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是否有人跟我一樣,對他人細微的表情、語氣、態度、反應都很敏感? 自小,我在意他人的感受,錯誤解讀不少社交情境,直到長大都還是會對一些社交互動不理解、甚至誤解;但長大的好處是,我多了等待與耐心,也學會人與人之間淡如水的情誼,沒必要過度加深彼此間的裂痕。或者說,不論是誰,社交課都是一輩子的課題,需要不斷學習才能累積出足夠的智慧。

不過,這樣過度敏感的心靈,遺傳到兒子身上,就變成不怎麼可愛的特質了。本來以為是人都會有的困難,到了兒子身上,老師卻形容的好像社交危機。儘管小玉米的朋友多到數不清,我也不明白為什麼這樣的孩子在老師口中"有社交困難",我想,或許小玉米是"有社交能力、但部分困難",如此精確形容,較符合真實狀況。

被友情拋棄的感受

小學二年級小玉米轉學後的幾次社交問題,倒是讓我重溫「過度敏感心靈」是有多麻煩又累人的事。一開始,是天性開朗直爽調皮又粗神經的小玉米的好友小浩,他只是忙著和其它朋友玩,忽略小玉米了,小玉米就坐在角落哭了起來,彷彿被全世界拋棄,完全沒有朋友了。但他真的沒有朋友嗎? No。這種事若只發生一次就算了,偏偏在教室發生過,在放學後的遊戲場又發生幾次,任憑媽媽及其它友人的安慰,他好像都忘了他有其它朋友,只覺得自己被拋棄了。

我能說什麼? 他這點「完全像到媽啊!」 小時候我就是這樣的性格,才會從幼稚園到高中,重複活在被朋友厭煩、拋棄、再交新朋友、再被新朋友拋棄的惡性循環中。畢竟馬麻是過來人,在我多次精神喊話「多交幾個朋友」以分散對好友的注意力,以及不斷重申「朋友分級制」讓他明白交一個好朋友同時還可以再交稍微要好的朋友、普通朋友、一般朋友...,讓他明白"我們這種個性的人千萬不能只交一個好朋友"!! 小玉米聽了媽媽以前也有過悲慘遭遇後,總算聽進娘的勸戒,積極交不同等級的朋友,學會好友不理他就找別人玩,到後來甚至因為小玉米和別人太要好,又換好友小浩積極送小禮物討小玉米歡心。XD   總之,這問題暫時解決了! (依我個人經驗,不代表未來不會再發生。)

誤以為被大家討厭的感受

新轉學的小學很重視學生的社團活動,一週就有二次社團時間。小玉米在二年級加入籃球社,本來還算順利,只是全校二到六年級混齡一起上課,生理體能表現就差很大,加上他體力雖好但體能上有小部分稍弱於同儕,很快就在社團出問題。一起上社團的一二位同學故意惡言嘲笑他,他一生氣就打對方,好幾次都發生衝突,讓爸媽、教練和班導師傷透腦筋。這問題從上學期一直漫延到下學期,情況越來越嚴重。有回,小玉米放學時間,一上車就氣呼呼的跟正在開車的我說:「是不是"全部"社團的人都討厭我??我今天被打,他們全部笑我、排擠我!我乾脆轉學算了!」

說真的,當我一聽到"全社團"的人排擠他,腦袋裡只有一大堆問號(?????)。在我仔細詳問溝通後,才發現,從頭到尾只有一個人嘲笑他打球打的不好(嘲笑他的人自己也一樣打不好,爸爸後來去社團看了都無奈,不明白為何有人要笑他兒子球打不好?),也只有那一個人打了小玉米。當下我明白了,依據"過度敏感的心靈"來看,就只是因為小玉米被人打的那一瞬間,他感受到週圍所有人並沒有支持他或讚同他,甚至可能旁邊的人只是剛好笑了一下,他就覺得全部的人都討厭他了。

當下我立刻對小玉米明確的說明,只有一個人嘲笑他、排擠他、打他,不代表全部的人都討厭他,他不可以把那些表情反應錯讀為集體排擠。沒錯,這又是本人在下我的遺傳之一(天曉得這種東西也能遺傳!! ),我會在某些情境下,我做了某事,卻不明白週圍人的感受或想法,腦中自己會蹦出許多負面的思維與情緒,鑽牛角尖的狀況就會越來越嚴重。事實上,真實的狀況未必如此,但是這種特質而做出的不良表現,很容易被週圍人發現"他幹嘛要這樣?"、"他都討厭我們了幹嘛要喜歡他"等訊息,久了本來不會成真的事就真的"夢想成真"啦!

社團的問題,後來我向老師反應要求避免同儕之間的語言攻擊(以免又刺激到小玉米),以及本來以為小玉米被人打、卻被爸爸套出話"小玉米其實也有打人"後(小玉米越來越對我們"隱惡揚善"自己的行為),我要小玉米自己去面對這些困難,要不就停止社團活動,就這樣暫時又沒問題了。總之,這個麻煩的心靈,上個社團,驚動校方社團主任、班導師、教練,連爸爸都跑好幾次社團看現場狀況,實在是"太累人啦"!! 雖然是遺傳自我的毛病,但我小時候沒有任何人協助,換個角度想就等於"完全沒麻煩到任何大人"(直接被忽略);小玉米現在擁有這麼多人協助,結果反而烏龍一場,實在是要不得的麻煩心靈啊! (下場就是被馬麻臭罵一頓)

