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二週老三小微米的幼稚園舉行的運動會。(與圖無關文,只是想意示著師生之間的"拔河"關係。)

--------------------------------------------------------------

這次想討論一個較難被接受的觀念ーー「
小孩被老師天天寫聯絡簿/電話魔人狂電小孩行為也要忍氣吞聲的去體諒老師立場」的超級有難度溝通技巧。

今年其實是我第一次主動和ADHD社群接觸的一年。過去的十年,其實我是刻意讓自己離群居索,完全拒絕加入任何家長團體,不論哪個領域的全部都不要。甚至,我連親職課都不上,全部靠我自學的方式,加上自己去找信任的專家、治療師、特教師和老師,以及和自己的同溫層裡愛吐槽我的朋友討論相關議題,自己找網路資源聽一些相關演講(大部分了無新意就是了),再自己寫文累積記錄和經驗在這個部落格裡。

所以這漫長的時間裡,現實生活中有上課魔人家長不屑我不上進不上課不給小孩早療就跟我斷交,網路世界則有家長受不了我的文章的影響力跑來我部落格跟我對槓(路人帳號留言讓我不爽會被我刪除)。但我還是自己鍛鍊出了很好的與老師溝通能力,十年間不斷創造出極好的親師合作。

晨曦發展中心主任的建言:「親師合作很重要!當年她的這句話,被我記到現在。所以我也不是天生反骨只會跟台灣全部的專家唱反調,我只是希望有一個講話有根據、態度夠學術、溝通能力優良、明確告訴我有效辦法的專家和我對話罷了。

發自內心的去體諒老師

我運氣算好遇到的台灣老師都不錯,通常一開始老師電話打來火氣都很大,真的覺得我兒子很煩很傷腦筋,我就:「對啊真的是這樣子他在家也是這樣讓我很生氣」,通常老師火氣會慢慢和緩下來,並且告訴我該怎麼做才對,我就說好我一定配合,接下來就會發現老師對我兒子非常用心,甚至我兒子又惹麻煩時會幫忙維護我兒子。


其實仔細想想,除非遇到真的很沒愛心的老師,大部分老師其實都想當好老師,就只是生氣時需要有人同理,遇到壓力和挫折時需要人援助,傷心時需要人支持罷了。


事實上我還遇過日本老師電話打來就在大聲吼,甚至後來還不小心失手打了我兒子,讓我很生氣跟學校抗議。之後老師卻親自到我家邊道歉邊流淚,我反而很心疼這麼辛苦付出的老師,我也坦承自己對兒子不小心失手過,二方解開誤會後反而更有同志的向心力,老師說要用更多的愛心對我兒子,我本來半信半疑光只用愛怎麼可能會有效?但其實老師也幫我啟動協助機制,讓能加入的師長都加入個案會議裡,在校方多人配合及親師合作之下,然後真的如老師說的,用愛就改變了我兒子。

總之,如果是我,遇到用力抱怨我兒子的老師,我會認為這老師其實是用心的好老師,就是這麼在乎我兒子才會情緒反彈這麼大。我會包容及尊重老師的意見和指導,如同我育兒之路遇到沮喪傷心的時刻,我希望有人幫我、給我關懷與支持一樣。

我們家長有責任讓老師有機會當好老師,亦如老師有責任給學生機會當好學生。

所以我還在台灣時,就能成功把別的家長口中的爛老師,轉化成我眼中的好老師。其實好或壞如何定義?就看個人如何認定了。)


不服氣的台灣家長們

去年我寫了一篇文「孩子被亂貼標籤又如何? 你要敵人還是友軍?」<--可點連結
我說:「 我要把所有的敵人變成友軍,我要這些敵人成為我最得力的助力。沒有人能輕易傷害我們,就如我的孩子也要學會不可以傷害別人。 」這句話沒有半句虛假,我真的把許多對我吼過的老師,變成了合作夥伴、同志了。

