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我要來談談小玉米最新的過動/亞斯就診報告及討論結果,以及我對特教於小玉米的想法、我在面對小玉米的老師觀念與看法。

醫生與早療中心主任說法

自從上回的個案會議一週後,我準備充足的在校資料及在家資料,帶小玉米去看精神科醫生,隔天又立刻和仁愛基金會暨晨曦發展中心主任約談。一週後才做這些動作的好處不少,一週內我消化掉叫獸教授帶給我的所有疑慮,有了更理智的準備,開心的去看醫生,愉快的和主任面談。

校方個案會議認定小玉米不是過動是亞斯伯格症,精神科醫生卻有不同的認定,醫生說:「小玉米亞斯的成份很少很少,我看主要還是過動才對。」我反問醫生哪些地方像亞斯,醫生拿著老師提供的在校資料,指出小玉米"情緒"的部分像亞斯,其它都和注意力有關,應該是過動。我又告訴醫生,教授提到小玉米需要做智力測驗,如此才能全面了解小玉米的智力狀況,有效運用他的優勢及才能來教育他。醫生立刻安排一個月後的過動(巳括智力測驗)、亞斯的測驗,所以現在小玉米是「嗐咪碗糕」,每個專家都是"用猜的"。

晨曦主任讀過老師提供的在校資料後,則和教授的看法接近,認為小玉米過動和亞斯皆有,亞斯的成份不少。主任的溝通方式當然和教授不同,不會用"攻擊法"進攻我,而是明確的指出資料中所描述的小玉米的某些行為,實在是"很白目"。主任當然不是講的很直接,而是很婉轉又客觀描述,然後我總算驚覺到自己兒子的哪些行為,實在白自到不行。那一刻,我較能接受兒子"像亞斯"的說法。

所以,我只是要專家"跟我說人話",用合理明確的方式,告訴我事實,而不是用"語言攻擊"的態度,讓我一句話都不想聽,只想搞叛逆。這讓我聨想到今天的電視新聞,立法委員諮詢駐美代表金溥聰,特教的個案會議有如立法院,專家活像立法委員用盡各種手段怪招考驗金溥聰(家長),金溥聰(家長)不怕被罵被指責而全部接招,如兵來將擋水來土淹之勢。其實我對金溥聰不是很熟,今天才知道他改當駐美代表,也不明白為什麼他要被立法委員諮詢(所以請不要跟我講政治不然我會砍留言),我只是看到這一"熟悉場面",原來現代當家長,就是什麼怪招都要接,然後不要妄想個案會議中的專家會跟你"講道理"。家長被罵是應該的!!(翻白眼)

關於用藥,事後我看了相關資料,以及友人tt幫我打聽相關醫生的看法,有了大概的了解。目前對亞斯伯格多主張教育社交技巧,用藥沒有意義;但是過動卻主張用藥來協助順利生活。我早在幾年前就有預感,這個和我幼時許多症狀極相似的兒子,入小學後,極有可能會變成過動,所以這幾年我並沒有放棄對兒子"看似無礙其實有障礙"的了解。但現在我又不得不憂心了,我和老公都認為小玉米是過動,而亞斯這一詞卻又讓人不得不去重視,萬一真是過動,大概免不了被校方要求用藥?一想到叫獸教授強烈要求小玉米用藥的嘴臉善心建議,我不免擔心起來。

小玉米即將恢復特教生!?

我還是要再三強調,我不只現在,而是n年前就有預感,小玉米可能會從自閉演變成過動,甚至寫的文章、和友人的交談中,都有透露這些想法。甚至,我後來一改寫部落格態度,我擔心我寫的文章會給家長錯誤期待,我曾憂心家長看到小玉米的狀況「以為自己的小孩也一樣會恢復正常」,萬一結果他們的小孩沒有變成那樣該怎麼辦?所以過去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不太寫部落格,煩惱都跟朋友訴苦去,會寫到部落格裡的幾乎是"已過去式"的煩惱事,或者是比較有趣的事罷了。

所以,我必需跟支持我、熱愛我的家長們說,很抱歉,我從沒說這是「會好的」,是你們錯誤期待及誤解了。所以今天小玉米在不久的將來成為特教生,讓你們受到打擊,並不是我能理解的事。但要說小玉米「退回到原點」,其實不然,個案會議中的教授指出,小玉米「已經拿不到身障手冊」了(又說過去的治療沒效細底A拱瞎小?),也不用去資源教室而是特教老師到教室視察及協助導師即可,這表示小玉米的功能強,這讓我真的細緊煩漏教授底A拱瞎小挖囉聽嘸伊A邏輯(挖擔心教授A健康)(認真貌)。

小玉米目前的社交能力,情緒衝動火爆讓人煩惱外,基本上是沒問題的。他一入學就交到二三個朋友,其中一位叫小浩的男生和他感情非常好,另一位名叫小凱的男孩則想盡辦法要當小玉米的好友卻未果。經過一些波折後,最近小玉米對小浩失望透底,改讓小凱當"最好的朋友"。最近小玉米和小凱要好的不得了,小浩似乎有所察覺而於昨日送小玉米"聖誕禮物"(一隻白板筆和一些舊撲克牌)。這個故事我有空再另寫文說說吧!是很有趣的孩子故事,同時讓我覺得小玉米很幸福,有小凱這麼好的朋友在身邊,在他哭泣時有人安慰他,在他生氣時有人陪他吼。我唯一要擔心的是,小玉米吸引到的任何一個好朋友,都是具有相同特質的孩子。唉.....

