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我和網友針對 「不滿女兒遭霸凌告小學生? 台灣媒體和群眾集體亂下判斷」我寫的文章進行的延伸性討論,網友認為一定要在第一時間就該馬上轉學,而不是留在原校讓孩子反覆受到傷害。以下是我回覆的內容:
===================================================

第一時間是很難立即下判斷,在釐清真相及各方立場態度前,能夠搞清狀況就馬上轉走了。而且,說真的,會想透過正常管道爭取一個理字,就是還未對體制失望,認為學校是能溝通的。很多事情,我們不是當事人,沒有走過那一遭,是無法理解為何會做那樣決定?為何要讓孩子承受那麼久的痛苦。


其實我覺得,有些情況下,家長"立即、馬上"轉學,就是過度保護。然而該做的
都做了,該試的都試了,最後不得不放棄這樣的環境,算是另一種勇敢。但是,若是因為"害怕過度保護孩子",以此為理由而堅持不走,那就真的是白X。(消音) 所以何時該堅持下去?怎麼做比較好?孩子能承受多久?退場時機何時?都需要家長的智慧。

過度張狂會被當怪獸,無所作為是虐待自己與孩子。決定的好是藝術,怎麼做才對又是另一回事。更何況,我之前有另外貼一篇文章表示,被霸凌者有很高的機率在未來成為霸凌者,我們不能只有害怕成為被害者的思考角度啊!


===================================================
討論突然變激動了。於是,我們分享彼此被霸凌的經驗,讓我們各自有不同的想法與結論。
===================================================


唉, 我是讚成你的意見的,所以請看清楚我之前的話,我並沒有說不要出走啊!而且通常很少人願意讓孩子待在那裡,像尤教授他們那樣,撐那麼久不走啊!一般人就算循正常管道、和學校溝通,最多半年就受不了,早就轉學了,也盡到了"沒有過度保護孩子,家長自己也在溝通過程中受了傷,帶著孩子轉學尋求他路"了。

還有啊!我跟你年紀差不多,我跟你一樣也遭受過霸凌,
我跟你一樣自信心不足。坦白說我每回寫了一些文字,明明沒有什麼問題,我自己寫完還會沒法面對別人的回應,在還沒看留言前就想逃避! 但我已經長大了,我不想再逃避過日子了,反覆矛盾又喪失自信的自己,只是重溫舊傷疤,還順帶在孩子面前做足了失敗的榜樣。

很少人比我慘啦! 我幾乎無援手,家裡忽視問題,也沒有選擇轉學的機會(應該說被迫轉學次數多到我喪失心中的羅盤了),到國中就想去自殺,還好自己還懂得去找輔導老師。高中 時已經差不多完蛋了,走個路巴不得被車撞,幸好沒有車來撞我。也幸好長大後真的被車撞,沒有真的死了。

我也跟你一樣,有興趣都自己買書自學,我很清楚自己的障礙在哪,就算學校對我的影響深遠,求學時代並未讓我和任何一位師長有密切的聯結,我還是追根究抵出根源在哪,所以我不會重複去想著過去的那些傷,反正想多了也救不了我的毛病。

我相信你我都一樣,受過了傷,現在養育孩子時,都在努力避免同樣的問題。但是我不想讓被害者的感覺,成為我引導孩子前進的路。更何況,小孩是小孩,不是我,小孩不會完全跟我一樣,小孩不見得只會是被害者,而沒機會當加害者。

過去的感覺,不該侷限我們的思考方式。希望你了解我的意思,過去的傷就讓他過去,讓舊傷轉化為新的自己,我們需要的是自由,不是枷鎖。至於你說的,請相信 我,我沒完全否定你的意思,只是我也看過另一位很有智慧的家長的處理方式,她沒有馬上帶著孩子離開,最後離開時也沒有讓孩子滿身是傷,現在她的孩子都健康 快樂又聰明。就這樣,與你分享之。


