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圖文童詩(7y)
小玉米上週的新作。

上週小玉米寫了這首童詩,又自己畫了春和夏的附圖,接著就停工不想動,跑去看書了。眼看這作品臨門一腳即完工,我只好三催四請少爺還是把秋冬畫完,少爺才不干願的去畫(又不是我逼的,唉)。

即使如此,成果還是令人滿意。接著小玉米將自己的詩背起來,自己哼成歌曲,弟弟還跟著學怎麼唱,實在給足哥哥面子。爸爸下班後,配合演出,錄成影片(弟弟還伴舞),錄了七、八遍才完成。

光一首童詩,全家都上工了。


================================================

小一  下學期 寫的詩  
小玉米拿小一下學期,在學校寫的的”自創詩”(詩要由左往右唸)給我瞧,怎麼讀來有一種廟裡的籤味?然後我完全看不懂,試著唸出來,小玉米又難為情的捂耳朵呱呱叫,裝聽不見我唸的聲音。

實在太好笑了,我邊唸邊大笑,小玉米很在意的問我:「很好笑嗎?」我還得忍著笑,說:「是因為看不懂才笑。」 還好小玉米接受了。

後來,這件事,經友人熊大俠的說明,讓我深深的反省了幾天。這首詩的全文,因為熊大俠,我才認真去問小玉米部分字怎麼寫。
我詞在天庭無祥,
天我加有事天走,
我天九十天覆命,
天我一行我不亡。

許皮天物東天,
七昱星天之義。」


很有古人情懷又是才子的的熊,將小玉米的這首詩,做了以下的說明:
解詩嘗試。

初觀此詩,非絕非律,字有長短,尾無連韻。單以格體論之,因屬漢樂府以前之古詩體。貴在真摯,意不鎖詞。此詩全文,以天為主格,連用九次。末學不知此天意乎?巧工哉?夫道教之說,有天九重,此詩亦天字用九。雖以唐律觀者,字用多贅,不宜;然見於古體,則疊重用之,以順韻口,便於習唱者,亦不可謂寡耳。則以天為綱紀,試解詩意,當為不逆作法也。

我詞在天庭無祥
此句讀之,斷句有二。一為"我詞在,天庭無祥。"二為"我詞,在天,庭無祥。"以前者斷法,此乃繼天志之心也。我言尚在,則天理不斷。以後者解,當為避世之隱趣。我之詞句本由天所出,庭院多少禍福,不在心內揣度。然若以天為綱度之,則前者斷法,應較合理,本注取為用之。

天我加有事天走,
二句首用天我二字,可見天為天、我為我,此主客有異、別而有序之解也。加有事天走,則事天因為倒裝,從事服於天,為之奔走,可見天主我客,尊天之心點明矣。故索緝其意,應是我從於天,為天行事,不覺於苦。

我天九十天覆命,
此句又以我天為頭,應同前句解法。而九十天者,三月也;三月者,一季也。一季去而陰陽替興,萬物消長。此豈非詠天之大道無心,天道無情乎?而以覆命為終,當可解為受天命以從之。故此句注為,我從於天道,證於法相變化,不敢逆行哉。

天我一行我不亡。
三用天我,可見作者尚天之虔矣。一行者,當可解作行於一道,不違不偏,而我得天佑,不知亡惴也。

許皮天物東天,
許皮者,用詞甚艱,末學初難察體。後苦思於假借亦或轉代之用,勉為強說。設非言指"許脾"說以此性乃天許之;即為"許都、南皮"二地之代指乎?以前說,則全句意為"此性猶源於天生,物本自生滅,不假他力,如東天日必升也。"以後說,則全句意為"許都、南皮皆為州府,地處華東華北,天降豐產,自養萬生,是尊之也。"
末學不才,強以胡解。慚愧慚愧,望後世補經注者,可續考明究。一嘆!

