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車(4y3m)
小玉米用竹條設計「風車」,但四歲的他,設計好卻沒能力完成,始終無法順利用膠帶做好,最後要求爸爸協助,才完成了這個風車作品。隔幾天,又要求媽媽,插在陽台彩椒盆栽做造景。

看著這風車,我常在想,小玉米小小腦袋瓜子裡,究竟還有多少東西是我不知道的?看似天真、許多事都不懂的孩子,漸漸變的強壯、敏感,二個極端的特質,在遇到衝突時,就會變成易怒,忍不住跟人動手動腳;但事後內心又極度受傷,深怕被人不喜歡,哭著要求跟小朋友或大人道歉,渴望做完美的孩子的企圖明顯。

小玉米的興趣之一是手做東西、玩伴家家酒,可以跟年紀相近或稍長的女孩子玩的很開心,少有衝突,顯示他「柔」的一面。小玉米可以跟著男孩子跑來跑去,吊單槓、跳高都難不倒他,甚至打架也不認輸,呈現他「剛」的特質。

但是當男孩子們跑不停時,小玉米卻停下腳步,他不想跑了;不是跑不動,而是他不想隨之而跑。當男孩子們玩的太野了,他又生氣了,無法接受他們的玩法,發大火,和男生起衝突。男孩子喜歡嚇人,小玉米就氣的要回家;男孩子搶走他的東西,他大哭大叫,氣的揍人。

以前聽不懂小朋友講話,小玉米可以安然的跟小朋友們共處。現在聽懂了,新加入小朋友的團體而遭排擠,小玉米氣的哭起來,卻也莫可耐何。

幼稚園老師偶爾提到小玉米和同學的衝突,有些不是小玉米的錯,但老師說,小玉米的個人界限明顯,情緒表現也較大。我常想,何時我那沒人性的孩子,變的如此敏感,心思如此細膩?他有多少想法尚未表達出來?一如上圖那張風車,因著能力侷限而還無法表達楚呢?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自上次我提到的A君,和諸位格友討論後,我有了定論,之後再遇到A君,我態度變的較嚴格,不斷提醒小玉米,若堅持要和A君玩,就要自己忍耐,不要打架(打架就回家);若不想和A君玩,就明白告訴A君,不要和他玩。

A君根本沒把衝突放在心上,看到我們還是立刻衝過來要一起玩,但想也曉得,A君和小玉米根本不對盤,一見面二人就互說:「我不喜歡你。」A君跟小玉米提議去賽跑,小玉米一開始不理他,A君還對小玉米不斷用吼的邀約,結果小玉米答應賽跑了,卻是不按理牌的亂跑,搞的A君根本玩不起來。A君不斷的抱怨:「一點也不好玩.....」

小玉米認人臉的能力和爸爸一樣爛,看到A君一直叫錯名字,讓本來已經覺得不好玩的A君更憤怒。後來不知怎的,A君和小玉米又起爭執,演看二人捉著對方衣服又要打了,我開始唸著:「1.....2....」孩子很聰明,知道我唸到「3」就慘了,馬上鬆手不再幹下去。

小玉米不爽的說要回家,在車上,小玉米還在叫錯A君名字:「我不喜歡小杰!」我很無奈的不斷糾正小玉米:「是A君啦!小杰不會這樣啦........」糾正了n遍,小玉米才總算明白,A君跟小杰不是同一個小朋友。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有一次假日,Alex帶我們去公園走走,小玉米見小朋友多,很興奮,馬上就想加入其中一個小團體,但那小團體的女孩個性強烈,不要小玉米加入,小玉米追著那女孩,生氣的差點就打到那女孩,後來被我喝止才停下腳步。小玉米悶悶不樂的站在原地,許久,Alex看了很心疼,問我:「真的不管嗎?」我說:「不用管啦!」

過一陣子,我們喚小玉米過來,小玉米開始大哭起來。爸爸心疼的要死(Alex怪那女孩講話很不好聽又有點粗野),我則無奈。如果每次衝突我都介入,哪天我不在場時,小玉米該怎麼辦?(除了生氣想打人外,小玉米確實「斯文」了點......)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昨天和小玉米在公園,小玉米本想溜滑梯,屁股都坐好了,一個小男孩B突然硬擠到小玉米背後,也不管旁邊就有另一個滑梯可滑,硬是用腳把踢小玉米下去,小玉米沒有立刻滑下去,B還想硬擠小玉米,我嚇一跳,本能的用手臂區隔這二個孩子,並且對B說:「不可以這樣!」

平時有孩子跟小玉米溜同一個滑梯,我並不是那麼反對,反正已經有好幾次,我看到幾個孩子擠在一個滑梯下面,全笑成一團,根本沒有大人所謂的「衝突」或「傷害」。只要不是故意去擠弄對方,基本上我都無所謂。

但這次可不同了,B很明顯的不懂「等待」,又想和小玉米玩,就用行為製造衝突,來解決他的不願等待及想找伴玩的想法。我在意的是,B的母親就坐在附近的長椅上,我知道她忙著帶老二,但她見B行為有問題,只說了句:「B你不可以這樣子喔!」就沒了。接下來,小玉米被B擠的很生氣,一下滑梯就氣的打了一下B,B也不干勢弱的要反擊,我這大肚婆又得去阻止他們,心裡十分不舒服。

