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看看社群關於過動兒的討論,有的人因為小孩數學不好就給小孩吃藥已提升注意力及成績,有的人因著過動孩子太魯太吵而大喊受不了了,有的人還憂鬱症傷心難過。嗯,基本上,我同情這些家長的處境,但我必需很無良的說:「我完全無感。」

為什麼孩子過動就要難過?為什麼過動需要吃藥提升成績?(又沒有攻擊人的行為) 為什麼ADD就該如何如何?

前陣子小玉米的心理醫師評估ADHD、自閉、智力的評估報告出爐,精神科醫師(是當年第一位診斷出小玉米有自閉傾向的醫生)說,已排除亞斯伯格症,卻有注意力缺失問題。聽到這樣的診斷報告,我只有一個感想:「果然是我生的兒子啊!」報告指出,小玉米坐不住分心多話使得智力評估低估(所以我也不用在意那個數字了反正也不準),聽的注意力和記憶力不佳處於弱勢(唉跟媽媽一模一樣),視覺記憶好但是倒背一些資訊時又出現轉換調適不佳狀況,總之,智力評估的目的是校方想瞭解小玉米的學習模式而要求醫生做的檢測,而檢測的結果只是證實了我多年的觀察結果,證明「這個孩子完全像到娘無誤」!

證實和我一樣的問題後,我鬆了一口氣,回家上噗浪跟朋友們歡呼。(爸爸說:「哪有人聽到小孩過動那麼開心?」XD  )

過動、注意力缺失,對我而言,「證明我的小孩很正常」。我想許多人一看到我會有這樣的心態,腦中一定會出現「啊?」的聲音。其實我已拿著報告,經小玉米小二的班導師建議,去向學校申請特殊生鑑定安置,只要申請通過,小玉米將能獲得學校的特教資源。這樣"不一般"的安排,我的心理卻是平靜的。我知道他有特殊需求,我曉得他有他的困難,但這麼多年了,我看著他長大,我曉得他「早就不是自閉兒」,然後「他的困難幾乎和媽媽一樣」(除了身體動個不停不一樣外),所以這些年,我早就用一般孩子的心態去教育他,不把他當特殊兒了。

說真的,就算是亞斯伯格症,我最多煩惱他未來適應社會的問題,卻不煩惱他其它事。我對自閉症沒有偏見,我的朋友大多都有這方面特質,對我來說其實是還好。更何況,當初小玉米拿了自閉症身障手冊,這些年所有專家都因著這個手冊而不敢排除自閉症的可能性,讓我深感困惑,卻也只能慢慢去接受。沒想到繞了一圈,診斷回到我當初的所有推論,真是讓我鬆了一口氣啊! (呼)

如果有人跟我一樣是具有組織結構能力的ADD患者,我想,大概就能瞭解,為何我對過動一詞無感了。過動若兼有其它精神疾病或人格違常問題,我大概會非常煩惱。但是「只有過動」而已時,說真的,想想我自己的成長過程,再看看自己兒子,實在煩惱不起來。我自認自己「只是一個正常人」,就更不可能把自己小孩「當成有病的人」了。

我告訴小玉米醫生的診斷,給他看了過動兒介紹影片,小玉米跟我傾訴:「我跟影片的那個男生不一樣,他有很多人幫助,我沒有。」隔幾天,小玉米又哀愁的說:「XX同學都有同學幫忙,老師也鼓勵他,我都沒有。」因他這些話,加上老師的推波助瀾,我火速去辦鑑定安置了。但是,我告訴小玉米:「不要認為有別人的幫助比較好,自己辦的到,才是真正的厲害。」我會這麼告訴他,是因為「唯有自己克服困難,才會更有自信」

比方小玉米從小一到小二上學期,幾乎每天都會忘記帶一二樣作業,搞到小二老師認為我不積極協助小玉米的功課;甚至掉了便當、水壼、外套等物品,都要花好多天才能把東西找回來。每天放學時間在校門口,我看到許多父母細心的幫低年級的孩子檢查作業、聯絡簿、書包物品,低年級的孩子們則在一旁忙著嘻戲。我卻很殘忍的要求小玉米,從一年級開始,每天自已在校門口檢查書包、便當、水壼、外套,就算小二老師後來寫聯絡簿說會在教室請同學幫他檢查作業、老師最後再做確認動作,我還是強力要求小玉米在校門口重複性檢查所有物品。過程不盡然愉快,小玉米會生氣、反抗、拒絕檢查,在我高度堅持下,他還是被我逼著去做這些事,以避免被我處罰。

我心理早就有了準備,看著許多過動兒失序無組織能力的狀態,我心想,可能要求他做「檢查」的動作,到長大都不見得能獲得改善。這是最悲觀的預期,因為小玉米是小玉米,他畢竟和我是不同類型的過動啊!