七昱星天之義。
末句,昱者,日晷也。作計時之具,記事之功,度法之器也。又以七冠之,當或可解為時光恆遠,不以變遷之意。星天則當解之於四柱黃道二十八宿也,由此宿生,託解於義,可判為星宿命位,縱歷千年,無捨無離,其義不衰也。全句當是,天道不以時摧,如星宿永存於天,我與天之義,可比作此間也。

初解畢,講評請暫待。


然後是熊的講評:
『初觀此詩,則直可比於詩鬼李賀之作,用詞艱詭,不束格體,拗口難解。再讀此詩,又頗近於韓退之奇險詩風,以其怪譎古僻,釣觀者疑心,從以推敲查典,收復古盛學,教化予無行之效哉。
然黍(黍者,小米也。)君尚幼,句讀未學,側以李韓之心推之,恐若大篩過糠,盡漏其真也。或可以莊子之真,曠,散衡之,應屬更洽耳。

此詩頗具仙氣,崇天敬虔,躍然紙上,且無以市鄙俗獪之心,求利於天。而以天我共道,友情自成之自然,得莊周夢蝶、無用之用之大功,可謂拙裡藏慧,實屬難得。末字義收,又見其入世之志,可謂慧根早生,又不棄世隱市,收儒道二家之華,誠本心不俗哉~
黍君他日,若讀通末學小評,想亦無仲永之哀矣。彼時吾老,望得此忘年,則料來亦不至吾急於歸天矣! 盼之盼之~~


可惜小玉米、我及朋友們都說看不懂熊的翻譯及講評,只好請熊譯成白話文:
解詩補注。

剛開始看這首詩,他的格式並非四言絕句、也非八言律詩,詩末兩句的字數也有長短不同,全詩沒有連續押韻或按照格律押韻。如果單單以格式體例來討論的話,這樣的詩寫法應該是在漢代樂府詩以前的古詩體(如詩經),這樣的古詩,可貴的地方在它的真摯直率的表達,並不因為格式的鎖限,而將情感束縛住了。

這首詩裡,將天這個概念作為主體重心,連用了天字九次之多。我這個學問之道裡的一屆後進,不知道這個安排是來自偶然的天意呢?還是說有心做如此佈局的巧思?因為在道教的觀點,天是分為九重的,而這首詩也用了天自九次。雖然這樣的用法,以唐詩嚴格的律體和規則來看,用同樣的字不斷重複會被視為累贅,並不是個好辦法;但是如果說是古詩體,那麼重疊反覆的運用同一詞彙,讓詩的韻律更合拍順口,並加上曲調,好讓人方便傳唱記憶的作法,在古詩裡並不算罕見。

那麼,要解讀這首詩,應該就要以天這個字和其中的意向,作為最主要的參考標準,應該是最不容易與作者想法相觸逆反的方法才是吧。


我詞在天庭無祥,
這句詩文的讀法,有兩種斷句結構的可能。一個是"我詞在,天庭無祥。"第二種是"我詞,在天,庭無祥。"如果以前者作為斷句解讀,那麼應該是表示,作者以繼承天的意志為自我期許。我的話語還在,所以天的意志和精神便不至斷絕。如果是用第二種斷句法解讀,那麼就顯現出了作者較欲避世隱遁的志趣。意為我的詞句,本來是從天上自然而來,並非我的能耐,而因為這承天的靈感,我的生命中的禍或福會增多或減少,那我並不在乎盤算。

但是,如果以天為中心來看待的話,前者的斷句法,應該是比較合理的,因此我的注解取前者為主要解釋。


天我加有事天走,
第二句中,第一次使用了將天和我共置的手法,由此可見,天是天、我是我,在這裡清楚的表示了主體和客體、天為尊我為卑的解釋方法。 至於加有事天走部分,則可以把事天看成倒裝法,從服侍遵從於天來,並為天奔走來看,可見天是主體而我是客體,作者尊敬天的情感,在第二句表明了。所以探究整句詩的詩解,應該是要表達我服從於天,並為天意行事,而這是一點都不痛苦的。


我天九十天覆命,
這一句又使用了以我天(錯置法)為鄰的筆法,意義應該和前句無異。 而九十天的時光,正好是三個月;三個月的累積,正好也就是四季中的一季交替。季節交替中的陰陽興替、萬物消長變化,這難道不是在歌詠天不會因為個人的偏私讓四季不輪替,天是不可用擬人情感來揣度的嗎?而用覆命兩個字作結,應該可以解釋為感受到無以名狀的天命,而服從於它。因此這整句註釋,就是我服從天道,因為天的大道以外在的變化中不變的部分不斷向我證明它得意涵,我不敢違逆抵抗他。