當我訓斥小玉米的同時,B的母親只是把B支開,又放任B去自由的玩。我心裡忍不住嘀咕:「是我太要求嗎?通常家長在現場,不是都會教小朋友要說聲『對不起』嗎?」

後來小玉米忘了不快,跟B又玩在一起了。B個子跟小玉米差不多高,我還以為B是四歲,還好B的母親隨口跟我說B滿三歲多,還沒唸幼稚園。我才曉得,這B是不能用四歲孩子的標準看待之。但一聽B講話,我非常訝異,因為B有明顯的咬舌不清及構音問題,跟小玉米的中文發音相比,講話問題十分嚴重。然而我實在不想去細問對方這類問題,因為光緊盯小孩,就搞的我很累了。

甚至後來我才注意到,公園裡的二個老人家、一位阿姨及小女孩,全是B的家人。當B離開遊戲區、越跑越遠,小玉米也被他吸引而去,我不得不挺著大肚跟著他們二個小鬼走時,我又忍不住想著:「是我太不放心小孩嗎?為什麼他們那”一群”家人都不管B,結果變成我要顧二個小孩?」結果,我跟著二個孩子,差不多快把整座公園給走遍啦!

如果B只有三歲,但B都已經走到靠近大馬路處了,三歲孩子已能放心讓他自由走動到危險處了嗎?而且我的肚子太大,發生危險,我根本不可能來的及去救那個三歲孩子吧!(小玉米我反而不太擔心,四歲的他,已經具有一定程度的判斷危險能力了。)B的母親還是留在原地,遠遠的喊著B回來,只喊幾聲就算了。

小玉米撿了二隻長草,一隻自己拿著,一隻給B玩。看著二個孩子在草地上、松樹下玩耍,我暫時忘了煩憂,只要負責趕走大狗(曾有新聞報導有公園狗攻擊四歲小孩的事),確定小玉米平安即可。

可惜我放心太早了!頑皮的B突然發現路燈下的一個有上鎖的鐵盒子,努力拉也拉不開盒子的B,就把草塞進鐵盒裡;自己的草塞進去不夠,B看了一下小玉米,就把小玉米手中的草搶走,又塞進鐵盒中。當時事情發生太快,我來不及阻止,小玉米也來不及反應,就這樣讓B得逞。我暗覺不妙,因為小玉米已經有幾次被A君搶走草而大哭,但A君最後都會把草還給小玉米。這次遇到的卻是更不懂事的B,小玉米大哭起來,憤怒的捉住B打下去,我又得奮力去架開二個小朋友。

這時我真要說,B的家人真的很輕鬆,我又聽到他們叫B回家,我回頭一看,他們全都坐好機車要走了,但眼前的爛攤子怎麼辦?小玉米大哭,我被逼的不得不介入,我要求B說對不起他又一臉無所謂的跑了。最後,他們走了,留下傷心的小玉米和憤怒的我。

以前二歲的小玉米做錯事,別的家長罵我不好好管教孩子,孩子連「對不起」都不說(當時的小玉米連人話都聽不懂),把我的對不起當成糞土般的不屑。現在小玉米四歲了,我們遇到的小朋友只是構音問題,但表達能力很不錯,卻不會說「對不起」三個字,我真的是傻眼到極點.............。

有人說,孩子的爭執,由孩子自己去解決。又有人說,再怎麼樣都不可以讓孩子打架,必要時大人還是要介入。我的腦子一整個亂,小玉米又在我身邊狂哭,我的新難題是:我要如何機會教育我的孩子?我要怎麼做才對?

我拉著狂哭的小玉米,在公園裡尋找他要的「草」(就是結穗的長草,但不巧,公園被除草過了,數量極少。),邊告訴小玉米:「不是每個小朋友都可愛,媽媽已經跟你說過了,要玩就要忍耐,不然就不要跟他玩。我不是早就提醒你要回家了嗎?是你要跟他玩的啊!你自己決定才會這樣的....」同時,我的心裡又很難過,忍不住跟小玉米說:「以後還是會遇到這種事,不是每個小朋友都會說對不起,你很乖,你沒有錯.....」

我們母子在公園的角落,找到小玉米要的草,小玉米才總算止住眼淚,願意回家了。

晚上我跟Alex報告此事,Alex說,無論如何不能打架,但又強調:「要了解事情原由,看是誰的錯。」唉,那白天的情形,明明是別人的錯,但小玉米被激怒才會去揍人,我該怎麼教啊??Alex還強調:「不要像我媽小時候一樣,不管誰錯全都打。」說真的,我覺得婆婆這招比較簡單,反正一起修理,這樣問題還比較好解決。(可惜我已不打小孩很久啦!)

男孩子間的衝突比想像中要來的多啊!還請神賜給我多點智慧,讓我在放手與介入爭執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吧!




    全站熱搜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