===================================================
網友激動的情緒平復了,也關心我的狀況。
===================================================


坦白說,我的心情沒有特別變化,因為長大後個性大轉變,遇到霸凌就反擊回去,結果發現有些輕度霸凌者根本不知自己做了什麼,就只是想幫朋友主持正義罷了,根本就不懂事。年紀越大,我對一些狀況越來越無感了,也不認為有必要對一些輕度霸凌去計較什麼(可能擔心自己不要去霸凌別人會快一點)。或許跌跌撞撞沒什麼人幫也沒家人協助的結果就是,物極必反,心壯大了,人也野了。


===================================================
在此補充:
===================================================


我昨日跟另一位網友討論「泛自閉症兒童被霸凌」,我提出的意見如下:
「如果連這種事都要扯上霸凌,那就不用跟人互動了,因為家人也有可能霸凌。」
「我的意思是,不要用霸凌去看(開玩笑、嘲笑等)這問題,不然孩子只會從你身上學到這種感受。」
「我的想法是,存心嘲笑和開玩笑只有一線之隔,如果教不會孩子怎麼分辨那條線,以後你的孩子也別想交朋友,因為隨便開玩笑都叫霸凌。誰要跟這種人來往?」

我用我的人生經驗,在此告訴其它泛自閉症兒童的家長們,孩子遭遇輕度霸凌又如何?不要是太嚴重太惡劣的霸凌或老師不管放任問題漫延,一般輕度的霸凌,小至開玩笑或嘲弄,大至排擠、語言暴力等,都是我們從小到大,甚至是在職場、家庭等處,都會遭遇到的事。你說怕孩子內心受傷?怕孩子痛苦? 可是,在正常人的人際關係裡,不是一直都有這類問題存在嗎?

如果每一件小小的問題,都要列入霸凌範圍裡,我只想說「這樣有完沒完啊?」。現在的我,是懶得跟每一個小細節去打仗,也懶得去體諒"泛自閉症無法承受及分辨開玩笑和嘲諷"。更進一步的說吧! 依我過去的狀態來看,搞不好我也是泛自閉患者。我自己走過的路,擁有過的感受與經驗,乃至成為現在的我,讓我了解到一件事:

與其害怕霸凌,不如與孩子共同去面對它。走過風暴的我們,該有能力教育我們的孩子,用什麼樣的無懼態度,去面對各種可能的艱險人際難關。與其過度保護孩子,不如適度的放手,讓孩子自已去碰撞,進而摸索出自己的思考及應對方式。過程可能很困難,孩子可能要花上n年的時間才能克服膽怯的弱點,但是只要有家人的支持與鼓勵,我相信一切會越來越好。

所以,我對我那個搞不清嘲笑與開玩笑,甚至搞不清"開心的笑不是嘲笑"的兒子,總是在他生氣或不高興時,明確而嚴肅的告訴他:「馬麻只是覺得你很厲害才會笑!」、「爸爸是在開玩笑!、「我們只是開心的笑!」。剛開始,兒子無法接受,氣到罵人。幾年過去了,老母還是沒怎麼體諒他,就只是不斷告訴他當下的情境是什麼,要他自己去體會感受,就算他哭也不管他。

現在兒子七歲了,氣變少了,倒是會很聰明的問我:「媽媽,你笑是因為很高興是嗎?」嗯,儒子可教也,搞不清楚知道要用問的,真是大進步啊!(此法請不要亂用,我絕不保證對其他人有效! 而且不代表我兒子已全無這方面問題。)

當然了,若是太超過的霸凌,就要進入另一個思考範籌。最怕遇到進入刑事案件的霸凌,那又是更不同的問題了。不同等級的霸凌,該用不同方式與態度對待之。否則,什麼都是霸凌,全都劃成同樣的危害程度,久了卻是草木皆兵,人人自危。

以上純個人意見,請適度參考,不要亂用之,謝謝。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