擁有正常人的身心。

這個"界於正常與不正常之間、卻活得很正常"的感覺太藝術,所以我教了很久,才總算讓兒子了解我的意思。他也是一樣,被AS社群否定了他是AS,偏偏在台灣時全校老師都視他為as,然後到了日本,他的過動又無法完全消失,曾一度讓他對自己沮喪。其實他現在還在跟他的過動對抗,已是中學生的他,主導了整個對抗障礙的過程,一切由他來決定,我只能退為協助者角色,治不治療、如何改善症狀,全都要他本人同意才能進行。現在都是他來告訴我他需要什麼樣的協助來減緩焦慮引起的行為問題,我也會適度的提供意見希望他能考慮清楚再決定怎麼做。到了這階段,我們是團隊,而不是過去的我一人獨立奮鬥了。

至於AS會在班上被欺負?我想那不一定是無法克服的事。我兒子在日本小學校時期,在放學時間曾被同學在停車場地上拖行,搞到一身狼狽、氣急敗壞的回家,後來我才曉得,是我兒子太白木,完全不懂得什麼事不講做,才會惹得同學出重手教訓我兒子,我們還得"感謝"對方幫忙教育我兒子呢!後來這個同學就成了我兒子的朋友之一了。

然後,我兒子也曾被小學校同班同學推去撞牆,被人拿大型美工刀威脅,那時他都不還手(因為我們曾這告訴他只要還手連他都成了做錯事的人),但他實在受不了天天被人欺負,都說他不想上學了,但我還是請他再給老師一些機會,讓我和老師想辦法協助他。結果他自己被日本的運動社團操練到筋骨強壯且長了些肌肉,有天我見他漸漸懂了哪些事是對的,哪些人是好的,又哪些事不能做,我就只是建議他要不要還手保護自己看看,因為"他的朋友也一樣會出重手修理他,且出手時都能承受被學校懲處、被大人責怪的後果",也就是說,只要他想清楚後果且他承受得住,就試著還手看看會怎麼樣吧!沒想到他一還手,卻發現霸凌者根本很弱(不練社團的後果),然後霸凌者也發現無法和我兒子對抗的事實,很快就放棄對付他了。

我的意思是,若只是單純的簡化成"AS患者都會被欺負",未免太不科學! 欺負我兒子的人,也會去欺負別人,但那些受害者又不是as。然後,也有些人只針對我兒子的進行欺負,但那是對方不正常,又不是我兒子不正常。(對方單親家庭且家長平時沒顧小孩放任打電動)甚至,有些人看似在欺負我兒子,事後卻發現他們是想要幫助他,想要提醒他如何改進行為,但我兒子卻解讀成那些人在排擠他,就跟這樣的朋友吵架,最後還是我很努力的和兒子解釋人際上的關係是如何運作的,他才了解其實這樣的人是最好的朋友。

總之,我覺得目前你只是被你眼前的現況所困住,沒想過其它可能性,忽略了很多的可能。話說當年我處在你這個階段時,也是一樣很迷惑啦!跟你講這麼多,挺有在跟我的過去喊話的感覺:「不要被眼前看到/聽到的一切困住了,那不代表就是唯一的真相!」

標籤不代表一切,就算給我們的孩子貼上了標籤,那只是為了要協助我們的孩子,而非為了框限住我們的思考能力,讓我們只能在AS或過動的小框框裡打轉。

我們的孩子的未來有很多可能性,身為大人的我們,首先第一要務,就是積極治療協助孩子的過程裡,永遠提醒自己,眼光放遠一點,心態健康一點。我們的孩子很幸運又很不幸的踩在正常/不正常的灰色地帶,那表示我們的孩子"可能"還有其它的機會"是"或"不是"那個標籤。總之,協助孩子、對症下藥即可。

相信孩子的成長能力,希望你的孩子有機會像我的孩子一樣,會在未來的十年後,用更令人驚豔的方式成長給你看。永遠懷抱希望,孩子會感受到來自媽媽的力量,進而把那拿去成為自己的力量。

與你共享之。

 

===================================
 
#自己下結論:(不是回覆該家長,就只是我隔天自己又冒出來的其它感想)
 
與其擔心小孩被欺負,家長更該擔心的是,小孩的中二解讀人際關係能力會不會讓人吐血吧! 🙄


甚至,怎麼不擔心自己的小孩也會去欺負別人,無關這個孩子身上被貼的是哪種標籤吧!

另外拿我在它處看到的現況,延伸出的另一些想法是----所以本山人最討厭家長們聚在小小的同溫層裡,一天到晚在網路上說「過動的小孩是不是都會OOXX」、「AS的小孩是不是都XOXO」,我會無限輪迴的翻白眼。以上同樣句型,可以無限造句成各種不科學的結論及傳說,讓AS或過動或其它特殊兒人種成為社會上的特殊族群,自成一格的社會景觀。

 

然後,很抱歉,要玩自己去玩,我們才不跟咧~

用正常的心態去養小孩不就好了嗎?到底被貼了個標籤,人生會變得有多難?

    文章標籤

    欺負 as 標籤 過動

    全站熱搜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