總之,在我的內心裡,小玉米只是普通的孩子,他有問題我就協助他,他有困難我教他如何解決,如此而已。尤其我由頭至尾觀看了他的友誼變化,深深感受著這個孩子的成長與變化。

那麼,我該說我前幾年的"先天下之憂而憂",而後"節制寫文發言"的態度,算是另一個預見嗎?只是我沒想到,會讓一位媽媽網友受到打擊了。在此向你抱歉,但我還是要說,我一直都沒有改變態度,只是沒讓你及其它人夠了解,真是抱歉了。

老師為自己方便亂給學生貼標籤?!

坦白說,關於「老師為自己方便貼學生標籤」、「老師為自己方便要求學生用藥」,我並不完全認同這些論調。

這讓我想起小玉米一年級時,我們遇到了升學主義、高壓功課及考試的老師。我曾經因為這樣的求學環境,以及小玉米處於這樣的環境而有的改變,變得極端焦慮,不斷和老公起衝突。我完全反對老師的教育觀念及方法,我覺得我和兒子都受困於牢寵裡,我不想要這麼多功課"讓我兒子變資優生"! (小玉米當時被導師認定為"全部都超前程度,已有三年級程度了"。)老公當時對我說了一句話:「難道你要老師都不要教嗎?」

這句話,讓我冷靜下來了。老師的教養觀和我不同,那她就不是好老師了嗎? 出那麼多作業,累的也是老師啊! 後來,我再到學校跟老師談小玉米的事時,我感謝老師給予小玉米的教育,小玉米在課業上簡直進步神速(應該說是過頭了吧!),就是有這樣的老師,小玉米才會有那麼多自發性的課業成長。

我沒必要否定老師,來突顯我的正確性。老師只是用她的方式盡力教育及協助學生罷了,這麼認真努力的老師,我何必用不同的觀點去打擊她,讓她工作上受挫連連? 我在轉學前感謝她對小玉米的付出,我沒有虛假應付,讓我們的關係完美結束。

二年級轉學後,我們面對的是"和我的教育觀相似度高"的老師,作業少,重視學生的社交及品德,剛好就是小玉米最需要的教育。但是老師一個人要面對全班25個學生,這25人中又不只有小玉米一個學生有狀況,她一個人要"每個孩子都不放棄",也太累了吧! 所以一開始我都很低調,盡量不要打擾老師,讓老師覺得我是很吵的家長,結果這位老師超不爽的,她要求我要多跟她溝通,她氣呼呼的跟我說明兒子的所有狀況,讓我"很驚訝"!

就我所知,這位熱心老師的溝通方式"很衝",已惹惱一些家長。我倒是看的很開,老師會生氣表示她很在意,她會積極找家長就是因為她想解決問題,她找我n次表示她真的需要協助,看到這麼熱血的老師,我怎麼能生她的氣呢? 我感動之餘,一口氣寫了n封e-mail,說明小玉米的狀況及應付之道(結果老師列印出來,居然有厚厚一疊資料);認真聽了她口中形容的小玉米,都和我看到的小玉米的狀況一模一樣,我把她的抱怨全都消化掉,像同志般的跟她一起面對這些問題。她提出的方法,我高度配合;她不一定要認同我,但我會讓她知道,我重視她的一字一句。後來,二年級老師看到我,抱怨完缺點,同時都會跟我誇獎小玉米的優點。

小二老師要求我開個案會議,我立刻點頭答應。開會前幾日,老師打電話給我,希望我不要被標籤嚇到,我雖然早就練過根本沒把標籤放眼裡,我還是對老師的來電感到窩心。

這又讓我想起晨曦主任跟我說的話:「要把老師當合作夥伴!」我想我算是有達到此一目標吧!

緊密的親師合作

雖然現在小玉米被貼了標籤,多少讓我很不爽,但我還是老話一句:「我個人感受不重要啦!」只要對小玉米有利的處境,我就該為他謀福利。這或許和我去年"迴避標籤"的想法有衝突,我甚至希望小玉米在沒有標籤的情況下,可以順利成長。但是個案會議中,教授提到接受標籤就可以「三年級時有權力挑適性教師」時,我還有必要迴避標籤嗎? 放下個人感受,先想辦法讓小孩獲得最佳環境吧!

至於我為什麼總是相信小一、小二老師口中的小玉米,而不會輕易跳腳呢? 我想,和小玉米沒有上任何治療課、才藝課、補習、安親班有關。因為什麼課都沒有,放學後小玉米就和我在一起,所以他有什麼毛病,我全部都知道!

放學後,小玉米總是留校和幾個朋友玩一二小時,他們的搗蛋、衝突、矛盾、眼淚等,以及幾個孩子的個性、優弱勢、毛病,我全部看在眼裡,所以我曾寫了一篇「霸凌事件及孩子的轉變」。

我並不是反對小孩上治療課或才藝課,我們也曾在小一時,去畫室上繪畫課。但是就我的了解,家長忙著和朋友聊天,又積極帶小孩上各種課程,就會出現盲點,認為「才藝、治療課老師都說我的孩子沒問題,為什麼導師卻說我的孩子有問題?」嗯,我只能說,這就是盲點。錯讀老師發出的訊息,吃虧的,仍就是我們的孩子。

上什麼課都好,如何帶小孩玩都好,身為家長,有必要了解自己的小孩的狀況,而不是一句「放手」與「聊天陪伴」就夠了。並不是每個孩子「放手」就會無礙長大,沒有足夠的了解,就無法有效親師溝通,最後就淪為自我感覺良好的「老師愛貼標籤」、「現代醫學愛把小孩分類」、「小孩沒事硬要說有事」,老師就被妖魔化成"好心變壞心"了。

其實,只要合理對待老師、學生和家長,三方親師合作,效益遠超過想像。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