比方說我前面提到的日本老師,他曾經打電話給我,邊對我吼:「困っている、困っている!」然後憤怒的叫我兒子幫他翻譯。當下我很無奈,那時我的日文比現在更差(現在還沒有很好但能跟老師直接溝通了),兒子又一大堆問題,老師又誤會以為我不處理,我也不知該怎麼辦。但是當我運氣好,找到了合作的契機,我表達出願意理解老師,也願意讓老師再重新做回"好老師"時,老師當時主動說出了「我們是同志」、「我會用更多愛心去改變玉米」,並要求我不能對小玉米過度嚴苛,當下其實我也不確定愛能不能改變我那個問題一堆的兒子,但我還是流下了淚,感謝老師願意繼續再幫小玉米。

那個轉戻點,也正是小玉米的改變。小玉米似乎真正感受到老師和父母對他的愛了,他對老師和父母的反抗心降低了,變的更願意體諒父母和老師的立場,甚至更能體貼同學們,願意和他人合作了。雖然他對週遭人還是有很多抱怨,隨著年紀的增長,他開始了解自己的個性,曉得自己在哪些情境下會變得更煩燥及愛生氣,進而慢慢的調整自己身上的問題。

最重要是,自那位日本老師之後,後來的老師對小玉米的評價都不錯,老師們沒再憤怒的來找我談談,而能就事論事的談其它學習或生活問題了。(外國學生還是需要多點協助的)

但是,讀文至此的讀者們,相同的情境,請問你們會怎麼做?

當憤怒的老師用不平靜的口吻述說著你們家小孩的惡質行徑,請問你們冷靜的下來嗎?
你們願意想想老師的言語背後的義涵嗎?
會試著想想自己帶這孩子有多辛苦,老師其實是正在幫你分其中一個擔子挑的人嗎?


就在我試著和其它ADHD家長分享經驗,試著討論這個話題,希望他們理解「親師合作」的價值及重要性時,我發現,十之八九的家長們,其實是無法去幫老師的立場思考任何事的。

若老師霸凌、欺凌我們小孩,公然排擠孩子,那我想我應該也是處理不來,只能興然敗退、轉站其它學校了。但就我在台灣及日本的經驗,其實老師只要一直找家長抱怨小孩、要求家長負起責任,並沒有什麼老師霸凌、欺負孩子之事,家長們的理智線就是會斷光光,完全無法和老師做好溝通、達到有效的親師合作。

所以真正的溝通不一定難,難是難在人心啊!

當老師奪命連環扣的告訴你,你的孩子在學校表現有多差,有誰還會想到,其實是老師在發出警訊,「老師也是需要被協助者」!!

如果家長只想到自己方便,只希望老師多體諒你和孩子的立場,一昧的認為是老師的責任,那麼老師還能當個好老師嗎? 一個得不到任何協助的老師,和一個得不到任何協助的學生,他們只能天天在教室裡弱弱相殘,到底哪個比較慘?

還是,家長的你,還在堅持你最慘?????????

總之,就這樣,我在台灣挺過了高壓功課的老師、愛告狀老師、叫吃藥老師後,來日本又挺過對我吼叫的男老師,之後的高年級日本女老師對全班同學說我們家是:「心胸寬大的父母」,然後小玉米從中年級的邊緣人再度獲得同學們的認同,進而認識到了非常優秀的朋友,找到了他珍惜的好友。(日本小學校一個年級只有一班,所以他從來沒有換班,人際關係是他自己克服的,父母和老師只是協助者。)

這有沒有很難?說難不難,說難也難。

若不想靠吃藥來治療小孩的過動+AS,那麼,親師合作,絕對是必要的協助小孩的手段。不想吃藥又不想和老師合作,只希望有朝一日遇到會主動協助孩子的好老師,那麼,真的只能等待命運的安排了。



 

    文章標籤

    親師合作 過動 ADHD

    全站熱搜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