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玉米對螞蟻的專注可以很久,除了看螞蟻相關書籍外,甚至整個月在外到處找螞蟻,以踩死螞蟻、玩弄螞蟻為樂。

然而,小玉米的注意力,其實是「選擇性專注」,除有興趣的事物才會停下來,否則他整天動個不停,好像不會累似的。昨天到醫院接受職能評估,職能治療師即強調小玉米的專注力不好,並且主動提到自閉症可能伴隨的注意力之過動問題。我倒是反應平常,因為--第一,我認為注意力嚴重到影響學習及生活,才要考慮是否要接受治療;第二,我認為小玉米的學習狀況,目前看來比我童年時的學習能力強太多了,就算是過動,尚不用大驚小怪。

職能師想要為小玉米排治療,我想就估且讓小玉米玩玩看,於是答應安排職能治療課。未來若有必要,我就會停課。因為對我而言,過動只是人類的一種特質,不是病!就如【孩子,你的敏感我都懂】提到:「我們可以訓練孩子適應環境,但是試圖治療、消除、隱藏某種氣質則會引起更多問題。不同的氣質不但是生命的趣味,也可能是物種生存的希望。

對於過動症,我也有一樣的看法。我不認為有必要完全消滅「注意力過動」的問題,我的想法是,坦然接受這項特質,並從中找到新的出路,才是最佳的解決方案。如果北京奧運奪得八金的游將菲爾普斯,媽媽在他小時候即勤於消除他的過動症,努力讓他適應學校課業,就沒有今天創世界紀錄的八金游泳選手了。

甚至是我自己,一個擁有ADD伴隨學習障礙的人,從沒接受過治療,長大後才慢慢走出障礙。仔細想想,我小時候最需要的,只是人際關係的協助、家人的支持與包容、提升自信心,僅此而已。長大之後擁有人際及自信這二項條件的我,即能順利找到克服自己問題的方法。我無法想像,如果我小時候接受一大堆的治療、補習、吃藥、治療、補習、吃藥、治療.........,今天的我會是什麼樣子?或許我會更有成就,但那還是真正的我嗎?而且我自己就有能力找到組織生活、治療自己的方法,如果我仰賴藥物,啟不喪失自己克服問題的能力?

【分心不是我的錯】的作者也是ADD患者,他在醫學院就讀時,才發現自己患了注意力缺失症,後來經檢查證實他的確是患者。作者坦言,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找到治療自己的方式,並且他順利完成課業,出社會後成為治療ADD權威的專家。

當我在討論區看到,有家長因為孩子可能是ADD或ADHD而想去自殺,我的天啊!ADD或ADHD有手有腳、智力正常、有愛人及被愛的能力,未來也能造福社會,只不過患了ADD或ADHD,為什麼會悲嘆生了這樣的孩子,然後就想一死了之?(我心裡OS:要死自己去死,別牽托孩子的過動症!)

的確ADD在某程度上,會干擾到生活,並且嚴重影響課業,看起來好像是「注定沒出息的人」。但是,有沒有家長注意到,學齡前發現的ADD,和學齡後發現的ADD,不一定每個孩子未來都是「沒出息」!有的人因為資優傾向,高智商及高功能表現,很自然的掩飾了自己的ADD問題。有的則是學障掩蓋了資優特質,如果這種人從學齡前就接受治療、吃藥、補習,啟不是傷害了一個資優學童?!但這確是真實案例,家長急於「救孩子」,所以孩子十幾年來,天天都有補習、才藝、運動、治療課要上,包括例假日,沒有一天能休息!!!!(讀【ADD的學障生】一文)

有時候,專家真的很好心,用他們的專業術語,提醒家長,也誤導家長往牆角裡鑽。只不過說:「你的孩子是XXXX症!」這個孩子從早療階段開始,背著標籤入學,然後師長只關注孩子的障礙部分,孩子也視自己為不正常。真不知這是為孩子好,還是在害小孩。

所以,面對職能治療師提出小玉米「自閉可能伴隨過動」的問題,對我來說,只是多一人確定我平時的觀察罷了(我也懷疑,但不代表我想消除這特質),並未引起我太大的反應。我不擔心小玉米是否有過動問題,我只是反覆思考接受職能治療的必要性有多少罷了。

最後,我真的要感謝小玉米的音樂治療師,因為她近期反覆跟我討論相關議題,並且提供另類的觀點資料,讓我的思考更多元而有彈性。當然,我可能還是問一些笨問題:「小玉米像過動嗎?」仔細想想,真的是笨問題,因為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如果沒笨過,是沒機會知道自己有多笨了。

本文入選中時部落格「嚴選好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sign 的頭像
xsign

A House—暮らしの熊本

xsig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