出乎預料的是,一年半後,二年級下學期,小玉米完全拒絕在校門口檢查書包,我威脅回家若有任何一樣作業及物品沒帶到"會被我嚴厲修理喔",他也沒在怕。然後,開學已不知過幾週了,小玉米沒有一天因為這件事被我處罰。這學期沒有同學老師的協助,他每天都順利帶回所有東西,無一遺漏。他辦到了! 後來,在他得知自己是過動兒及感傷無人協助他的時候,我再提此事,我說:「你自己就辦的到了,你不覺得你比別人更強?」那一瞬間,小玉米信心又回來了,也認同媽媽的說法。

過動又不是殘廢,過動兒需要一般兒童的教育,不是得了過動病就只能靠別人生活一輩子。堅強的人格可以幫助我們面對自身的侷限,強調"事實"的教育可以強化我們的認知。所以我從小玉米很小的時候,就"只告訴他事實",不太說些幻想的事。(相反的,三歲弟弟沒有這些問題,弟弟最近憶起一年前過逝的安安貓,我驚訝於他的好記性,卻告訴他比較夢幻的話:「安安去天上當天使了。」 XD )

所以,我讓快八歲的小玉米知道自己曾經被當自閉兒、現在被診斷為過動兒,也讓他明白「這一切沒什麼因為很多人都這樣」。昨天,小玉米突然跟我說:「馬麻,我覺得過動會讓人很有創造力喔!」我知道小玉米被老師當面評為很有創造力的學生,只可惜"媽媽年輕時代也被人如此評價",所以我告訴他:「馬麻很久以前也被人說很有創造力,但是我認為創造力是我的一部分,跟過動沒有關係。」要說是太有創造力導致過動?還是過動導致創造力?都不一定是合理的說法。有自信的看待自己的優勢,勝過以為標籤帶來的成功這是我過來人受過的教訓與經驗,我否定過自己的創造力,只為了符合台灣社會不合理的潮流,但最後,我還是面對了自己,也認為這才是真正的"我"。小玉米可能還不太瞭解這回事,但我希望他肯定自己的特質,甚過對標籤的認同。

現在我又懷孕了,不免擔心老三又會像到老母的毛病,直接跟老杯說:「老三若像媽媽一樣,請直接放棄他的數學。」爸爸露出狐疑不可置信的臉。目前二個孩子中,最像媽媽的小玉米,數學挺不錯的,沒像媽媽完全沒有數學腦。基於每個孩子不同氣質與能力,我還是先打強心針,因為每個人學習與思考的腦模式不同,就如著名自閉症代表人物天寶葛蘭汀博士的影像思考及無法學習代數,我也有接近這些特質的困難與限制,這些天生的能力,該說是優點或缺點呢? 倒不如父母自己先做好心理建設,每個孩子不一樣,若有天出現跟我一樣數學完蛋的孩子,也不用太驚訝(爸爸是能力太強有時會少了同理心) 。

我對過動的想法,可能和許多人不同。我寧可從自身出發,糾正及改進自己,用正面態度去鼓勵及帶領孩子,要求孩子將自己看成一般人,也不要他習於他人的幫助,而減緩他的進步。我想我的教法可能比學校老師嚴格吧(老師提供的協助比我還多),都用一般孩子的標準去要求小玉米,其實我對他的過動行為也儘量接納與包容,以免過多的指責而降低他的自信心。我和老公甚至拒絕使用藥物去幫助孩子,一則「沒病幹嘛吃藥」,二則我認為過動就是要學著「與過動共處」,孩子更需要學習真實面對自身的所有困難與侷限,學著用其它方式去調適並尋求方法,而不光只是靠吃藥來協助。

可能我們會遇到更困難的狀況,處在台灣「過動不吃藥就是個社會問題」的觀念下,我真的只有翻白眼吐血的份。是啊,連特教專家都以為亞斯伯格症一定要吃藥,家長和一些教師認為不吃藥的父母就是不協助小孩,在台灣有什麼不是病卻被當成病而不被要求不吃藥? 這年頭成績不好就吃藥,沒有攻擊或過動行為、只是坐著不專心也要吃藥,我真慶幸自己活在不知道注意力缺失症的時代,我現在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和經驗去協助我的孩子,而不是什麼都跟著別人做、不斷說著強調吃藥好處比副作用好之類的話。

每個過動兒類型不同,請不要拿你家過動類型對號入座。還有,我自己就是ADD患者,我完全知道自己的毛病,所以我對其它過動成人"長大後仍需靠家裡協助其工作及生活"的方式不予置評,但我認為"過動成人該對自己生活完全負責,早點出社會以提升認知"。我想我與眾多過動人最大的差異是,我的世界就是不斷的組織、分類、結構,若出現無法秩序的情況就容易焦慮,這些都是二十歲以後(出社會後)發生的能力,也讓我符合書中"自我治療"的類型,而這一類人似乎不多的樣子。(或者有很多人不知自己有問題所以也不用特別跳出來強調) 總之,就跟每個自閉兒不同一樣,每個過動類型也不同,僅參考就好,切莫過度解讀。





    全站熱搜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