天我一行我不亡。
這是第三次使用天我相鄰修辭,可見到作者敬重虔信於天的誠懇。一行這兩個字,應該可以解釋為是和天共同遵守奉行天道,不違逆也不偏移,因此我自然獲得了庇佑,不需害怕死亡和恐懼。


許皮天物東天,
許皮這兩個字用法很艱澀罕見,我這個求學的後進,剛開始看到的時候還很難理解要怎麼解釋。後來反覆苦思假借或轉品這兩個可能性,才勉強能解是的通。如果不是以假借法,故意把脾寫成皮,借指這個崇天的性格,其實也是天生天給的;那應該就是用轉代法簡稱"許昌、南皮"這兩個古地名吧?如果用前一種說法,那全句的意思就是"這樣敬天的性格就是天生的,而萬物的性格和命運也是自然天生,不需要假手其他趨力,就像東方的天空,太陽必定會每日升起不需催動一樣。"如果以後者的說法,那整句可以這樣解釋"許昌、南皮,都是古代州首府的地名,一個在華北一個偏華東,而天並不因為他們的位置不同就有何偏愛,都給予他們豐厚的物產,以養育各種生命,因此我敬天。"

我這個做學問的後進才學不足,勉強的強作胡說解釋,非常慚愧。希望後來如果有其他人想要註釋這詩得人,可以繼續考察深究。唉~


七昱星天之義。
最後一句中,昱就是日晷的代稱。拿來當作計時的工具,記錄事件節氣,見證不變中的變化的道具。又用七加在前,應當可以解釋為表達時光是恆常久遠的,但是卻不會因未他的漫長而有所改變。星天二字,則是解釋作以黃道定位中央,東南西北二十八個星宿,由這些星宿的相鄰排列不變,比喻為義的美德。因為星宿所代表的命運和排列,就是歷經了千年,也不會互相離棄,這正是出自於義的精神。而全句就可以解釋為,天道不會因為時間被摧殘,就像星宿永遠都在天上固定的位置,我和天的關係,也正像這一份不變的義一般。


再注完。



講評的白話文:
意思就是,小玉米等到將來,如果讀的通了我這個末學的小小評論,想來一定沒有方仲永(宋代神童,但是因為沒有持續受教育,而喪失了文才)的問題和遺憾了吧?到那個時候,我已經老了,卻還可以期帶著這個小小朋友的忘年之交,那我想必也就不會太急著想要歸天去了吧?我是何等的期盼啊~~

前幾日我試著將熊的白話文唸出來,小玉米的回覆是: 唸”我詞在天庭無祥”的斷句,他認真聽了後,他說他的斷句是「我詞在天庭,無祥。」我:「....」無剎剎!"天我加有事天走"小玉米只回我說,熊說的對。看小玉米對白話文仍一知半解,我想他目前專注力及理解力,尚無法完全理解這些文字,就只是看到一大堆的字很開心也很感動。

我開始自我反省,不該邊讀兒子的古詩邊哈哈大笑,搞不好他被我這麼一搞,就再也不嚐試寫古詩了。把熊的文字唸一唸,小玉米一知半解是一回事,如此鼓勵他繼續創作,才是應該的啊!

熊會提到”漢樂府以前之古詩體”,可能跟小玉米愛去廟裡抽籤,以及現在還在唸秦漢三國時期的故事有關,總是有機會接觸古詩。至於詩評,還仙氣、李賀咧!XD  我想小玉米沒有方仲永神童的程度,但他興趣上的執著及熱情,應該能走的長久。我會繼續鼓勵他這興趣,因此,我只能整理此文,將之保存,等待小玉米長大後再一起讀懂它了。


在此非常感謝熊的認真與付出,同時讓我見識到什麼叫文字上的真材實學了,相形之下,我寫的文字,國學程度真的很低啊!

因為小玉米的一首詩,反而見識到友人的文字功力,讓我深感佩服。





    全站熱搜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