需要有人解說社交情境才懂的感受

偶爾聽聞有人說自己小孩有ADD,成績不差表現也平平,本來也沒事,但是一聽到醫生說,這樣的小孩被師長罵的機會多,自信心就會受損,家長馬上動搖,立馬給小孩吃藥。我不住搖頭,連一丁點孩子的挫折都忍受不了,認為吃藥拉高成績同時減少被罵次數,孩子學到什麼?人生靠吃藥就萬事ok?亦或是靠自己不夠非得靠外力才行? 如果是重症過動就算了,只是一點小問題就吃藥,而不去詳究原因,大凡人的邏輯,我不懂。

小玉米也一樣,成績不差又大起大落,老師看到的原因比我多,知道他聰明特殊卻又有某些困難,仍將小玉米奉為「班上最有創造力的學生」。這學期,小玉米好幾次在家提及此事,看的出他很開心自己的優點被老師看到,也越來越明白自己的優勢在哪。既然小玉米現在的老師不重視成績而是看重小孩能力,我放鬆不少,不用像一年級時期努力追求成績,反正老師知道這孩子程度多少就夠了。

麻煩的過度敏感心靈,儘管對自己越來越有自信,交友上仍有不少趣事。比方他這學期和不少女同學玩在一起,但隔天女同學又不理他了,令他不解,回家問馬麻:「為什麼女生又不跟我玩呢?」為娘我只好說些女生難搞、女生連一點語氣態度都愛計較之類的話,奉勸兒子「別太在意女生感受不然會很累!」,要兒子看開點。兒子似乎沒把馬麻的結論聽進去,後來改進自己的缺點,隔一陣子又回家跟娘說:「今天女生又跟我一起玩喔!」同時批評有些男生愛嚇女生的行為有多討人厭,他都會負責保護女生;語畢,又補一句:「還好馬麻有跟我說不可以追女生,要保護女生,我才知道不能做這些行為。」XD

其實我個人對於與女生交往,有著太多慘痛的教訓,因為過度敏感的心靈,面對女生群,變成凡事要小心謹甚,常常一個不小心又得罪人,我忙著挽救友情時,偏偏許多女生又是"生氣有話不直說",不理人的理由不會讓你知道,等於"怎麼被判死刑都不曉得",讓我曾經長期活在痛苦的情緒裡,甚至將自己逼入絕境。所以我現在結交的女性好友,大多是 冷血無情 直來直往、沒人性 神經像電線一樣粗的不敏感的女生,他們不爽會有話直說,吵完架不會翻臉不理人,跟這樣的女性來往,讓我的敏感神經輕鬆不少! 我的過度敏感心靈再也不用忙著去猜對方在想什麼?對方是不是討厭我或氣我?我是不是少做了什麼讓對方反感? 這真的讓我輕鬆太多了啊!

但是小玉米年紀還小,我總不能完全將自己的模式,套進他的模式裡。小玉米很積極和女同學們做朋友,今天和女同學們玩的開心,隔天女同學們又不理他了,他突然變的會察言觀色了(本來他根本不太會看人臉色耶!根本是小白目),他自己反省之後,跟我說:「應該是我今天對她們的口氣太兇了,她們才不理我。」哇~好大的進步啊!

甚至,小玉米為了和女同學們一起玩,他說:「我會忍住不在女生面前做噁心的事,不像XX(男同學)都做噁心的事,女生都討厭他。」哇~沒想到為了和女生們做朋友,他居然忍得住他的一些小毛病,看來他跟我不一樣,他跟女同學在一起,反而有意外的效果啊!! (只是爸爸忍不住碎唸:「不要變成賈寶玉咧!」 XD ) 媽媽口語解說如何和異性相處是一回事,看來小玉米對異性的包容度很大。(在娘面前卻是挖鼻、咬指甲什麼噁心事都做)

和男同學相處,我難免擔心,反而常在他放學後的遊戲範圍裡,儘可能在交友現場就為他解說情境,讓他明白為什麼某個男同學突然不理他了(就只是男同學想要玩砂坑),或者哪些男同學會對他大吼大叫(跟小玉米一樣會誤解情境),又或是他的哪些朋友真是有禮貌又穩重而鼓勵他多交往,哪些行為不值得學習提醒他要留意(小玉米就會試著用自己的方式去解決問題)。久而久之,小玉米的朋友們都認識我,會跑來和我聊天攀談,我大概瞭解他的朋友的個性及優缺點後,回家再分析給小玉米參考,就能有效降低他對朋友的誤解或衝突。

小玉米不是放著就會自己順利長大的小孩,他和我小時候一樣擁有麻煩的心靈,需要有人引導他。某程度上來說,我和他等同「大病人V.S.小病人」,但畢竟我是"久病成良醫",在這些社交場合中,只要我還能派上用場之處,我都會捉緊機會儘量幫助他,減少他的困難,提升他的自信。久了,我想我就成了那帖"良藥",雖無法避免未來麻煩心靈不會再犯病,至少好幾次場合已成功讓他服下良藥、順利度過幾次難關。

至於孩子是否常被師長責罵而降低自信?我個人看法是,我養二個孩子,一個是特殊兒,另一個是正常兒,正常兒因著年齡增長、要學習面對的事務不同,被責罵的次數完全不比特殊兒少,甚至一天還比一天多,讓我深刻感受到,孩子被師長責罵又如何?孩子本來就會犯錯,本來就會歷經自信高低潮,學著如何克服挫折與壓力,戰勝困難後換來的自信,那才是他人更不可動搖、證明自己存在的信心啊! 所以不論特殊兒或正常兒,我一視同仁,他們各自有好壞表現輪番上演的時候,他們也會漸漸展現成熟與智慧予我,而我的任務,就只是引導、給予界限、說明與示範。

其實正常兒不用特別說明,很多場合自己就懂就學會了;相反的特殊兒要花更多心思去教導,但他回餽給手足的兄長身教與愛,更超乎我想像。有機會再談談小玉米和小好米的手足情吧!



全站熱搜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